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小额贷款公司的经营效率及影响因素探讨——基于两阶段DEA交叉效率模型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32366 论文编号:sb2021061410142235990 日期:2021-07-12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基于我国 33 家新三板小贷公司 2013-2018 年的样本数据,采用两阶段 DEA 交叉效率模型分析其经营效率,选用注册资本、员工人数作为第一阶段的投入指标,总收入、贷款余额作为中间指标,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及五大客户授信余额比例作为第二阶段的产出指标进行测算,比较其综合交叉效率及盈利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两个阶段。然后运用面板 Tobit 模型实证研究了影响新三板小贷公司经营效率的因素,选用地区 GDP、地区贷款余额、第一产业比重、总资产收益率、非利息收入占比及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解释变量。

第 1 章 绪论

1.1 研究背景及意义
1.1.1 研究背景
在外部宏观环境与内部行业难题的双重压力下,小额贷款公司面临着严峻挑战。主要基于以下三个背景提出本文的研究问题:
(1)农村金融的改革是解决“三农”(农村、农业、农民)问题的关键。为促进宏观经济金融增长和实现普惠金融的政策要求,着眼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发展乡村新型产业,建立适宜农村金融发展环境,强调促进农村金融机构健康发展。农村金融改革对于解决“三农”问题有重要意义,充分发挥金融对经济的推动力,为促进农村社会经济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2)小额贷款公司逐步发展成为我国信贷市场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有效覆盖广大农村用户。当前小额贷款公司响应普惠金融的政策号召,越来越多地下沉到农村开展金融业务,大大提高了“三农”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覆盖率和可得性,对缓解我国中小企业融资难、解决农户增收问题发挥了重要作用,弥补了金融机构投放盲区,为实现民间融资阳光化做出积极贡献。
(3)当前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面临着外部环境和内部治理等多方面的困难和挑战。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市场同质化竞争激烈;金融产品和服务的覆盖面仍然很窄,规模较小,资金力量有限;缺少有效的、标准的风险控制模式,对于开展业务和控制高风险造成困难;缺乏灵活创新、普遍使用的金融产品等等。受国内外复杂因素的影响,小贷行业已经进入了风险时代,小额贷款公司面临着重新洗牌,新三板小贷公司频频遭遇停牌危机,因此在这一阶段保持稳定增长,实现良好的经营效率,有助于小额贷款公司走出困境。
...........................

1.2 国内外研究综述
1.2.1 国外研究综述
小额贷款公司作为我国金融体制变迁特有的产物之一,在国外较少对此类机构的专门研究,但关于国际小额信贷机构(与小额贷款公司的运作方式类似)的经营效率研究已有丰富的理论与实证研究成果。通过对国外相关的研究文献进行查阅梳理,发现国外专家学者对小额信贷机构的经营效率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1)小额信贷机构经营效率的研究
Morduch(1999)[2]研究发现小额信贷机构需要实现财务自立,以不依赖于外界援助为前提实现其可持续性。而 Hermes et al.(2011)[3]研究认为小额信贷机构的双重目标难以同时实现,即财务目标和普惠目标存在此消彼长的倾向。Nabilah et al.(2016)[4]发现小额信贷机构的筹集渠道很少,融资困难,面临资金的严重缺乏。Lamont 和 Polk(2001)[5]发现融资约束会抑制小额信贷机构的经营效率,严重阻碍机构的发展进程。为促进小额信贷机构的健康发展,Ghosh D.Ray(1999)[6]认为通过改变信贷方式以降低成本,增强小额信贷机构的放贷质量。Stigliz(1990)[7]则认为通过小组联动互助的方式,使小额信贷机构内部形成制约,以此提高风险管理水平,从而增强可持续发展的能力。Aghion 和 Morduch(2007)[8]同样认为联保贷款的方式可以有效分散风险,促进小额信贷机构效率的增加。Shen Tao(2011)[9]发现小额信贷机构应坚持贷款“短、平、快”,从而提升经营效率,降低交易成本。Robert et al.(2012)[10]、Ben(2014)[11]认为信息技术促进小额信贷行业发展,提高小额信贷机构的经营效率。
(2)小额信贷机构经营效率的测度方法
近年来,国外学者主要运用 DEA 等非参数方法测度各个国家的小额信贷机构的效率。Nghiem et al.(2006)[12]以越南 46 家小额信贷机构为研究对象,运用 DEA 模型实证发现越南小额信贷机构的技术效率值较高,以及成立时间和设址地点对效率有着显著影响。AbdulQayyum 和 MunirAhmad(2006)[13]运用 DEA 模型评估了在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和印度等南亚国家设立的小额信贷机构的效率和可持续性,发现技术效率是导致机构效率低下的主要因素,需要通过培训,从而提高管理水平和技术水平,使得小额信贷机构的效率提升。Guitierrez-Nieto(2007)[14]以拉丁美洲 30 家小额信贷机构为例,运用 DEA 模型研究其效率水平,结果表明,国别对效率有显著影响,取决于最惠国待遇的非政府组织。Ben(2008)[15]运用 DEA 模型对地中海地区 35 家小额信贷机构 2004-2005 年的效率进行了实证研究,结果表明,其中 8 个机构的技术效率较高,中等规模的机构更有效率,因此规模对其效率有负向影响。Khan Zahoor et al.(2016)[16]运用 DEA 模型研究了 2013 年巴基斯坦国内所有的小额信贷机构,结果表明,效率受到小额信贷机构的规模大小、成立时间长短的影响。随着效率研究越来越深入,一些学者将 DEA 模型结合其他的方法研究小额信贷机构的效率。Hassan et al.(2009)[17]运用 DEA 模型和 Malmquist 方法研究了拉丁美洲、中东、北非以及南亚地区小额信贷机构的技术效率和规模效率,比较不同地区和不同类型的小额信贷机构效率。结果发现非正规小额信贷机构的技术效率低于正规小额信贷机构,低效率的根源是技术效率而非规模效率,表明缺乏足够的资金,未提供足够的产出。
图 1.1 文章技术路线图
图 1.1 文章技术路线图
...............................

第 2 章 相关概念界定及理论基础

2.1 小额贷款公司的概述
小额贷款公司的设立,迅速适应市场需求,肩负着引导民间融资阳光化、规范化的使命,立足于三农经济、小微实体,与广大基层息息相关,成为社会融资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传统金融机构产品的有益补充,在地方经济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为我国促进市场经济的发展具有战略意义。在本文中,笔者将从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阶段、特点以及新三板小贷公司的经营现状三个方面,以期解析新三板小贷公司如今经营发展究竟如何?其发展困境体现在哪里?
2.1.1 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阶段
国际小额信贷机构始于 20 世纪 70 年代,在孟加拉乡村银行(也称格莱珉银行)的带动下,小额信贷机构开始在世界范围内推广,在各个国家开始模式借鉴,得到了很多良好的反响。20 世纪 90 年代小额信贷模式在中国开始实践和发展,到目前为止,大致可以划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93-2008 年,摸索阶段
在 2005 年之前,主要是以扶贫为目的设立的小额信贷模式,为贫困地区解决资金需求的问题。在这一阶段,主要资金来自于国家的财政资金及贴息贷款,因此受到政策的影响明显。从 2000 年农村信用社这类正规金融机构开始推行小额贷款。2005 年小额贷款公司开始在国内 5 个地区试点,这类试点机构是以商业化经营为原则,其资本金主要来自于民间,这与之前的发展模式截然不同。小额贷款公司的试点开展对提供农村金融资源、促进“三农”发展具有重要作用。体现出整个资金市场仍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前景和增长空间可观。
第二阶段:2008-2012 年,发展阶段
银监会文件《指导意见》于 2008 年下发给小额贷款公司向规模化展开创造了条件,扩大了试点范围,进一步增加覆盖面积,加快推进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工作在全国范围的实施,刺激了国内市场的竞争加剧。在这一阶段,小额贷款公司的数量翻了两番,急剧增长,猛速发展。行业从业人员数量也随着增加,贷款余额从不足 2000 亿元增长到了 5921 亿元,利润持续稳定增加,亏损情形减少。这证明了我国小额信贷市场融资需求压抑已久,“三农”和中小企业信贷市场总量很大,融资问题亟待解决。
............................

2.2 经营效率的概述
从本质上讲,效率贯穿于经济活动的整个过程,从小到大,均有效率的存在,侧重完成任务的过程,以尽可能少的投入得到尽可能多的产出,同时也反映了资源配置的宏观过程,简单来说就是投入量与产出量的比例关系。对于小额贷款公司的经营效率而言,是在自身经营活动中成本与收益的比例关系,反映出小额贷款公司的利用和配置资本的有效程度。因此小额贷款公司的经营效率是在保证金融风险可控的前提下,以盈利最大化为目标,比较投入产出的效果及程度,从而促进资源的优化配置,使其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本文用两阶段 DEA 交叉效率模型测算得出的综合交叉效率值来衡量新三板小贷公司的经营效率。
2.2.1 盈利能力
在实证中本文将新三板小贷公司的经营过程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盈利能力,是实现自身持续发展的前提,体现了小贷公司在区域内业务情况和自身经营状况,反映了经营水平的高低;第二阶段是风险控制能力,风险控制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小贷公司利润情况,反映小贷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对于风险的控制程度。
由于小额贷款公司的运营模式是自有资金、自主运营、自担风险、自负盈亏,因此盈利能力是小额贷款公司经营过程最为重要的一环,充分体现了公司的市场竞争力,对于持续发展和稳健经营至关重要。小额贷款公司经营核心在于寻求良性客户,提高资金的利用率,创造更多的效益。小额贷款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于贷款业务的利息收入,当利息收入较高时,盈利能力越强,其收入能覆盖业务成本,创造的利润就越多。

......................

第 3 章 两阶段 DEA 交叉效率模型的理论基础.................8
3.1 DEA 方法的基本介绍.................................... 8
3.2 DEA 交叉效率的概念............................. 9
第 4 章 新三板小贷公司经营效率的实证研究..................14
4.1 决策单元的选取...................................... 14
4.2 投入与产出指标的选取............. 14
第 5 章 新三板小贷公司经营效率的影响因素研究.................20
5.1 影响因素的指标选取................................... 20
5.2 模型构建...................... 20

第 5 章 新三板小贷公司经营效率的影响因素研究

5.1 影响因素的指标选取
本章采用上一章得出的综合交叉效率值作为被解释变量,体现业务发展与风险控制的内在统一,使新三板小贷公司的盈利与风险直接挂钩、有机结合。通过对以往的研究文献进行梳理发现,主要是从内外两个角度分析影响小额贷款公司效率的因素。因此本文综合考虑选择外部因素有地区 GDP、地区贷款余额、第一产业比重,以及内部因素有总资产收益率、非利息收入占比、最大股东持股比例。选择各指标的原因如下:
(1)经济环境。方长丰等(2011)[78]、胡金焱(2017)[33]发现经济发展状况影响了金融机构的效率。我国新三板小贷公司目前基本上都在本地市场开展业务,行业具有显著的区域性特征。一般来说,地区的经济越发达,微观主体越活跃,更易促进新三板小贷公司的发展。经济发展水平较高,信用环境良好往往意味着客户的质量较高,道德风险较低,贷款违约的可能性就越低,放贷成本越低,从而新三板小贷公司的经营效率就越好。本文选取地区 GDP 衡量了当地的经济活跃程度。因此假设 1:地区 GDP 与新三板小贷公司的经营效率正相关。
(2)金融发展。地区的金融市场发达,金融竞争相对激烈,导致信贷资源市场供过于求,小额贷款公司的议价能力不够强,从而经营效率偏低[79]。而且由于目前小额贷款公司仍处于起步阶段,受到金融竞争的负向影响大于正向影响,因此金融发展会对小额贷款公司的经营效率产生负向影响[39]。本文选用地区贷款余额衡量当地金融发展和需求状况,是指当地的金融机构的贷款余额,反映了当期金融业的发展水平。地区的金融市场发达,经济金融发展环境良好,资源聚集性强,市场竞争激烈,信贷业务互动频繁,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当地的同业竞争状况。地区贷款余额越高说明当地的金融机构竞争较为激烈,新三板小贷公司的生存空间就越小,从而不利于公司的发展。因此假设 2:地区贷款余额与新三板小贷公司的经营效率负相关。
(3)产业结构。选用第一产业比重来衡量当地“三农”的服务范围及覆盖程度。新三板小贷公司公司具有服务“三农”的使命和普惠金融的作用,因此选用第一产业比重体现了新三板小贷公司对“三农”的支持力度。第一产业比重越高,说明当地的“三农”金融需求也就越高,对新三板小贷公司的有效需求也会增加,从而使得公司的经营效率提高。孟德锋等(2012)[80]也提出了小贷公司的支农广度对于效率是正向关系。因此假设 3:第一产业比重与新三板小贷公司的经营效率正相关。
图 1.1 1979-2018 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年度数据
图 1.1 1979-2018 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年度数据
...........................

第 6 章 结论与对策建议

6.1 主要的研究结论
基于我国 33 家新三板小贷公司 2013-2018 年的样本数据,采用两阶段 DEA 交叉效率模型分析其经营效率,选用注册资本、员工人数作为第一阶段的投入指标,总收入、贷款余额作为中间指标,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及五大客户授信余额比例作为第二阶段的产出指标进行测算,比较其综合交叉效率及盈利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两个阶段。然后运用面板 Tobit 模型实证研究了影响新三板小贷公司经营效率的因素,选用地区 GDP、地区贷款余额、第一产业比重、总资产收益率、非利息收入占比及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解释变量,最终得出以下结论:
(1)新三板小贷公司的综合交叉效率值在 2013-2018 年处于偏低水平,平均值为0.4205,整体的效率水平较差。尤其在 2018 年,综合交叉效率值急剧下降,减少了 47.68%,出现了严重的经营效率下滑。按时间趋势看,2013-2018 年行业转型期间新三板小贷公司的经营效率呈现倒 U 型发展趋势,以 2016 年为分水岭,前期在政策的扶持下全面爆发,而近年来尽显颓势,受外部环境和内部治理等多方面的困难和挑战,经营效率大幅下降。从两个阶段来看,观察期内第一阶段的效率值为 0.5499,高于第二阶段的效率值 0.2896,表明新三板小贷公司的盈利能力较强,风险控制能力较弱。这体现出新三板小贷公司面临的经营风险较高,自身的风险控制机制不健全;从分布地区来看,新三板小贷公司的经营效率最高是中部,然后东部,最低是西部地区,中部较东部仅有微弱优势。各省份之间的新三板小贷公司差异较大,发展不平衡,经营效率最高的湖南省与最低的贵州省相差为0.2346,所含新三板小贷公司数量最多的江苏省的经营效率却不是最高的。
(2)对影响新三板小贷公司的经营效率因素实证研究发现,地区 GDP、第一产业比重、总资产收益率正向影响经营效率,地区贷款余额负向影响经营效率。因此新三板小贷公司应立足自身定位,坚守支农方向,采取相应措施应对宏观经济下行风险,增大市场份额,提高公司综合竞争力,有效提高经营效率。而非利息收入占比和最大股东持股比例未通过显著性检验,系数均为正值。由于非利息收入较少,公司的创新能力不足,还未对其经营效率有明显影响。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新三板小贷公司也应注重创新发展,有利于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降低运营风险,促进经营效率的提高。以及适度提高大股东持股比例,有利于加强对经营者的监管,有效降低道德风险、操作风险等。
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控股股东股权质押、股权结构与公司绩效
下一篇: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环境:区域决定因素和行业层面分析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