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南疆人口老龄化时空演变及影响因素思考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51255 论文编号:sb2021080916481336829 日期:2021-08-20 来源:硕博论文网
笔者通过分析南疆地区各县域人口老龄化现状及 2011-2030 年人口老龄化的预测结果,可以看出南疆各县域的人口老龄化程度正在加深且增速较快。南疆地区人口老龄化程度滞后于全国,但发展趋势明显,未来南疆将会成为重度老龄化地区,人口老龄化必将对南疆社会经济等各方面发展产生深远影响,随着老年人口群体的不断地增加,相应养老、医疗等方面的资源和服务的需求也日益增长,这将给养老保障、医疗卫生及老年社会服务等领域带来巨大的压力。

第 1 章 导论

1.1 研究背景
2019 年年底,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规划》指出,人口老龄化是社会发展的重要趋势,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体现,也是今后较长一段时期我国的基本国情,并强调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应对人口老龄化道路。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人口的年龄结构呈现出老龄化趋势。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这也造成了中国老年人口数量大和老龄化速度快的事实,中国自 21 世纪初步入老龄化社会,人口老龄化这一重大问题就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且人口老龄化现已成为当今主要的人口问题之一,并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李扬等,2011a)[1],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老龄化步伐不断加快(卢霞等,2014)[2]。据我国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第五号)显示,全国人口中,65 岁及以上人口为19063.52 万人,占 13.50%。与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65 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4.63 个百分点①,已经超过联合国 7%的老龄社会标准,这标志着我国己步入老年型社会(联合国规定一个国家或地区如果 65 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重达到7%就可以称为老年型国家或地区,4%-7%为成年型社会的标准,4%以下为年轻型社会)。中国 65 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将在 2030 年超过日本,成为世界上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雷慧敏等,2016)[3]。可见我国老龄化持续快速发展,呈现出日趋严峻的趋势。
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对中国社会形成了巨大冲击(杨菊华等,2020)[4]。首先,从经济发展水平来看,我国仍是发展中国家,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国内有些地区在较低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下,就进入了老龄化行列,这种形式的人口老龄化称为“未富先老”,从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经济的增长。其次,我国的老年人口比重持续增高,意味着劳动力在相继减少,而且会持续相对较长的时间,根据世界银行预测,从 2019 年中国劳动力总人口开始逐年减少,并会一直持续到 2050 年(梅秀花等,2011)[5]。同时,由于人们的生育观念较以往有较大的改变,以及社会赡养及抚养子女费用上升,青壮年负担加重,生育意愿将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制约。劳动力供给能力的减弱,出生人口的减少,将会导致劳动力成本增高。此外,目前我国老年人口数量不断增多,养老负担不断加重,而我国社会保障体系仍有不完善之处,未来形式不容乐观(贺丹等,2019)[6],地区差异明显,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地区较为严峻,城乡差异明显,乡村地区社会保障体系亟待加强。我国人口老龄化规模大、速度快的实情对人口老龄化的制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规划》明确了到 2022 年,初步建立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制度框架;到 2035 年,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制度安排更加科学有效;到本世纪中叶,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相适应的应对人口老龄化制度安排日趋成熟和完善。可见,需要针对我国复杂的国情完善人口老龄化制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1.2 研究意义
1.2.1 理论意义
通过梳理有关人口老龄化的文献资料,发现人口老龄化理论研究理论较为成熟,成果颇丰,但是在不同尺度、不同区位地域老龄化演变模式不尽相同(高晓路等,2015)[7],目前,关于新疆人口老龄化的研究,更多的是定性分析,自 2016 年至今,相关研究文献呈直线下降趋势。新疆人口老龄化日趋严峻,南北疆老龄化程度与速度也不尽相同。因此,需要对南疆人口老龄化有较为深入的认识。本文从时空视角出发,以南疆县域为研究单元,预测了未来一段时期南疆人口老龄化的发展走向,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人口预测等方面的内容。并根据人口普查数据和预测数据,对南疆人口老龄化时空现状、演变态势和时空关联特征进行了定量分析,以探寻南疆地区人口老龄化具体的差异情况,一定程度上完善了区域间人口老龄化研究的理论基础,拓展了人口老龄化地理学研究的内容和范围。
1.2.2 实践意义
“一带一路”经济带的提出,为新疆经济以及社会、人文交流环境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新疆战略地位正在日益凸显,日趋严重的老龄化现象将对社会经济、文化等多方面产生深远的影响(郭远智等,2019a)[8]。人口老龄化的不断加深必将成为全面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及南疆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挑战之一。尽管新疆南疆人口老龄化处于较低水平,但其发展程度在不断加深、速度不断加快,而且南疆深居内陆,人口相对稀少,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等因素,导致南疆地区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尚未引起学术界的普遍关注,
现有的研究还不够充分,但南疆人口老龄化对策制定、出台的是否及时、科学,对新疆经济社会发展和长治久安有着重大影响。为此,本文在借鉴现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切实结合南疆地区的自身情况,对南疆县域单元的人口老龄化趋势进行预测,同时,对其时空演变进行详细分析,初步探索南疆人口老龄化时空分布的内在规律,可以进一步认识南疆地区人口老龄化的区域差异。此外,探析南疆地区人口老龄化的影响因素,进一步找出促进或抑制人口老龄化加快的原因,从而缩小南疆地区人口老龄化区域差异、减缓人口老龄化进程,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提出更科学、更有针对性的人口发展战略,促进南疆地区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也可认为,为解决我国欠发达地区老龄化社会问题提供一定的借鉴。
.........................

第 2 章 相关研究回顾

2.1 人口老龄化时空演变区域范围的研究
老龄问题的研究,最早始于西方发达国家,法国对这方面的研究起步较早,并且一直持续到今天。人口老龄化的研究被提上日程,因各地的社会经济等发展状况有所不同,人口老龄化也存在差异,广大学者针对不同区域范围展开了研究。
2.1.1 基于全国区域的研究
人口老龄化可以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老年人口增长的趋势和过程。通过对人口老龄化文献的梳理,基于全国尺度的研究,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基于多个国家层面,对比分析了英国、意大利、美国和日本人口老龄化空间分布特征及其形成原因(Rogers etal.,1990)[9]。还有基于一个国家,基于 1990-2013 年省际面板数据,以老年人口系数作为老龄化指标,对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区域差异及其动态演变过程进行了实证分析,结果表明,人口老龄化区域差异在总体上呈波动性缩小趋势(刘那日苏等,2016)[10],而且未来省际差异预期不断缩小(杨振等,2017)[11]。最后一类基于国家城市或农村层面,据相关数据统计分析,显示 1980 年,美国老城区和农村地区老年人口分布的区域差异显著,老年人口明显集中于城市中心和偏远农村地区,从而形成了“退休中心”(Cowgill,1978; Golant,1984)[12-13]。自 2000 年以来,中国城市老龄化的程度和规模变化非常迅速,老龄化类型也十分复杂(于涛方,2013)[14];城乡对比来看,老龄化空间集聚特征显著,城市集聚性小于乡村,城市发展不均衡更加明显(许昕等,2020)[15];就中国农村方面来看,老年人口分布呈“东高西低”“南高北低”的格局,中西部农村人口老龄化增速明显,老龄化范围由沿海向内陆快速延伸(林琳等,2016)[16],同时,人口老龄化给农村带来了诸多影响,如养老问题、人口健康问题等,农村社会经济发展一定程度上受到制约,农村生产力发展也受到一定限制,也阻碍了农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袁唯,2017)[17]。
............................

2.2 人口老龄化与社会经济关系的研究
老龄化问题必将对社会经济发展产生深远影响(田成诗等,2020)[30]。我国关于人口老龄化与社会经济关系的研究存在一定分歧,对于人口老龄化对经济增长是促进还是抑制作用,学术界至今仍有分歧,不过目前大多数学者比较认同人口老龄化会抑制经济的发展。
2.2.1 基于抑制社会经济发展的研究
大多数学者对人口老龄化的到来,抱以消极的态度,因为在进入老龄化社会的西方发达国家,大多有着较好的经济基础和比较完善的社会制度,而我国则是处于“未富先老”的滞后状态(代燕等,2019; 晏月平,廖炼忠,2010)[32-33]。研究发现,老龄化整体上对产业结构有积极影响(逯进等,2018)[34],同时也会正向促进技术进步和就业率,但随着老龄化水平的进一步提升,其对就业的影响有向抑制作用转变的趋势(黄甫喆等,2020)[35],具体来看,老年人口的增加会改变现有的职业结构和产业结构,不利于经济的发展(Serban,2012)[36],也会导致储蓄率降低、财政收入和生产性财政支出减少,不利于技术创新(隋澈,2018)[37],加上我国目前处于低生育现状,未来劳动力供给必然会减少,从而制约长期经济增长(王云多,2020)[38]。相关分析表明,人口老龄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的区域差异显著(齐红倩等,2018)[39],虽然现阶段我国不存在人口结构性危机,但年轻化和老年化两种趋势并存,老龄化的速度正在加快且区域差异逐渐扩大,人口结构与经济发展呈不均衡发展趋势(秦强等,2019)[40],民族地区人口老龄化与社会经济发展也不容乐观,主要表现在民族地区人口老龄化对劳动力供给、劳动生产率提高,以及赡养功能的发挥等方面产生不利影响,此外,对民族地区社会稳定与和谐、消除贫困、实现社会公平产生消极影响(陶斯文等,2007)[41]。因此,养老问题成为人们关注并比热议的话题,目前中国的人口老龄化存在老年人抚养比升高,养老支出压力较大、传统养老供给模式滞后于经济发展和老年人力资本供给不足等问题(胡晓宇等,2018)[42]。
表 4-1 南疆地区未来预期寿命假定
表 4-1 南疆地区未来预期寿命假定
..............................

第 3 章 理论基础与研究方法.................................... 16
3.1 人口老龄化相关概念...............................................16
3.1.1 老年人口.........................................16
3.1.2 人口老龄化....................................16
第 4 章 新疆南疆人口老龄化趋势预测及时空演变分析................................. 23
4.1 南疆地区年龄结构的趋势预测.................................23
4.1.1 人口预测参数设置.............................................23
4.1.2 人口趋势预测值检验和结果分析........................................26
第 5 章 新疆南疆人口老龄化影响因素分析..................................... 57
5.1 指标选取..........................................57
5.2 模型检验......................................59
5.3 影响因素分析................................59

第 5 章 新疆南疆人口老龄化影响因素分析

5.1 指标选取
上一章节中,通过运用老年人口系数、老少比、老年人口负担系数和老年人口密度等指标分析了南疆地区人口老龄化的时空演变特征,其中老年人口系数可以更加直观地反映一个地区的人口老龄化状况,因此,本章以老年人口系数作为被解释变量,对人口老龄化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
大量研究表明,人口老龄化的形成因素比较复杂,受到自然、经济、社会等多种因素的综合影响。其中,出生率和死亡率是人口转变的重要衡量指标,通过两者的共同作用改变人口年龄结构,从而对人口老龄化产生重大影响;人口迁移可以改变各个年龄段的人口数量,从而影响老年人口比例;我国人口老龄化呈现东部发达地区程度深、速度快,西部地区程度浅、进程慢,南疆地区人口老龄化也表现出同样的特点,人口老龄化程度、速度和经济发展水平息息相关;经济发展使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医疗卫生得到改善,婴儿死亡率下降,人均预期寿命得以提高;人口受教育程度的提升有助于促进生育观念的改变,有利于计划生育政策的有效落实;南疆地区为少数民族聚居区,少数民族的计划生育政策差异和城乡户籍对生育水平的影响,进而影响老龄化水平,基于上述实际情况,文章选择了两个指标,即少数民族人口比重和非农业人口比重来表征户籍制度、城市化对人口老龄化的影响;产业结构水平的发展吸收了大量的青年劳动力,而第三产业中与老年人有关的养老服务、医疗保健等行业则能促进老年人的身心健康。因此本章节根据南疆地区的实际情况,基于已有研究的基础上,以及指标的可获得性,选用以下指标对南疆地区人口老龄化的影响进行深入分析,包括出生率、死亡率、人均 GDP、非农业户人口比重、少数民族人口比重、人均受教育年限和二、三产业总占比。
表 4-2 南疆地区育龄妇女年龄别生育率平均值
表 4-2 南疆地区育龄妇女年龄别生育率平均值
..........................

第 6 章 研究结论与展望

6.1 研究结论
论文以南疆地区各县级市为研究对象,选取“四普”、“五普”和“六普”数据,同时以“六普”数据为基础,利用 PADIS-INT 人口预测软件对南疆地区 2011-2030 年的人口年龄结构进行预测;采用地理可视化表达法、TAi 指数增长模型、人口重心模型和空间自相关等方法,对南疆地区 2010-2030 年的县域人口老龄化空间格局演变特征进行分析;最后,选择 1990、2000 和 2010 年三个时间节点,利用地理加权回归模型对影响人口老龄化的因素进行深入分析,得出以下结论:
6.1.1 南疆地区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且呈加剧趋势
南疆地区各县域人口老龄化进程远远滞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人口老龄化程度呈现逐步加深且增速较快趋势,各县域间发展不平衡。从南疆地区整体水平来看,1990-2020年间,老年人口系数逐年上升,预计 2020 年达到 7.5%,南疆地区进入人口老龄化阶段,并呈现出明显的增长趋势,在 7.5%的人口老龄化水平下,我国人口老龄化系数早在 2003年就达到了该水平,而 2019 年,我国人口老龄化系数已经高达 12.6%,南疆地区人口老龄化进程远远滞后于全国平均水平。从县域层面来看,1990-2030 年南疆地区各县域人口老龄化形势日趋严峻,2010 年焉耆回族自治县、和静县、和硕县和博湖县率先进入老龄化阶段,2020 年,人口模式处于老龄化阶段的县域达到 30 个,2030 年,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南疆地区人口老龄化区域差异明显,空间格局演变特征呈现渐变过程,整体来看,东北部地区人口老龄化程度最严重,中部次之,西南部稍轻,并随时间推移逐渐向西南部推进。从老少比进一步验证,南疆地区各县域人口老龄化程度均呈加深的趋势,人口老龄化形势日趋严峻。
1990-2010 年间,南疆地区有大部分县域老龄年龄集中率为正值,人口老龄化进程整体呈现正向加速的态势,各县域老龄化进程快慢不一,呈现东部快西部慢的状态。2010-2030 年间,南疆地区整体老龄年龄集中率为正值,人口老龄化进程呈现持续加速的态势,同时,县域间也存在较大的差异,其中西南地区老龄化进程最快,东北地区较快,西部地区相对缓慢,集聚程度有所减弱各县域老龄化进程差异有所减小。南疆地区各县域老龄化进程超过总体水平的区域逐渐增加,且由东部地区向中西部地区迁移。
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棉农对气候变化的感知及生产调适行为的思考—基于新疆一师垦区调查数据
下一篇:原阳大米地理标志使用及治理策略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