国际贸易视角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发展水平对我国商品出口的空间效应研究

论文价格:免费 论文用途:其他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29369 论文编号:sb2020072217004732324 日期:2020-07-28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是一篇国际贸易论文,本文通过构建嵌套权重矩阵,采用空间计量方法,运用空间杜宾模型(SDM)对“一带一路”沿线 36 个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和我国对其商品出口量进行回归,在分解其溢出效应后,发现本文纳入的基础设施变量,除了公共教育之外,其余都具有显著的空间外溢效应,也就是说东道国基础设施建设水平的提高不但会增加我国对其商品出口,也会使我国对东道国周边国家的出口量产生变化,这个变化有增有减,分别对应正反向的空间溢出效应。

第一章  绪论

第一节   研究背景和研究意义
一、研究背景
2013 年 9 月和 10 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国访问期间先后提出了两个符合欧亚大陆经济整合发展的倡议——  “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一经提出便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一带一路”倡议建设的序幕由此拉开。
2017 年,“一带一路”倡议被纳入十九大报告,并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此项新时代历史重任赋予了该倡议,习近平总书记在报告中表明,加强经济建设,推动形成全面开放的新格局这两项重大战略举措是该倡议的主要目标。2019 年,“一带一路”税收征管合作机制和“一带一路”能源合作伙伴关系在中国相继成立。“一带一路”是以共同合作来促进共同发展为理念的倡议,是通过中国与沿线国家既有的双边和多边机制,借助当下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重新启用古代“丝绸之路”这一友善的历史符号,以共同发展为目标,主动建立与发展同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致力于将沿线国家打造成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自 2013 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进出口贸易总额有较快的增长,平均占到中国进出口总额的 35%,“一带一路”国家在我国外贸体系中的地位不断提升,重要性愈发凸显。目前除了美国、日本和欧盟之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已经成为我国外贸最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并且其贸易潜力还未完全开发。
图 1.1  我国与“一带一路”国家进出口额增速
.......................
 
第二节   研究目标和研究内容
一、研究目标
本文的研究目标是通过运用空间计量技术,构建更加合理的空间权重矩阵,从空间的角度探寻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商品出口受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水平的影响程度,并且分析其影响所包含的直接、间接效应,以期为我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基础设施投资提供参考。
二、研究内容
本文的主要研究内容及架构安排如下:
第一章为导论,主要阐述了本文的研究背景及研究意义;第二章分为理论支撑和国内外文献评述两部分,主要介绍了有关基础设施对经济发展影响的三种理论,包括先行论、滞后论和同步论。其次简单的分析了空间经济学这一门学科的诞生和发展。在文献综述里,阐述了国内外学者在基础设施建设对经济发展产生的影响的研究;第三章首先介绍了基础设施的概念,包括了基础设施的 6 个基本性质,紧接着分析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现状,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现状介绍中包括了中亚、东北亚、东南亚、南亚、西亚北非、中东欧、独联体及其它共计七个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情况;第四章为实证部分,通过构建更加合理的嵌套空间权重矩阵,拟合空间杜宾模型(SDM),研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对我国出口量的影响,并分解了其直接效应和间接效应,最后做了模型的稳健性检验;第五章为研究结论和政策建议。
...........................

第二章  相关理论评述与文献综述

第一节   相关理论评述
一、基础设施相关理论
有关基础设施建设对国家带来的影响上,早在 18 世纪 70 年代,亚当?斯密就在《国富论》中指出,状况良好的公路、港口和桥梁是发展现代商业的重要条件,需要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此后,基础设施开始得到经济学们的关注,主要有三种主流的理论。
(一)罗丹的基础设施先行论
1943 年,英国著名经济学家保罗.罗森斯坦?罗丹(Paul  Rosenstein  Rodan)在其著名论文《东南欧工业化》一文中,首次提出了应该将社会上分散的资本先集中起来发展基础设施。因为基础设施涉及到的运输、电力和水力等是发展工业或者建立个别生产部门所必须的,如果依靠个别生产部门自发筹建出自身所需的基础设施,这样的成本将会比一开始直接由政府或企业主导,直接优先发展基础设施建设高出数倍。并且从投资数额上来看,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一般要占到整个社会总投资的 35%~40%左右,如果政府不牵头建设的话,单独依靠生产部门筹集资金,自发建设将会效率低下,导致最后要形成完整的基础设施群的周期过长,阻碍和制约了经济的发展。其次考虑到基础设施的外部性和其公共物品的属性,生产部门单独建设还会降低企业的积极性。因此,政府在进行工业化之前,应该提前规划好基础设施建设进度,基础设施建设周期长,但投资回报大,能够带动就业,提高居民收入,并且在后期还能够继续创造就业岗位,提高生产部门的生产效率。政府通过统筹管理,并且将基础设施建设的成本分摊到整个社会当中,从而达到收益递增的目的。
(二)纳克斯的同步论
大推进理论是经济学家罗格纳?纳克斯(Ragnar Nurkse)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提出的,纳克斯最著名的莫过于他的贫困恶性循环理论,而会导致发展中国家陷入这个“纳克斯陷阱”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基础设施和生产部门发展的不协调。大推进理论中,纳克斯主张应该同时推进生产部门和基础设施的发展,做到“两条腿”走路,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可持续的稳定发展。因为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人均收入水平低,而收入水平低下的结果便是社会闲散资金少,导致社会投资不足,社会投资不足又会致使企业扩张缓慢,工人收入水平无法上升,从而陷入一个恶性循环,发展中国家永远无法从这个陷阱中跳出。而对于生产部门的投入,前期资本回报率高,能够吸引大家投资的信心,对于基础设施的投入,又能提高生产部门的产出效率,提高生产效益,同时带动一部分就业岗位,提高就业者的收入,两者相辅相成,构成一个良性的循环,这个良性的循环使得人均收入突破一定的水平,摆脱了贫困的桎梏,社会上的产业得到有效的投资。因此这个是循环在发展中国家跳出贫困恶性循环中是至关重要的。
.............................

第二节   国内外文献综述
“一带一路”倡议一提出便激起了广大学者们的研究兴趣,但关于“一带一路”基础设施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分析单个区域基础设施建设促进经济增长的作用,“一带一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能够给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带来哪些影响以及基础设施建设投融资问题,绝大部分研究都仅限于对于东道国母国的影响。关于分析我国对外贸易受“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水平影响程度的文章数量则寥寥无几。
当今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总量正在以很高的增速增长,但其中仍有很大的贸易潜力未得到开发。目前关于贸易潜力测量的方法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通过构建和改良引力模型,将经济变量引入其中,同时间距离和空间距离等变量进行比较。杨凇晓(2017)通过构建贸易引力模型,对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的 81 个国家经贸数据进行分析,得出的结果表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整体贸易潜力巨大,并且各国如果加强自身的交通运输情况,提高各自的经济总量,都能显著促进两国的贸易,其次经济总量较大的欧洲各国虽说距离更远,但其与我国的贸易量反倒更大,证明了经济总量的正面促进作用是压过了空间距离所带来的负面作用。另一类研究贸易潜力的方法为指数测算法,比较常见的便是构建随机前沿引力模型。张会清(2017)基于真实效应的随机前沿引力模型,从进口和出口两方面研究了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地区所蕴涵的贸易潜力并实证分析了其影响因素,研究结果表明,中国与中亚地区的进口潜力还有 63.4%的增长空间,对中亚地区的出口潜力还有 20.7%可以挖掘,与西亚北非及独联体的的贸易效率相对较低,但贸易潜力相对较大,“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的政府治理能力和贸易便利程度方面的缺陷抑制了双边贸易效率。
表 3.1  “一带一路”沿线各区域发展环境指数
......................
 
第三章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现状分析 .................................... 13
第一节   基础设施的概念与分类 ..................... 13
一、基础性和公共属性 ............................... 13
二、外部性和不可分性 ............................... 13
第四章  基础设施对贸易量的空间溢出效应实证研究 .......................... 21
第一节  空间面板数据模型概述 ............................ 21
一、  空间滞后模型(SLM) ....................... 21
二、空间误差模型(SEM) ............................. 22
第五章  研究结论与政策建议 ............................... 38
第一节  研究结论 ................................. 38
第二节  政策建议 ................................ 39

第四章  基础设施对贸易量的空间溢出效应实证研究

第一节  空间面板数据模型概述
为了处理数据的空间相关性和空间异质性而发展的空间计量经济学,已经成为处理空间数据的一套标准而又科学的分析工具,并且逐渐进入计量经济学的主流。空间经济学的分析发法发展是从最早的探索性空间数据分析起步的,接着发展到能够处理横截面数据,随着计算机和相关软件的发展,时至如今已经运用到了空间面板模型和空间动态面板模型。针对研究的不同背景,各种新式的数据,空间计量提供了多种模型可供选择,比如经典的空间截面模型,空间向量自回归模型(Spatial auto-regression,VAR),  空间杜宾模型( Spatial Durbin Model, SEM),  空间误差模型(  Spatial  Error  Model,SEM)和空间滞后模型(  Spatial  Lag Model, SLM)模型等,针对本文的情况,以下对主要对 SLM、SDM 和 SEM 三种模型进行介绍。
由于空间计量模型在普通模型的基础上引入了表示空间内不同个体之间空间关系(或者矩阵设定的其它关系)的空间权重矩阵 W,因此我们不能像分析传统模型那样来分析它,必须将其解释变量和被解释变量的总效应、直接效应和空间溢出所带来的间接效应区分出来研究。  J.P.LeSage 和 R.K.Pace 于 2009 年在其著作《空间计量经济学概论》(Intriduction to Spatial Econometrics)中提出了直接效应、间接效应和总效应的计算方法。其中直接效应代表的是同一个地区的解释变量对被解释变量产生的影响,而间接效应则描述了解释变量的变化对其它地区的被解释变量产生的影响,也就是表现出正向的空间溢出效应或者负向的空间竞争效应。总效应则是直接效应和间接效应的总和,代表了解释变量对于区域内所以被解释变量影响的总和。
...........................

第五章  研究结论与政策建议

第一节  研究结论
本文通过构建嵌套权重矩阵,采用空间计量方法,运用空间杜宾模型(SDM)对“一带一路”沿线 36 个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和我国对其商品出口量进行回归,在分解其溢出效应后,发现本文纳入的基础设施变量,除了公共教育之外,其余都具有显著的空间外溢效应,也就是说东道国基础设施建设水平的提高不但会增加我国对其商品出口,也会使我国对东道国周边国家的出口量产生变化,这个变化有增有减,分别对应正反向的空间溢出效应。
模型的结果表明,在能源基础设施的建设上,随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增加对能源基础设施的投入,我国对其出口量也趋于增加,但能源基础设施会产生负向的空间溢出效应,会导致我国对其周边国家的商品出口减少。但是从总体上来看,总效应数值为正,表明增大对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会促进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商品出口量,证实了能源的不可或缺性;通讯基础设施方面,东道国对通讯基础设施的投入会对其周边国家从中国的进口量带来显著影响,存在明显的外溢效应。通讯设施的覆盖范围大,效果辐射地区广,能够显著影响到周边区域;交通运输方面,其总效应为正但数值不大,原因之一可能是选取的“一带一路”36 个国家大部分为发展中国家,在运输方面的资金投入不足,初始交通密度较小,其投入不足以使从我国进口量发生显著变化。其空间滞后项显著为正,表明本国的交通运输基础设施投入会对周边国家产生显著的影响,增加我国对其周边国家的出口量。因此,交通运输基础设施投入会使我国对其出口量带来微弱影响,但其空间外溢效应明显,能够为其周边国家从我国进口提供便利,促进我国产品出口;金融基础设施方面,回归结果的自身系数、空间滞后项、直接效应和间接效应都显著为正值,并且效应明显。“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金融基础设施投入每增加 1%,我国对其出口量增加 1.611%,并且对其周边国家的出口量增加 0.949%,表明了金融基础设施影响范围大,影响效果显著,金融基础设施作为“一带一路”倡议中资金融通的重要一环,无论是直接影响还是外溢效应都是显著的,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基础设施还不够完善,有一些国家的金融设施还处于刚起步的阶段,其投入的边际收益很大;科研与技术服务方面,直接效应的值为 0.0001,表明研发投入每增加 1%,我国对其出口量增加 0.0001%,但其间接效应为负值,具有空间竞争性,即本国科技的发展会使得我国减少对其周边国家的产品出口。可能原因之一为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我国与该国的包括物流、运输和支付等各方面成本降低,从而让我国对其邻国的出口分散一部分至该国,并且由于该地区的科技与服务等领域的基础设施更完善,更容易吸引到邻国的就业人群和投资资本,这样抽取了邻国的资源,使得其对我国商品的需求减少,就表现出空间竞争关系。由于其对邻国的空吸作用大于其带来的直接效应,因此表现为负的总效应。
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中国对美不同技术含量工业制成品出口国际贸易潜力研究
下一篇:中国易腐农产品进口国际贸易便利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