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元记忆监测对学习时间分配、学习次数、重学教育选择的影响

来源: www.sblunwen.com 发布时间:2020-03-22 论文字数:32544字
论文编号: sb2020031915265330005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本文是一篇教育硕士论文范文,本研究的创新之处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第一,研究选题上,本选题着眼于学习信息化时代和新课程改革的方向,重视学生的学习和阅读过程,关键有利于促进学
本文是一篇教育硕士论文范文,本研究的创新之处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第一,研究选题上,本选题着眼于学习信息化时代和新课程改革的方向,重视学生的学习和阅读过程,关键有利于促进学生阅读能力并提高学习效率,实现有效学习。第二,研究方法上,借助眼动技术研究和行为学习实验研究相结合,与以往的单独行为学习实验有所区别。论文通过两个眼动实验和一个行为实验来探讨大学生阅读元记忆监测对其后续学习行为的影响,揭示了记忆监测与控制之间相互依存的动力作用过程,不仅丰富了人类对阅读眼动活动的学习及其机制的认识,且能更加科学和精准地考察学习者的主观监测判断对其学习行为影响的过程。因此本研究在研究方法上有创新。第三,研究内容上,将个体的元记忆监测判断(学习任务判断和学习程度判断)作为自变量,与以往有一些研究将其当作因变量有所区;将个体在学习过程当中产生的学习行为,包括学习时间分配、学习次数、重学选择三者相结合作为因变量考察也是创新之处之一。第四,研究材料上,研究材料与以往的词对或者图片材料有所区别,本研究材料选取的是段落和文章,使用文本材料作为实验材料,也是本论文创新之处之一。

1 文献综述

1.1 元记忆监测及其相关概念
1.1.1 元记忆监测的定义
20 世纪 60 年代初,国外著名学者 Hart(1965)在斯坦福大学做的关于知晓感的博士论文中就有所提及,并开启了元记忆研究的先河。他认为元记忆是元认知的一种重要形式,主要包括元记忆知识和元记忆技能两个方面。根据 Hart 和 Flavell 等人的研究指出,元记忆知识主要是指学习者对自己记忆活动的过程、特点、影响因素等方面的认知和了解,而元记忆技能主要是指学习者对自己记忆活动的监测和控制。20 世纪 70 年代初,Flavell(1979)和 Mark  man(1973)等人指出,元记忆监测与控制是元记忆的重要方面,并认为学习者如果能够对自己的记忆内容做出准确的监测判断,则记忆监控(元记忆控制)就越有效(刘晓明,周楚,2004)。20 世纪 90 年代初,Nelson 和Narens(1990,1994)通过建立元认知控制模型揭示了人类对信息的记忆加工存在两种关系,即“监测”和“控制”,并推测二者之间存在相互作用、相互依存的关系(刘晓明,周楚,2004)。随着时间的推进,近几年来,陈功香、姜英杰等人指出学习判断是元记忆监测判断的一种形式,是个体在学习之后对学习效果或者学习成绩的主观预测判断(常雪婷,2015)。总结前人的观点,元记忆监测是指个体对自身记忆内容和过程的主观认知与评价;元记忆控制是指个体自身在学习任务当中,根据自己真实的学习情况,个体自由调节自己的学习行为方式。元记忆监测对学习者自身的记忆和学习活动起着调节作用。
监测发生在提取行为之前,因此,其监测结果更有可能对后续学习行为产生调节作用,成为个体对自己学习行为进行调整的依据;根据学习者主观判断发生的时间点的不同,预见性监测主要可以细分为两种监测形式:一是学习者根据已知信息对学习任务难度的预见性判断(ease of learning judgment, EOL 或 EOJ),二是学习者对学习内容掌握程度的主观判断(learning of judgment, JOL)。其中,任务难易度的预见是学习或记忆任务开始之前,学习者对记忆任务或者学习内容难易度的一种主观估计,本文称其为学习任务判断(EOL);对于学习内容的掌握情况的主观判断则称为学习判断,本文称其为学习程度判断(JOL),通常用对未来测试中的成绩预估来表示。回溯性监测(retrospective monitoring)主要发生在学习者提取行为之后,是学习内容或者学习任务再现阶段学习者对信息提取准确性所做的主观预估和判断。回溯性监测判断也可以细分为以下两种监测形式:一是自信心判断(judgment  of  confidence,  JOC),二是知晓感的判断(feeling  of  knowing, FOK)。本研究关注问题是元记忆监测对后续学习行为是否具有调控作用,因此,研究涉及的元记忆监测形式主要包括学习任务判断(EOL)和学习程度判断(JOL)。
..............................

1.2 元记忆监测与元记忆控制的研究进展
1.2.1 元记忆监测的影响因素
监测是控制的基础,控制又有助于实现更为有效的监测,监测和控制两者之间是交互影响、相互依存的,其交互影响具体表现为个体使用元记忆判断来获知自身想知道的学习内容和程度,进而采用不同的方法或手段去调节自己的学习行为,并控制自己的学习(刘晓明,周楚,2004)。因此,学习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元记忆监测判断来了解他们自身知道什么和所知道学习内容的程度,并由此决定他们将要学习的内容或任务,用以调节他们自己的学习行为或策略方式。从  Koriat的认知记忆线索模型中我们能够发现并推测,元记忆监测的影响因素主要包括了三类:分别是学习者认知记忆加工上的内部线索、外部线索和记忆线索。情绪是影响元记忆监测的影响因素之一,不同难易程度的材料性质会影响个体的情绪,进而影响个体的元认知监测(王勋,姜珊,高艳芳,张振新,2015),这说明个体的情绪对自身的元记忆监测存在影响,材料难易影响元记忆监测的判断。在“高难度材料的元记忆监测更受记忆广度的制约”研究中,自我效能感对个体在不同难度材料上元记忆监测存在影响(王协顺,苏彦捷,2018)。图像大小会对 JOL产生重大影响,其中信念可能起主导作用(Li, T., Hu, X., Zheng, J., Su, N., Liu, Z., Luo,  L,2016)。三种元记忆监测水平随年龄增长均不断提高,任务难度不同三种元记忆监测发展水平不同,有效元记忆监测存在任务难度差异(姜英杰,严燕,2011)。
项目难度对元记忆监测中的学习判断有影响(Koriat  A,1997)。任务难度的预见是元记忆中记忆监测的基本环节,材料性质不同,任务难度预见的准确性有所不同(刘希平,1998)。学习判断绝对准确性有时不准确,会出现练习伴随的低估效应,材料难度对练习伴随的低估效有显著影响(耿希,于洋,岳阳,姜英杰,2014)。不同难度记忆任务上 4-6 岁儿童三种元记忆监测的准确性不同(严燕,2011)。不同难度学习项目的元记忆监测水平随着难度价值梯度不断扩大的变化趋势,困难学习情境与简单学习情境的记忆成绩和元记忆监测水平均有显著差异(于洋,姜英杰,岳阳,耿希,2014)。赵捷,刘学兰(2015)在“时间压力、成就目标定向和项目难度对元记忆监控的影响”中认为项目难度对元记忆监控存在影响。材料难度影响 EOL准确性与记忆成绩间相关程度(严燕,2015)。
...............................

2 研究设计

2.1研究目的
本研究旨在考察文本阅读中,学习任务判断和学习程度判断对后续学习行为(学习时间分配、学习次数、重学选择)的影响,最终探明元记忆监测与元记忆调控(从元水平上对学习行为的调节与控制)之间的动力作用过程。
首先,元记忆监测对学习行为的影响研究,不仅揭示了元记忆监测与控制之间相互依存的动力作用,同时也可丰富了人类对眼动活动方面的认识和学习。
其次,考察阅读中元记忆监测是否对学习时间分配、学习次数、重学选择等产生影响的研究,有助于对有效学习及其相关影响因素的理论模型的构建,丰富了元记忆监控的研究。
通过元记忆监测对学习行为的影响研究,体现了重要的实践意义,一是教师能够在教育过程中对学生学习过程起到有效指导并提供理论依据,二是有助于学生即学习者,去深刻体会个体学习内容并改善记忆方式,从而更加优化配置学习资源,并实现学生有效阅读,最终达到有效学习和卓越学习。
表 7 大学生学习程度判断和重学选择的二元回归分析(N=114)
..............................

2.2研究内容
基于元认知监测是以学习进程为线索的,元认知监测与调控之间相互依存的关系,所以本研究具体考察的问题是有时间压力情况下,阅读元记忆监测判断对后续学习行为是否产生影响,即阅读元记忆监测判断是否会对学习时间分配、学习次数、重学选择产生影响。整个研究内容将元记忆监测判断形式(学习任务判断和学习程度判断)作为自变量,学习行为作为因变量,包括学习时间分配、学习次数、重学选择。本研究包含三个单因素被试内实验:实验一和实验二分别考察学习任务判断(Ease of learning,EOL)和学习程度判断(Judgment of learning,JOL)对后续学习时间分配和学习次数是否具有显著影响,实验被试为 120 名大学生,实验程序采用 Eprime2.0 编写,通过 SR Research Eye-Link1000 眼动记录仪采集和记录学习时间(注视时长)和学习次数(注视次数)。实验三主要考察学习程度判断是否会对重学选择产生显著影响,通过被试操作计算机来完成,实验被试为 114 名大学生,实验程序采用 Eprime2.0 编写。
本实验的结果证明了阅读中元记忆监测判断对学习行为(学习时间分配、学习次数、重学选择)产生重要的影响,从理论上说,这是有助于揭示元记忆监测与控制之间相互依存的动力作用过程,同时也可丰富人类对眼动活动知识的学习及其机制的认识,丰富元记忆监控领域的研究。从实践层面讲,本研究将为教师对学生有效学习起到有益指导,也对学生实现有效学习和有效阅读提供了理论依据。
表 3 不同难易任务判断上学习次数的事后检验(N=60)
...............................
 
3 研究设计 .......................................... 13
3.1 研究目的 ........................................... 14
3.2 研究意义 ............................................. 13
4 实验研究 .............................. 17
4.1 预研究 ...................................... 17
4.1.1 实验一和实验二阅读材料的评定与选取............................... 17
4.1.2 实验三阅读材料的评定与选取............................... 18
5 总讨论................................. 33
5.1 元记忆监测对元记忆控制的影响 ................................ 38
5.2 本研究对有效学习理论模型的贡献 ............................. 38

5 总讨论

5.1 元记忆监测对元记忆控制的影响
基于元认知监测是以学习进程为线索的,元认知监测与调控之间相互依存的关系,本研究探讨了阅读元记忆监测判断对后续学习行为是否产生影响,即阅读元记忆监测判断是否会对学习时间分配、学习次数、重学选择产生影响。本研究的实验结果表明,学习任务判断对学习时间分配、学习次数有显著影响,支持了学习时间分配理论中的最近学习区模型;学习程度判断等级与学习时间分配呈现显著正相关,学习时间分配越多,学习掌握程度判断越高;学习程度判断对后续的重学行为具有显著影响,学习内容掌握得越好,选择重学的可能性越少;学习内容掌握越差,选择重学的可能性越大。这表明了元记忆监测对元记忆控制具有调节作用,即学习任务判断和学习程度判断对学生后续学习行为(学习时间分配、学习次数、重学选择等)具有重要的影响。从理论上说,本研究的结果验证了Nelson 和 Narens 的元认知控制模型,这有助于揭示元记忆监测与控制之间相互依存的动力作用过程,同时也可丰富人类对眼动活动知识的学习及其机制的认识,充实了元记忆监测与控制领域的研究。从实践层面讲,本研究将为教师对学生有效学习起到有益指导,也对学生实现有效学习和有效阅读提供了理论依据。 
.................................
 
7 本研究的创新之处、不足与展望

7.1 本研究的创新之处
本研究的创新之处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研究选题上,本选题着眼于学习信息化时代和新课程改革的方向,重视学生的学习和阅读过程,关键有利于促进学生阅读能力并提高学习效率,实现有效学习。
第二,研究方法上,借助眼动技术研究和行为学习实验研究相结合,与以往的单独行为学习实验有所区别。论文通过两个眼动实验和一个行为实验来探讨大学生阅读元记忆监测对其后续学习行为的影响,揭示了记忆监测与控制之间相互依存的动力作用过程,不仅丰富了人类对阅读眼动活动的学习及其机制的认识,且能更加科学和精准地考察学习者的主观监测判断对其学习行为影响的过程。因此本研究在研究方法上有创新。
第三,研究内容上,将个体的元记忆监测判断(学习任务判断和学习程度判断)作为自变量,与以往有一些研究将其当作因变量有所区;将个体在学习过程当中产生的学习行为,包括学习时间分配、学习次数、重学选择三者相结合作为因变量考察也是创新之处之一。
第四,研究材料上,研究材料与以往的词对或者图片材料有所区别,本研究材料选取的是段落和文章,使用文本材料作为实验材料,也是本论文创新之处之一。
参考文献(略)

原文地址:http://www.sblunwen.com/jysslwfw/30005.html,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

您可能在寻找教育硕士论文范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教育硕士论文范文频道(http://www.sblunwen.com/jysslwfw/)查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