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知识产权保护对ICT产品进口贸易的影响——基于三元边际视角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35588 论文编号:sb2021092809480738399 日期:2021-11-02 来源:硕博论文网
笔者认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能够提高我国 ICT 产品进口的“质”与“量”,且该种促进效应对从发达经济体进口的 ICT 产品更为明显。从细分产品来看,我国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的提升对通信设备和电子元器件的促进效应最大,估计结果具体回答了研究背景中提出的问题。

第 1 章 绪论

1.1 研究背景及意义
1.1.1 研究背景
近年来,中国的 ICT 产业发展迅猛,产业收入持续多年保持年均两位数的增长,对我国 GDP 增长的贡献率逐年上升,至 2018 年,ICT 产业收入规模占我国GDP 比重达到 7.7%。在国际市场上,2018 年中国 ICT 制造业收入规模世界占比为 39.4%,遥遥领先,位居世界第一,其余国家(地区)全球占比均不足 1%①。我国的 ICT 企业,如联想集团、中兴通讯、海康威视等品牌在国际市场上也占有一席之地,被消费者熟知。但 2020 年 5 月,美国商务部对华为的芯片禁令给国内的 ICT 产业敲响了警钟,让社会各界意识到我国的 ICT 产业存在明显的短板,诸多核心集成电路尚无法实现自给。为此,不少业内权威都指出要加快研发、实现芯片自给、实现国产进口替代,国家也多次发文支持国内企业创新发展。但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行业核心技术攻克困难、投资回报率不理想、投资存在周期性制约,且 ICT 产业全球化性质明显,要素配置和分工格局已十分稳定。面对国内数字化建设对 ICT 产品日益增长的需求,有效的解决办法是在加速国内研发的同时,保持 ICT 产品进口稳定增长,做到响应国家政策、主动扩大进口、提高进口质量。ICT 产品作为高技术产品②,其进口贸易量的提高能够优化中国进口结构,同时产生的技术溢出能够促进国内创新(Coe 等,2009)。
与此同时,国际贸易格局在 2008 年金融危机后发生变化,巨大的贸易失衡和收入不平等导致了欧盟和美国的政治民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知识产权保护成为发达国家维护其利益的武器,给发展中国家设下贸易壁垒,阻碍了其进口贸易的增长。在此大环境下,我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也越来越重视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先后对有关法律和实施条例进行了多次修改,还颁布了一系列文件,“十四五”规划中也明确提出要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水平、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2020 年 11 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第 25 次集体学习时强调,知识产权保护不仅关乎国家发展、国家治理、国家开放、国家安全,还关乎人民的幸福生活。 
................................

1.2 文献综述
1.2.1 关于知识产权保护水平测度的研究
随着人们对知识产权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单纯的理论分析已经无法应对现实问题,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的量化研究逐渐成为国内外学者关注的焦点。关于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的测度,现有文献主要采用三种方法,分别是实地走访或发放问卷形式的调查法、仅对立法水平进行测度的立法评分法和结合立法与执法水平的综合评分法。
(1)调查法
调查法主要包括两种,一种是在线调研法,即通过设计发放问卷或访问专家的方式来进行调查。卢霄峻(2017)认为高校是知识产权的重要孕育地和汇集地,其通过向专业管理人员发放问卷的形式得到结果,并对高校知识产权的发展现状进行了分析。另一种是实地调查法,即通过实地走访的方式调查知识产权的实际保护水平。Sherwood 等(1997)以执法、立法和公众意识三个方面的指标为得分标准,借助实地调查法来获得第一手资料,剖析与总结了 18 个发展中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现状。舒欣和安同良(2020)对江苏省创新企业进行了两次问卷调查,问卷涉及 500 多个信息项,通过问卷加走访的形式获得了江苏省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的调查结果。我国学者洪勇和吴勇(2011)以调查法和实证分析法作为研究工具,指出对于不同行业,知识产权保护水平存在一定差距。
(2)立法评分法
立法评分法最早是由经济学家 Rapp 和 Rozek(1990)提出的,该方法以专利权的保护强度作为唯一指标,用 5 个等级来表示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的高低。而后,Oxley(1999)和 Smith(2001)等学者都将该种方法运用到研究中。随着研究的深入,Ginarte 和 Park(1997)在 Rapp 和 Rozek 两位学者的研究基础之上,提出了一个更加系统全面的方法,即以保护时限、保护范围、执法措施、专利权的限制和国际条约 5 个指标来衡量一国或地区的知识产权保护水平,这 5 项指标的得分由各项具体的子指标汇总得到。这种方法被后人称作 G-P 方法,并得到广泛运用。Park(2008)根据世界经济形势变化和经济发展要求,在 G-P 方法基础上,对各项指标进行了改进,并对 122 个国家重新进行了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的测度,该数据每隔 5 年更新一次。
图 1.1  论文框架图
图 1.1  论文框架图

........................

第 2 章 知识产权保护对进口贸易影响的理论分析

2.1 相关概念及界定
2.1.1 知识产权的概念和界定
根据《法律辞典》的定义,知识产权的本质是一种“权利”,这种“权利”可解释为权利人对其智力或劳动所产生成果的所有权。知识产权一般包含三大类别——“保护商业经营标志的商标权”、“保护技术发明和创新设计的专利权”和“保护艺术创作成果的著作权”(Cornish,2014)。由于本文研究的产品为信息通信技术产品,专利权的保护是该领域内进行知识产权保护的主要途径和表现形式,因此下文将主要从专利保护角度展开。
2.1.2 ICT 产品的概念和界
ICT 即信息和通信技术,其覆盖范围非常广,从通信设备(如手机、计算机和电视等)到应用软件,再到与之相关的各种服务(如远程教学)都运用了信息和通信技术。通常来说,ICT 产业包括制造领域和服务领域,ICT 产品属于制造领域。但是关于 ICT 产品的定义,暂时还没有统一标准。WTO 框架下《信息技术产品协议》(ITA)对 ICT 产品的界定较为权威,ICT 产品主要包含五大类别,分别为半导体及其生产设备、电子通信设备、科学仪器、计算机及软件和其他设备。这些产品能够实现信息处理以及电子化通信,包括对信息的显示、传输、探测和记录。有些学者直接对 ICT 产品的定义更为具体,直接将其对应为我国的电子信息产品,如蒋仁爱等(2017)和周晨(2014)。大多数国内学者结合我国发展实情认为:ICT 产品包括办公设备、IT 产品、通信产品及半导体产品(刘瑶和丁妍,2015;佟大木,2008)。
结合以上资料,本文所分析的 ICT 产品是指能够进行信息处理,实现电子显示和信息传输的产品,包括办公设备、广播电视产品、IT 产品、通信产品及电子元器件(半导体等),对应 SITC(Rev3)以 751、752、759、761、762、763、764、772、776 开头的五分位编码①产品,合计 110 种产品,五分位编码的统计口径保证了产品的种类足够详尽。
............................

2.2 知识产权保护对进口贸易影响的作用机理
在 Krugman(1979)的南北贸易模型中,北方国家和南方国家在经济实力和创新能力上都有较大差距。开放经济下,为规避南方国家的模仿风险,北方国家可能会减少对南方国家的出口以控制技术转移,保证其利益的实现。而知识产权保护能够直接影响南方国家模仿能力和模仿速度,因此南方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水平成为其进口贸易的重要影响因素。基于此,Maskus 和 Penubarti(1995)第一次使用具有促进作用的“市场扩张效应”和抑制作用的“市场势力效应”来解释知识产权保护对进口贸易的影响机理,这两种效应的相对大小决定了最终的影响结果。本小节主要通过介绍这两种效应并解释其产生的原因,从一般角度分析知识产权保护具体通过哪些途径影响进口贸易。
2.2.1 市场扩张效应
市场扩张效应以进口国企业的模仿成本为中介进行解释。当进口国逐渐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时,国内企业的模仿难度将变大、模仿成本将上升、模仿产品随之减少。面对缺失的市场份额,出口国企业将会扩大出口,进口国的贸易额将随之增加。本小节将从市场需求扩大和交易成本降低两个角度来分析市场势力效应产生的原因。
(1)市场需求扩大引起的市场扩张效应
从现有产品的供需来看,如上文所述,随着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的增强,从事仿制和假冒的企业将承受巨大的监管压力,进行模仿生产的成本也随之上升,久而久之,其生产的仿制商品和假冒商品会逐渐退出市场。同时,政府采取的产权保护政策会逐渐渗透消费者市场,影响消费者偏好,引导消费者选择购买正版商品。在供需理论下,国内市场供给的减少会使得消费者转向国外市场,出口国面临的市场份额扩大会引起出口扩张效应,特别体现在出口数量的增加,进而使我国的进口贸易额增加。从新产品的需求来看,当我国知识产权保护水平较低时,大多数企业将处于模仿追随状态,假冒仿制商品会大行其道。基于技术差距论,出口国的创新企业在与进口国模仿追随企业进行贸易时,会控制出口更多数量的新产品,以延长“模仿时滞”保持技术领先优势。当我国知识产权保护水平提高,“模仿时滞”被动延长,出口国的创新企业在享受技术领先优势的同时,会更愿意向中国出口新产品来实现更高的利润,进而促进了我国进口贸易的增加,特别是进口种类的增加。
..........................

第 3 章 我国知识产权保护和 ICT 产品进口的现状分析 ............................... 16
3.1 我国 ICT 行业知识产权保护的现状及测度.............................. 16
3.1.1 我国 ICT 行业知识产权保护的现状 ................................ 16
3.1.2  我国 ICT 行业知识产权保护的测度................................ 18
第 4 章 ICT 产品进口的三元边际测算与分析 ...................... 31
4.1  三元边际的分析框架 ............................. 31
4.2 数据来源及处理 ................................................. 33
第 5 章 我国知识产权保护对 ICT 产品进口影响的实证分析 ................................... 39
5.1 模型构建 ......................................... 39
5.2 变量说明和数据来源 ............................ 40

第 5 章 我国知识产权保护对 ICT 产品进口影响的实证分析

5.1 模型构建
本文从不同维度(贸易额及三元边际)展开知识产权保护对 ICT 产品进口贸易的影响研究,前文已对 ICT 行业知识产权保护水平和进口三元边际进行了测算,本章将基于引力模型展开深入研究。为使结果更加准确,对引力模型做了以下几点改进:(1)将中国进口 ICT 产品的贸易份额分解为三元边际分别进行回归,并以中国的 ICT 行业知识产权保护水平为核心解释变量;(2)加入了两国或地区的贸易成本(是否为边境国家或地区、是否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两国或地区的制度距离、出口国的技术水平、两国或地区的经济自由度作为控制变量;(3)根据供求关系,产品的数量和价格之间存在着相互影响的关系,因此在模型中也加入了价格边际或数量边际作为控制变量;(4)根据需求相似理论,低收入的消费者会偏向于购买物美价廉的产品,高收入消费者会更愿意购买高质量高价格的产品,因此在研究价格边际的影响时,本章选择中国和对象国(地区)的人均GDP 作为控制变量,以衡量消费能力。
本文选取 2008—2018 年中国与 30 个主要贸易国(地区)的面板数据进行实证分析。在此期间,中国从这 30 个国家(地区)进口的 ICT 产品总额占中国 ICT产品进口总额的 99.03%,在统计意义上足够有代表性。另外,2008 年金融危机后,部分国家对科技含量高的半导体、计算机、通信设备等产品的出口进行了一定的管制,因此以 2008 年为起点进行研究具有实时性和可比性。

表 5.1  变量说明及数据来源
表 5.1  变量说明及数据来源
...............................

第 6 章 总结与政策建议

6.1 研究结论
本文以交易成本理论和新新贸易理论等为理论基础,在准确测算 ICT 行业的知识产权保护水平后,利用中国2008—2018 年从世界进口ICT产品的 SITC(Rev3)五分位的贸易数据,详细描述了中国进口 ICT 产品的特征事实,并选取 30 个进口来源地进行三元边际分析,最后建立模型深入研究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对 ICT产品进口贸易的影响。本文得到的主要结论如下。
第一,本文通过 GP 指数和改进的执法系数计算得到国家层面的知识产权保护水平,计算结果表明虽然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立法体系逐渐完善,但考虑执法力度后的知识产权保护水平大打折扣。另外,结合专利密集度得到的 ICT 行业知识产权保护水平逐年上升,且高于高技术产业的平均值。
第二,对我国 ICT 产品进口贸易份额进行三元边际分解可以看出,数量边际的增长是我国 ICT 产品进口贸易增长的主要推动力,扩展边际贡献不大,价格边际呈负向增长,但下降幅度较小。这是因为国内 5G 技术、人工智能的发展和数字化经济的建设增加了 ICT 产品的需求,使得数量边际逐年上升;价格边际和数量边际联动变化,规模经济导致了价格边际的略微下降,但值得注意的是我国进口 ICT 产品价格普遍高于世界平均价格,这也反映了中国进口 ICT 产品“高质量高价格”的特点;同时,由于我国进口 ICT 产品的种类十分齐全,2008—2018年的扩展边际都非常接近1,因此扩展边际上涨空间较小。从进口市场分布来看,我国逐渐成为发展中经济体 ICT 产品的主要出口对象,但我国多从发达经济体进口高质量的 ICT 产品。从具体进口来源地来看,我国从韩国、日本、中国台湾进口的三元边际最为稳定,东南亚部分国家较为波动,中国与美国的贸易最不稳定,2008—2018 年间出现三次扩展边际断崖式下降,同时期的数量边际和价格边际也出现异常波动的情况,出现“多数量低质量”的局面。
第三,基准回归结果显示,我国知识产权保护对 ICT 产品进口贸易额有正向影响,具体为知识产权保护水平每提高 1%,ICT 产品进口贸易额将提高 0.1739%。这说明在 ICT 产品进口贸易中,市场扩张效应的作用更大,这也与我国市场规模大、仿制能力强、ICT 产品专利密集度高的事实相符。从具体影响路径来看,提高知识产权保护虽然会造成进口种类的减少,即扩展边际下降,但在控制其他变量的基础上,其影响弹性仅为 0.0672,从经济意义上来说影响相对较小。而提高知识产权保护能够在扩大 ICT 产品进口规模的同时提升进口的质量,且数量边际和价格边际的影响弹性分别为 0.2438 和 0.6072。
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对外直接投资对出口的影响:来自中国的经验证明
下一篇:中国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制造业进口增长模式及其影响因素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