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依恋对乡村旅游地居民旅游支持度影响探讨——以陇南市康县花桥村为例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38599 论文编号:sb2021101115103738744 日期:2021-11-28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是一篇旅游管理论文,笔者通过实地调研后设计调查问卷并收集数据,构建理论结构模型,提出研究假设,根据调查得到的数据,通过 SPSS25.0 统计分析工具对调查问卷样本数据进行描述性统计分析、信度和效度分析、因子分析以及中介效应分析,借助 AMOS24.0 统计分析软件对调查问卷各潜变量、显变量进行结构方程分析,最终得出各变量之间的路径关系,并根据测量结果进行修正重新建立地方依恋、旅游影响感知和旅游支持度三者之间的理论模型。

第一章 绪论

1.1 研究背景
20 世纪 80 年代在农村地区形成了一种新的旅游模式,当地的农民是旅游的主要经营者,同时这种旅游形式以展示当地独有的民俗文化及自然景观为主,根据该旅游的活动场所称这种旅游为乡村旅游。20 世纪 90 年代以后,乡村旅游得到迅速发展,规模也越来越大,有着极大的社会意义和经济价值。
在我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下,人们对精神上需求早已超越了物质上的需求,同时随着旅游业的发展从单一的旅游逐渐向多元化、综合性的旅游发展模式转变,休闲旅游已成为人们满足精神需求的首要选择,因此乡村旅游这种休闲旅游形态逐渐走进人们的视线,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乡村旅游作为新农村及美丽乡村建设的载体,对增加农民就业机会、提高农民经济收益、促进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农村产业发展做出来巨大贡献。乡村旅游产业的市场需求越来越旺盛,同时乡村旅游对增进农民经济收益效果突出,有着巨大的经济发展潜力,在新时代的背景下乡村旅游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增加居民就业机会及收入和推动农村产业朝现代化发展的主要途径。近年来,随着乡村旅游消费群体的不断扩大,我国的乡村旅游正逐渐向观光、休闲、研学、康养、度假、娱乐等为一体综合方向发展,呈现出多元化、品牌化、综合化的发展趋势,同时打造出了一批知名的乡村旅游目的地。
地方居民是发展当地旅游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居民对发展当地旅游业的支持力度也同样影响着旅游地的可持续发展性。研究表明,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会对生长的这个地方产生强烈的感情,也会对生活周边的事物也感到依赖,这种情感上的连结与归属被称为“地方依恋”,而乡村旅游地居民的地方依恋相对来说会更加强烈。当地旅游发展产生的积极或消极影响会直接影响当地居民对旅游发展的态度,居民也会因为旅游影响而产生相应的心理反应。居民的态度直接影响着当地的旅游业发展进程,同时也对当地旅游氛围的提升有着重要影响。花桥村坐落于康县北部,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知名驿站,花桥村作为我省乡村旅游建设以及精准扶贫的示范村,已形成以康养养老、民俗体验、休闲度假、田园观光及农特产品加工等产业为一体的乡村旅游景区,本文选取甘肃省陇南市康县花桥村作为研究区域,将花桥村的居民作为研究对象,进一步分析花桥村居民的地方依恋和旅游支持度,验证居民影响感知的中介效应,从而更加深入的探究地方依恋对旅游支持度的影响,为花桥村的旅游发展提供建议。
...........................

1.2 研究目的
作为旅游地发展的主体,同时也为实现旅游地的可持续发展,因此居民对旅游发展的参与性和积极性至关重要。本文通过问卷调查的方式,采用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方法探究花桥村居民地方依恋和对旅游的支持度,同时探究旅游影响感知在地方依恋与旅游支持度间的中介效应,全面深入的了解花桥村旅游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和居民对于旅游发展的诉求或建议,通过对相关资料的分析,进一步提出针对性的对策,同时也为如何提高花桥村居民的旅游支持度提出建议,为花桥村进一步的旅游开发和旅游发展提供针对性的建议。
对于地方依恋的研究,国内外学者主要是从游客的视角出发进行研究,一般是对游客地方依恋对旅游地的满意度和影响感知的研究,国内外学者在这一方面的研究中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对地方依恋的研究除了从游客的视角出发,还可以从旅游地居民的角度进行研究,而我国学者对于旅游地居民地方依恋、旅游影响感知和旅游支持度的相关研究正处于起步发展阶段。因此,本文从旅游地居民的视角出发,对地方依恋与居民旅游支持度间的影响进行分析,同时也验证了居民旅游影响感知的中介效应,同时与社会交换理论等理论相结合,拓宽了对于地方依恋以及旅游支持度的研究领域,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
本文选取甘肃省陇南市康县花桥村为案例地,具有代表性。花桥村位于康县北部,是茶马古道上的知名驿站,同时花桥村还是我省乡村旅游建设和精准扶贫的示范村,此外花桥村还形成了以康养养老、民俗体验、田园观光、休闲度假以及农特产品加工销售等产业为一体的旅游产品体系,是旅游产品较为完善的乡村旅游景区。国内外学者在进行乡村旅游研究时,主要对游客以及乡村旅游景区的发展研究的居多,而将乡村旅游地居民作为研究对象的较少,本文以居民对旅游地的地方依恋角度对花桥村居民对当地旅游业的支持度进行研究,从这个角度全面的了解该地旅游业发展的积极和消极影响,了解当地居民对该地旅游业发展的支持程度,提出对于该村继续发展旅游业的针对性建议,同时也能够为甘肃其他地区的乡村旅游发展提供经验。
图 4.1 地方依恋、旅游影响感知与旅游支持度理论模型
图 4.1 地方依恋、旅游影响感知与旅游支持度理论模型
........................

第二章 国内外研究综述

2.1 乡村旅游研究综述
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我国的乡村旅游业得到了更多的发展机遇和政策扶持保障,因此我国乡村地区居民的就业机会和经济收益随着乡村旅游的发展得到明显增加,乡村居民的生活质量和水平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升,乡村旅游成为提升乡村地区经济发展重要途径。随着乡村旅游业的不断发展,有越来越多的学者进行乡村旅游的研究,乡村旅游的研究得到了空前发展。
2.1.1 乡村旅游概念研究
乡村旅游概念的界定是学者们在进行乡村旅游研究时首要的研究方向,只有对乡村旅游概念进行明确的界定解释,乡村旅游后续的研究才能够有强有力的理论支撑,同时乡村旅游的数据收集才能更加全面系统,才能够更加深入的研究推动乡村旅游发展的因素和乡村旅游发展模式研究。由于乡村旅游开发出的旅游产品多种多样,受地理位置和旅游资源的影响各个地区的乡村旅游都带有本地区的明显特征,同时由于乡村旅游业产业体系的扩大导致学者们的研究方向更为广泛,因此学术界对于乡村旅游的概念解释各不相同。
西方国家的乡村旅游主要包含  Agritourism(农业旅游)和  Rural Tourism(乡村旅游)2 种名称,东南亚地区则称为“农业观光旅游”,欧洲联盟(EU)和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将乡村旅游定义为发生在乡村的旅游活动[1]。Deemoila 指出,乡村作为主要旅游资源进行开发的目的是号召城市居民在休假时间到乡村欣赏自然风光和放松身心[2]。Mormont 和 Bedford 都认为乡村旅游的魅力除了那些具体的有物质形态的内容之外,乡村所特有的风土人情和民俗文化等精神层面内容也对城市居民具有独特的吸引力[3]。Mormont(2012)认为乡村具有区别于城市所特有的风土人情和民俗文化,乡村旅游所具有的独特的吸引力在于它能够满足城市居民休闲体验和归园田居的心理诉求[4]。我国学者马波、何景明等强调“乡村旅游是以乡村社区为活动场所,以乡村独特的生产形态、生活风情和田园风光为对象的一种旅游类型[5]。翁伯琦等(2016)通过研究发现,乡村旅游的旅游热点主要是以民俗文化、田园风光、人文环境以及农业活动为主,根据这些旅游热点打造出集休闲度假、观赏娱乐、民俗体验和培训学习为一体的旅游产品[6]。苏飞(2017)则认为乡村旅游是将人文资源、自然景观资源、民俗文化和农特产品等资源相结合,开展民俗体验、休闲度假、旅游观光和学习培训等方面的活动。虽然对乡村旅游的定义国内外学者有着不同的见解,但对乡村旅游定义的核心因素理解是一致的:一是乡村地区为主要的旅游活动场所;二是城市游客为主要人群;三是以体验和观光为主要的形式;四是以休闲娱乐为主要内容。
...........................

2.2 地方依恋研究综述
最初,地方依恋只是作为研究人与地方之间情感联系的一个概念,后来随着学者的不断深入研究,地方依恋成为旅游地理学中研究人地关系的一个视角。Tuan(1974)通过研究发现人会有“恋地情结(Topophilia)”,这是因为随着不断的成长,人会对自己生长的地方以及周边的事物产生熟悉感和依赖感[24]。Williams等(1988)在通过总结前人研究结果的基础上,首次提出了地方依恋(Place Attachment)的概念[25],自此以后这个概念被学者认同并使用。黄向、保继刚等(2006)首次将地方依恋理论引入我国学术界,建立起了关于“场所依恋”理论的CDEEM研究框架[26]。唐文跃(2007)撰文探讨了地方感研究主要领域及进展,主要概念的维度和态度要素构成,并提出了地方感研究的ODTG框架[27]。杨昀(2011)构建了旅游地理学视角下的地方依恋PPCMA研究框架[28]。这三个研究框架为我国地方依恋的研究提出一定的指导。地方依恋的研究对象一般分为旅游地居民和游客两部分,本文将对旅游地居民地方依恋进行研究。目前,国内外学术界关于居民地方依恋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维度研究、测量研究、影响地方依恋的因素研究、地方依恋的影响效应研究等方面。
2.2.1 地方依恋维度研究
通过对地方依恋的不断研究发现,地方依恋已经以前的二维度说逐渐向多维度说转变。
有关地方依恋维度构成的划分中,最经典的是“二维度说”,同时这个说法在国内外诸多学者的研究中都得到了验证。Williams 等(1992)认为,地方依恋由地方认同与地方依赖两个维度构成。地方依赖表现的是个人对于地方在功能上的依赖;而地方认同强调的则是一种情感上的依恋,即个人或社群以地方为媒介实现对自身的定义,并在情感上认为自己是属于地方的一份子[29]。
一些学者提出了地方依恋构成的“三维度说”,不同学者的第三维度构成是不同的。Bricker等(2000)将地方依恋划分为地方依赖、地方认同与生活方式3个维度,而不是传统的2个维度[30]。而Kyle等(2004)则将地方依恋分为地方认同、社会联系与地方依赖3个维度[31]。Scannell等(2010)则构建了一个由过程(process)、地方(place)、人物( person)3个维度构成的地方依恋的结构框架[32]。王舒媛、白凯(2017)构建了物质依恋、社交依恋、宗教依恋三维探讨了地方依恋与主观幸福感之间的关系[33]。
.........................

第三章 相关概念及基础理论 ................................ 17
3.1 相关概念 ......................................... 17
3.1.1 乡村旅游 ................................ 17
3.1.2 地方依恋 .................................... 17
第四章 研究设计 .............................. 21
4.1 案例地概况与选取 ...................................... 21
4.1.1 案例地概况 ................................... 21
4.1.2 案例地选取说明 ........................................... 22
第五章 数据分析与假设检验 ................................. 28
5.1 描述性统计分析 .................................. 28
5.1.1 样本分布 ..................................... 28
5.1.2 各变量描述性统计分析 ......................... 34

第五章 数据分析与假设检验

5.1 描述性统计分析
5.1.1样本分布
描述性统计分析(Descriptive statistical analysis)是对调查问卷样本数据最基本的描述。本文主要通过将纸质版和电子版调查问卷编码输入 Excel 表格中,借助 SPSS25.0 综合性统计分析软件对样本人口统计学特征指标(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年收入以及居住时间等)进行频数、占比、均值、标准差等方面的分析,清晰、直观地反映调查问卷的样本结构和各项指标的分布情况。
本文用SPSS软件对回收的262个有效样本的人口统计学特征进行样本描述性分析。主要包括被调查对象的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年收入、从事旅游相关工作、距核心景区位置以及居住时间等基本信息,具体如表 5.1 所示。
表 5.1  受调查居民个人信息描述性统计表
表 5.1  受调查居民个人信息描述性统计表
........................

第六章 研究结论及发展建议

6.1 研究结论
本文主要以花桥村为研究区域,将花桥村周边的居民作为研究对象,研究花桥村居民的地方依恋对旅游支持度的影响,结合文献的梳理和实地调查将地方依恋划分为地方依赖、社会联系和地方认同三个维度进行研究,同时将旅游影响感知作为中介变量引入本文的研究中。通过实地调研后设计调查问卷并收集数据,构建理论结构模型,提出研究假设,根据调查得到的数据,通过 SPSS25.0 统计分析工具对调查问卷样本数据进行描述性统计分析、信度和效度分析、因子分析以及中介效应分析,借助 AMOS24.0 统计分析软件对调查问卷各潜变量、显变量进行结构方程分析,最终得出各变量之间的路径关系,并根据测量结果进行修正重新建立地方依恋、旅游影响感知和旅游支持度三者之间的理论模型。本文的主要结论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通过对前文对数据和定量研究的结果可知,花桥村居民的地方依恋程度较高,同时划分出地方依赖、社会联系和地方认同的程度也处于较高水平,但相对来说当地居民的地方依恋还有提高的空间,增强当地居民的地方依恋程度更有助于当地旅游业的发展。花桥村居民的旅游支持度较高,主要是旅游为当地增加了就业机会和经济收益,但是还存在部分居民的旅游参与度不高,因此应当鼓励居民积极加入到旅游活动中,增强居民的旅游参与度,让花桥村能够更快更好的发展旅游。
第二,根据前文的定量研究结果表明,地方依恋对旅游支持度有显著正向影响,同时地方依恋划分出的三个维度也分别对地方依恋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根据对地方依赖、社会联系和地方认同三个维度的路径系数验证分析发现,前文所提出的四个假设均被得到验证,四个假设都是成立的。地方依赖的影响较社会联系和地方认同相比来说较高,社会联系和地方认同则是对地方依赖进行辅助支撑,与前人们的研究较为符合,表明在旅游地居民心中认为物质上的依赖更有助于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对当地旅游支持度更有积极影响。因此花桥村应当在以后的旅游发展中更加注重当地居民对于物质的地方依赖,一方面是更加注重当地的自然环境的保护,让当地居民享受到更好的生活环境,另一方面是加强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同时扩大当地的产业结构及就业力度,让居民对于感受到旅游发展带来的益处,激发当地居民对旅游发展的支持度及参与度。
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甘肃省六盘山区旅游扶贫效率测度及其时空演进思考
下一篇:滕州市乡村文化旅游发展策略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