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企业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驱动因素组态探讨范文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42555 论文编号:sb2021092114472638258 日期:2021-10-09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在综述现有对绿色供应链管理内涵、主要驱动因素与相关理论的基础上,剖析领先制造企业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与驱动因素的复杂因果关系,运用内容分析法构建评价领先制造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水平的指标框架,基于制度理论与资源基础理论识别影响制造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外部与内部驱动因素。进一步地运用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法探索,领先制造企业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与驱动因素的复杂因果关系。

1 绪论

1.1 研究背景及意义
1.1.1 研究背景
在全球经济繁荣发展的同时,能源耗竭、资源枯竭、气候变迁与环境污染等问题突出,资源环境问题成为制约全球可持续发展的瓶颈[1]。绿色发展逐步成为全球的共识,与绿色发展紧密相关的绿色供应链管理理论与实践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绿色供应链管理是创新型环境管理方式,将生产者责任制与全生命周期理念融入传统的供应链管理,以供应链核心企业为支点,依托上游供应商与下游客户的关系,实施绿色采购、绿色制造与绿色客户关系等工作,提升供应链环境绩效打造绿色供应链[2]。
国际上,美国、英国与德国等发达国家比发展中国家更早认识到绿色供应链管理在提升国际竞争力发挥重要作用,所以较早推行绿色供应链管理,相关的法律制度体系比较完善,为国家绿色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氛围[3]。观察发达国家与地区的绿色供应链管理政策,为中国结合基本国情推行绿色供应链管理提供借鉴与参考。美国是首个提出绿色供应链管理战略的发达国家,绿色供应链政策聚焦国际贸易与民生安全等重要的物料供应领域。2012 年美国发布《全球供应链安全国家战略》文件指出促进商品的安全高效运输是国家重要战略的目标,标志着供应链政策上升到国家层面。英国则致力推动先进制造业的绿色供应链管理战略,2015 年在《加强英国制造业供应链政府与产业行动计划》中强调,创新供应链流程建立上下游企业信息共享平台,加强供应链各企业的协作与创新有利于降低环境影响。德国在绿色供应链管理政策的重点是,引导制造业以节约资源保护环境为生产经营理念,实现制造业供应链的可持续发展。德国推行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举措主要是,加强企业的环境标志认证、完善供应链全生命周期监管体系、建立信息透明公开制度以及设立政府奖项。
在国家营造的绿色供应链管理环境氛围下,全球领先制造企业逐步将环保问题纳入供应链管理之中,探索适合自身的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4]。惠普、佳能、通用电气、苹果与戴尔等企业率先开展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并取得一定的积极成效,带动产业链上各企业的节能环保行为,提升产业链的可持续发展水平[5,6]。以惠普公司为例,该企业始终坚持以循环经济理念为可持续发展思路,对企业政策、环境标准与环境管理体系进行优化,进而提升绿色供应链管理水平。惠普执行委员会作为绿色供应链管理的执行部门,各事业部均像执行委员会汇报环境报告。
.............................

1.2 研究内容与方法
1.2.1 研究内容
本文深入剖析了全球领先制造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驱动模式,从国家经济、环境政策、行业类型、可持续消费市场份额与竞争对手施加的绿色竞争压力、自身资源能力六大因素入手,对驱动领先制造企业实施不同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进行复杂因果分析。本文研究内容共包含五个章节,每章节的主要内容如下:
第一章,绪论。本章节从全球环境的现状与制造业在环境中担当的角色方面入手,介绍了本文的研究背景和意义,同时介绍了本文的具体研究思路,包括研究内容、研究方法与技术路线、研究的创新点等。
第二章,理论基础与国内外研究综述。理论基础包括绿色供应链管理理论、制度理论、资源基础理论与复杂理论。同时从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影响因素、内容分析法与定性比较分析法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应用的角度,整理并总结国内外现有的关键文献。最后,对现有的理论基础和国内外研究进行述评。
第三章,领先制造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水平分析。本章节的主要内容是对研究方法进行简介,对样本企业进行筛选,确定样本企业后对其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水平进行量化。主要内容包括运用内容分析法,对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评价指标的构建,选定样本企业以及对其进行内容编码。具体包括对企业环境行为材料打分、各级指标打分信效度检验,以及汇总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水平并进行简单的统计分析。
第四章,领先制造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组态分析。在定性比较分析之前确定本文使用的影响因素变量,包括国家层面的国家经济、环境政策,行业层面的行业类型,竞争对手层面的行业绿色竞争压力,消费者层面的可持续消费市场份额,以及企业自身的资源能力。主要是遵循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的方法,对搜集的变量数据进行校准、必要条件分析、真值表分析、标准化分析等。对得到的组态进行稳健性分析,确定稳健组态作为最后组态。最后,分析不同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驱动模式,包括独立分析各模式与横向对比模式、据特有因素划分驱动模式主导类型、比较各驱动模式子实践均值,剖析不同驱动模式在绿色采购、绿色设计、绿色制造、在下游与客户的环境方面合作、以及在内部管理层面的整体情况。
第五章,结论与展望。根据分析不同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驱动模式得到的结果,总结概括本文的主要结论,同时对研究过程中的不足和局限进行剖析和归纳,对下一步的研究方向进行展望。
图 1.1 技术路线图
图 1.1 技术路线图

............................

2 理论基础与文献综述

2.1 理论基础
2.1.1 绿色供应链管理理论
绿色供应链管理理论的内涵是,将绿色环境行为纳入企业供应链管理中[17,18]。Webb在 1994 年曾研究产品对所处环境的影响,提出企业在选择材料时应当考虑对环境的影响[19]。但是最早的绿色供应链管理理论雏形是 1996 年密歇根州立大学提出的,企业进行环境负责制造。Handheld 在此基础上拓宽环境负责制造的内涵,为企业在从采购原材料到产品最终流向消费者过程中降低对环境的影响[20]。Zsidisin(2001)强调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是贯彻在企业的,产品设计、材料采购、生产制造过程、绿色营销以及重复使用整个过程当中的[21]。在 21 世纪的绿色供应链管理内容,不仅是企业生产运营过程中降低附对环境的影响,更是将对资源最大化利用纳入考虑。此外,绿色供应链不同于传统供应链的侧重点,它除了关注降低对环境的负面影响、提升资源使用率以外,还从生命周期的角度将原来的开环供应链,通过对产品的回收环节形成闭环供应链[22]。绿色供应链的参与者并非只有核心企业自身,还包括供应链上游供应商、下游的消费者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23,24]。中国国内学者汪应洛等人将绿色供应链划分为四大系统,分别是生产、消费、社会和环境系统[25-27]。其中,生产系统指的是企业产品与服务从无到有,从投入到产出的过程;消费系统是指产品从完成到销售给消费者的过程;社会系统则是在社会体制内受到的约束与激励的活动;环境系统是企业生产经营活动所需要的资源等。综合而言,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是以生产-消费-社会-环境为基础的,企业实施一系列考虑环境与资源的绿色行为,该行为涵盖企业的绿色采购、绿色生产、绿色制造、绿色营销、重复使用与回收利用整个生命周期,涉及核心企业自身、供应商、分销商、消费者、国家政府、社会公众等利益相关者的参与,是有利于人类生存发展、符合自然环境规律的绿色实践行为[28]。
2.1.2 制度理论
制度理论最早在 1995 年由 Scott 提出,他认为制度理论的三大要素是文化认知、规范化行为与强制性制度[11]。制度理论的核心思想是,企业在进行决策时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来源于制度背景,主要是源于企业外部的压力。对应制度理论的三大要素,它有三个特征分别是强制性、规范性与模仿性。强制性指的是,企业或者个体在生产运营过程中受到来自国家政府等机构施加的强制性制度压力,并受到相关机构的监管与制约。规范性指的是在社会环境中,受到社会文化、公众认知和消费习惯等文化性影响,企业形成长期的规范性的习惯与准则。模仿性是指个体或企业会受到标杆主体的影响,模仿其做得较好的行为决策,以此提升自身可持续发展能力。其中,规范性与模仿性一般指企业不受强制性规定,受到客观存在的主体影响,长期自然形成的行为事实。在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中,企业受到的强制性压力则是所处国家或地区针对环境提出的一系列政策法规、监管政策等,施加压力的机构主要有政府机关和环保机构。
...........................

2.2 绿色供应链管理驱动因素的国内外研究
目前国内外在绿色供应链管理驱动因素的研究领域主要分为两大领域。第一,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研究现状;第二,探索不同行业企业实施绿色实践的驱动因素,并研究各驱动因素与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关系以及企业在驱动因素下目前的实践现状如何。本节在对绿色供应链管理驱动因素的国内外研究综述,主要以这两个方面展开,选取国内外极具代表性的文献进行阐述。
2.2.1 绿色供应链管理的研究现状
部分学者研究企业目前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研究现状,主要的研究内容如下。Krishnamoorthy(2019) 通过在线调查并将中国企业和日本企业的实践进行比较发现,中国企业的环境意识主要出自对政策的遵循,研究揭示企业绿色化的过程,旨在激发利益相关者朝绿色供应链管理方向努力[45]。Aroonsrimorako(2017) 采用问卷调查和统计分析的方法研究泰国制造组织的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发现,绿色制造实践和绿色物流实践是绿色供应链管理运营的重要绩效,且可同时改善企业的经济和环境绩效;研究采矿业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专注于减少整个供应链而非整个组织对环境的影响[47]。大多数印度采矿业对绿色供应链管理影响因素的认识不足。Roza(2015) 通过跨案例统计分析对马来西亚 522 家制造商进行调查,发现企业在环境体系认证上做的很好[48]。其中技术先进的行业因环境行为,在原材料控制的市场中,具有明显的优势。王沁昀 (2018) 构建偏最小二乘结构方程模型 研究汽车制造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施现状,发现产品设计、生产制造、报废处理和资源利用等环节都对企业绩效产生了明显的影响,提出汽车生产制造企业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显得尤为重要[46]。研究发现大型企业的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要比小企业显著,而且研究的不同行业、不同区域的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表现都有所差异,由此本文将对处在不同区域、不同行业的全球领先的大型企业展开研究[49,50]。此外,现有研究对驱动因素与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关系,主要是单个因素分别与实践的关系,没有考虑多个因素的组合会对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产生影响,因此本文将从多因素组合的角度对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水平进行研究。

图 2.1 研究框架图
图 2.1 研究框架图

.............................

3 领先制造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水平分析..................................17
3.1 内容分析法与样本的选择.....................................17
3.1.1 内容分析法研究步骤..............................17
3.1.2 样本选择....................................18
4 领先制造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驱动因素组态分析........................................24
4.1 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法与驱动因素......................................24
4.1.1 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法研究步骤................................24
4.1.2 驱动因素指标确定.............................25
5 结论与展望.............................................53
5.1 研究结论与政策建议.....................................53
5.1.1 主要研究结论.............................53
5.1.2 政策建议........................................54

4 领先制造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驱动因素组态分析

4.1 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法与驱动因素
4.1.1 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法研究步骤
不同于以往研究因果问题采用线性的研究方法进行探索,本文采用定性比较分析法对领先制造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影响因素对其水平的驱动模式研究。传统的定量研究方法,将原因变量和结果变量之间的关系以二元关系进行研究[112,113]。而定性比较分析方法(简称 QCA),是一种案例导向的研究方法,以布尔运算和集合理论为基础,探索原因变量的组合怎么导致结果变量出现的[103,114]。其中,原因变量的组合简称为“组态”。根据变量的类型不同,定性比较分析法有清晰集定性比较分析(csQCA)、多值定性比较分析(mvQCA)和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fsQCA)。本文使用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方法,主要有以下几点考虑。首先,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法不仅能够分析 10-15 个或更小的小样本,也能分析 15-100 个中等样本,同样可以分析 100 个以上的大样本案例[103]。其次,领先制造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影响因素驱动模式是复杂性的社会行为,该驱动模式并非只有单个因素驱动的,更有可能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因素组合驱动的。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法则是探索变量之间的因果复杂性,解释多个驱动因素的组合,共同对结果产生影响的作用机制。再次,模糊集定性比较法分析以集合论关系为基础,研究的驱动因素对结果的影响程度大小与方向(高结果和非高结果)存在差异。在传统的定量研究中,A→B 的同时~A→~B 这样完全对称的相关关系;但是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法能够处理 A→B,但是~A 不一定导致出现~B 的结果的不完全对称的关系[115]。
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法的主要研究步骤有五步。第一,识别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的基本对象,本研究的基本对象则为领先制造企业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水平与驱动因素。在第 3 章已经对领先制造企业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水平进行量化,本章节将识别其驱动因素并搜集相关数据。第二,运用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软件的校准函数,对原因变量即领先制造企业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驱动因素指标数据,与条件变量即领先制造企业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水平数据,对其进行赋值校准为 0-1 之间的数值。第三,运用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软件对各驱动因素进行必要条件分析,分析单个因素对领先制造企业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是否具备强解释力,单个条件一致性大于0.9 则对结果具备强解释力,是结果产生的必要条件。第三,选择领先制造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驱动因素与实践水平变量,设定一致性阈值与频数阈值,可获得高水平与非高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真值表。第四,对高与非高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真值表进行标准化分析,解决矛盾的质蕴含,可得到高与非高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组态。第五,结合领先制造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驱动因素含义,以及高与非高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案例,对比高与非高水平绿色供应链实践驱动模式并对其进行理论与实践的解释。
.............................

5 结论与展望

5.1 研究结论与政策建议
5.1.1 主要研究结论
本文在综述现有对绿色供应链管理内涵、主要驱动因素与相关理论的基础上,剖析领先制造企业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与驱动因素的复杂因果关系,运用内容分析法构建评价领先制造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水平的指标框架,基于制度理论与资源基础理论识别影响制造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外部与内部驱动因素。进一步地运用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法探索,领先制造企业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与驱动因素的复杂因果关系。在复杂因果关系探索与研究中,主要研究结论如下:
(1)国家经济与环境政策,在推动领先制造企业实施高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中均以必要条件出现。从理论的角度层面看,在高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各组态在实践中,是以企业总部所在国家的经济和环境政策作为实施高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大背景。但是在具体的组态中,IT2 作为特例出现,它具备双总部特质且以发展中国家为核心总部。IT2 并非以总部所在国家经济和环境政策为背景,其总部所在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一般,且营造的环境政策氛围也一般。IT2 在竞争对手与可持续消费市场共同驱动下,实施的高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这意味着竞争对手与可持续消费市场在一定程度下,弥补了 IT2 缺失的国家经济与环境政策背景。
(2)竞争对手是实施高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必要条件但非充分条件。除去竞争对手存在或缺失的不确定的组态外,在高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驱动模式中关系一致均为存在,但是在非高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中并非一致缺失。所以竞争对手欧在实施高与非高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中关系不一致,竞争对手是实施高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的必要非充分条件。同时在面向消费者领先制造企业中,总部所处国家国家经济水平与环境政策一般,竞争对手的存在可以弥补资源能力的缺失,使其实现高水平绿色供应链管理实践。
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绿色信贷政策对重污染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思考
下一篇:论文范文模板5篇「企业管理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