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对组织成员竞争行为的影响范文:自信的中介作用和权力合法性感知的调节作用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38855 论文编号:sb2021092215133238301 日期:2021-10-17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结合实验和问卷调查两种方法探索了权力对组织成员竞争行为的影响机制和边界条件,同时有助于理解权力影响组织成员竞争行为的内在作用机制及边界条件,并有助于对组织成员竞争行为进行适当的约束和管理。

第一章 绪论

1.1 研究背景
权力是社会学领域普遍关注的重要变量,后来逐渐开始应用到心理学和管理学等领域。权力是指对有价值资源的不对称控制[1]。通常情况下,大部分企业会采用“金字塔”型的组织架构,高权力的组织成员往往掌握着更多有价值的组织资源,而处于“金字塔”型底部的低权力组织成员则需要依靠他人来获取资源。以往研究发现,组织中个体持有的不同权力水平会让其产生不同的心理体验和行为表现[2]。当组织成员感受到对资源分配、奖励或惩罚存在控制力时,其往往会体验到更高的权力水平[3, 4]。比如,在组织的人际交互过程中,领导总是会在组织中施加更多的影响力,并对他人发号施令,此时他们会感知到较高的权力水平。事实上,权力可能会影响个体在人际交互中的行为方式。权力的提升使得组织成员在人际交互过程中更关注自我,并减少对他人的关注[5, 6],进而降低这些高权力个体与他人合作的意愿。此外,权力不仅让人表现得更加自利,还会增加个体的竞争意识,比如争夺组织资源或试图支配任务决策等,这些行为不但会影响组织中的人际关系,还不利于组织绩效[16]。
在组织中,竞争与合作是组织成员人际交互过程中经常采取的两种行为策略。学者们普遍认为权力对个体竞争与合作行为的影响可以用权力的接近-抑制效应来解释[7, 8]。高权力个体会表现出接近性行为,比如在人际交互过程中表现出更多的支配和竞争行为,相反,低权力个体会表现出抑制性行为,比如在人际交互过程中表现出更多的妥协和让步等非竞争型的行为[7],之所以出现上述行为差异是因为权力激活了个体神经机制中的“行为/抑制接近系统”。然而,目前应用权力接近-抑制理论的研究者多是从神经机制视角解释权力的行为效应,却忽视了权力通过何种心理机制来影响组织成员的竞争行为。
此外,组织成员对个体权力是否具备合法性持有主观判断[9]。根据自我评价理论(self-evaluation theory),个体在人际交互过程中获得的权力合法性信息决定了他们的核心自我评价,进而对他们的人际交互行为产生影响[10]。这意味着权力合法性的自我评价可能会影响权力的接近-抑制效应,即权力对组织成员人际交互行为的影响可能会取决于其对权力合法性的感知。当感知到权力具备合法性时,高权力个体比低权力个体表现出更多积极主动的人际交互行为,而当权力合法性感知较低时,高权力个体往往表现出更多消极被动的人际交互行为。然而,不幸的是,当前权力研究较少关注权力合法性的自我评价在权力行为效应中所扮演的调节作用[11]。
...............................

1.2 研究意义
1.2.1 理论意义
首先,本文以权力的接近-抑制理论为基础,探索了权力与组织成员竞争行为之间的内在作用机制。虽然有部分研究关注权力与个体竞争行为之间的关系,但是这些研究仅从神经机制的角度来解释权力产生的行为效应,忽视了权力影响组织成员竞争行为的心理机制。在组织中,权力不同的组织成员在心理认知和人际交互方式上存在差异[12, 13]。具体来说,组织成员持有的权力越高,越能促使其对自身及周围事物产生积极认知,例如增加乐观情绪、提高自我效能感[14]。这种积极认知会进一步对组织成员的人际交互行为(如竞争行为)产生重要影响。因此,本研究对权力与组织成员竞争行为之间的心理机制进行了深入挖掘,结果发现权力通过提升个体的自信水平而导致组织成员竞争行为增加,这为打开权力与组织成员竞争行为之间的黑箱提供了更全面的解释视角和实证证据。
其次,本文从自我评价视角探究了权力合法性感知在权力和自信之间的调节作用,拓宽了对权力合法性感知与权力效应之间关系研究的理论视角。目前在探索权力效应边界的研究中,大部分学者忽视了个体感知到的权力合法性形成的自我评价在权力效应中发挥的重要调节作用。基于此,本文通过自我评价理论进一步探索了权力合法性的自我评价对权力和自信之间关系产生的调节效应。研究结果发现,组织成员感知到的权力合法性越高,越能增加其对自身影响力的积极评价。此时,权力就越能引发组织成员对自身的肯定,进而进一步提升个体的自信水平。上述研究结果从自我评价的理论视角,为权力何时可以提升组织成员的自信作出了全新的解释,同时也回应了王雪等人(2014)提出“权力合法性如何对个体认知产生影响”的问题[11]。
最后,本文将权力的接近-抑制理论和自我评价理论进行整合,探索了权力对组织成员竞争行为产生间接影响的边界条件。本研究认为,权力合法性感知会通过改变个体的自我评价来影响权力的接近-抑制效应,这是以往研究尚未考虑到的方面。此外,以往研究发现,权力与组织成员人际交互行为之间的关系可能会出现矛盾的结果。一方面,权力可能促使组织成员为追求个人目标采取竞争行为;另一方面,权力可能会抑制个体的自利行为,反而使其增加亲社会行为,减少与他人的竞争[15]
...............................

第二章 文献综述2.1 权力研究综述

2.1.1 权力的界定
权力(power)定义为对有价值资源的不对称的控制[1]。在大多数组织中,由于存在正式的权力层级,处于高层的领导者往往掌握着组织内部的大部分资源,而下属则依赖于领导者手中的资源,于是组织内部通常实施从领导到员工自上而下的控制。高权者控制的资源可以是金钱方面的(例如,有能力给予他人薪水和奖金),可以是社交方面的(例如,允许他人进入自己的团队),还可以是生理需求方面的(例如,创造宽阔和舒适的办公空间)[18]。除此之外,权力还可以使得个体实现对他人行为结果的控制,因此高权者更可能让他人做出自己期望的行为[19]。此外,权力可以使个体变得更加独立,高权者总是比低权者更少地依赖他人。对于高权力个体来说,他们总是可以不借助外界帮助来实现自己的目标[20]。同样地,在组织(团队)中,越有权力的一方越容易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18]。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陡峭的权力层级结构(例,金字塔形)下,人们更愿意为追求权力而与他人争斗,使得组织内部矛盾激化[21]。
实际上,权力能够对他人产生一种影响力。这种影响力可能是由组织正式赋予的,比如领导可以对员工发号施令。此外,在不对等的权力依赖关系中,低权力个体总会感受到高权力个体给其带来的威慑,进而对低权力个体的心理和行为活动产生进一步的影响。
2.1.2 权力的分类
(1)权力的来源
首先,国外学者 French 和 Raven(1959)认为在一组权力关系中,O(socialagent)对 P(person)施加的影响来自个人的结构权力[22]。通常情况下,O(socialagent)不仅仅只有一种权力来源,他们对权力的基础主要划分为 5 类,主要包括为他人提供奖赏的权力、惩罚他人的权力、正当合法的权力、依靠他人获得的权力、凭借个人技能取得的权力。以上五种权力基础产生的作用各不相同,适用的范围也有所差异。但是,对于任何一种权力基础来说,权力基础越强,权力对他人产生的影响越大。
其次,从权力的主观和客观感知来说,Tost(2015)把权力区分为结构权(structural power)和心理权(psychological power)[19]。其中结构权(structuralpower)是指对价值资源客观上的控制(正如上述所提到的惩罚权,奖赏权和专家权),心理权(psychological power)是指个体有意识去评估其对他人产生影响的能力,以及与权力相关的(无意识的)概念认知网络。也就是说,尽管个体拥有了客观权力,但由于其对权力存在不同的认知,进而会使得个体的行为表现产生差异。
最后,针对特定的权力群体,1992 年 Finkelstein 对高管团队的权力维度进行划分,主要分为 4 类,分别是结构权(structural power),所有者权(ownershippower),专家权(expert power),声望权(prestige power)[23]。与此同时,以上每一种权力维度都有相应的 3~4 个客观指标来衡量,这无疑在权力的量化方面实现了突破。
表 2.1 权力的分类
表 2.1 权力的分类
.............................

2.2 组织成员竞争行为研究综述
2.2.1 组织成员竞争行为的界定
竞争行为普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比如人们会为了有限的资源(例如,金钱)和共同目标(例如,职位晋升)而相互竞争,但是目前学者们对于有关竞争的定义也不尽相同。Swab 和 Johnson(2018)在有关组织内部竞争的研究综述中将以往有关竞争的定义从情境、竞争倾向以及两者的相互作用这三个方面进行归类[56]。
(1)竞争情境
在竞争情境中,人际竞争可以定义为参与者目标之间存在负相关的情况[57]。在这种情境中,一般只有其中一个参与者可以成功达成目标,从而“赢得”最终的胜利,其他人则因为没有实现目标而以失败告终。此时,基于社会相互依赖理论,社会情境的目标结构决定了人们的行为结果。当人际目标存在冲突时,参与者的行为可能更具竞争性,从而导致对立的人际互动。在这种情况下,两个或者更多的人在竞争一个相互排斥的结果。因此,竞争可以定义为某个个体或某个群体为实现零和结果而努力[56]。
(2)竞争倾向
竞争也可以定义为个体差异,由于个体差异的原因每个人会表现出不同的竞争偏好。此时,个体心理和认知特征构成了个体竞争偏好的基础,不管组织内部是否存在竞争情形,人们都会表现出对竞争的独特倾向。Spence和Helmreich(1983)将个体的竞争力定义为个体愿意进行人际间的竞争并且渴望比其他人变现得更好[58]。同时,Ryckman(1990)等学者认为具备超级竞争意识的人是非常渴望赢得胜利的,甚至不惜以任何代价来实现自我价值感的提高[59]。由此来看,这种极端的竞争意识对团队协作会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
表 2.3 竞争行为的前因
表 2.3 竞争行为的前因
.........................

第三章 理论基础和研究假设......................... 27
3.1 理论基础............................................27
3.1.1 权力的接近-抑制理论.......................................27
3.1.2 自我评价理论.........................................28
第四章 研究设计与研究结果..................................... 35
4.1 研究一:权力与组织成员竞争行为的关系及自信的中介作用..............35
4.1.1 研究设计....................................35
4.1.2 样本和程序...................................35
第五章 讨论.......................................49
5.1 理论启示..................................................49
5.1.1 揭示了权力对组织成员竞争行为的影响和作用机制.......................49
5.1.2 探索了权力对组织成员竞争行为产生影响的边界条件...................49

第五章 讨论

5.1 理论启示
5.1.1 揭示了权力对组织成员竞争行为的影响和作用机制
本研究权力对组织成员竞争行为具有正向影响作用,并分析了其中作用机制。实证结果证明了日常工作中权力持有者确实更容易与他人产生争执,产生观点上的分歧,即把自身观点强加于人,这也从侧面解释了高权力群体内部为何更容易发生冲突。另外,本研究还表明权力对组织成员竞争行为的影响受到自信的中介作用,即权力不仅提升了个体自信,而且还通过自信增加了组织成员的竞争行为。根据以往研究,社会心理学领域的学者都试图从多个角度探索权力对个体行为的影响机制。蔡頠(2016)[15]认为权力对个体行为的影响可能受到个体的选择性注意力分配以及人际社会距离的中介作用。与此不同,本文认为权力对个体人际交互行为的作用过程还受到自身积极认知(即自信)的影响。本文结合权力的接近抑制理论,说明了组织中个体的权力越高,意味着对自身的积极认识程度越高,更容易关注与自己有关的积极信息,并且导致个体的自信水平上升,进而减少亲社会行为,增加个体的竞争行为。这一研究结果提供了对权力与组织成员竞争行为之间内在影响机制的理解,也丰富了有关权力行为效应的实证研究。
5.1.2 探索了权力对组织成员竞争行为产生影响的边界条件
本研究分析了权力对组织成员竞争行为产生影响的边界条件。不同的权力合法性感知程度会让权力通过自信影响个体竞争行为的作用有所差异。当组织成员感知到的权力合法性程度较高时,权力通过提高个体自信进而增强竞争行为,而当组织成员感知到的权力合法性程度较低时,权力对自信不会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同时自信在权力和组织成员竞争行为间的中介作用不显著。这一结果证明了权力合法性感知对权力和自信之间的正向关系有正向调节作用。在此,本文结合自我评价理论,从自我评价的角度来分析权力合法性感知对权力效应的影响,探讨了权力合法性感知如何通过影响个体对自我的评价从而对权力的行为效应产生调节作用。从研究结果来看,个体的权力合法性感知越高,越能加强了权力对组织成员竞争行为的影响,即权力合法性感知正向调节了权力对组织成员竞争行为的间接影响。在以往研究中,虽然有学者提出组织中权力的合法性会对个体行为产生影响作用,但并没有阐释个体基于权力合法性这一自我评价信息如何对权力的效应产生影响。基于此,本文从自我评价的视角来深入解释权力合法性感知作为边界条件如何对权力和组织成员竞争行为之间的关系产生影响。这一研究结果让我们对个体的权力合法性感知的作用机制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同时丰富了有关权力合法性的理论研究。
................................

第六章 结论与展望

6.1 研究结论
本文基于权力的接近抑制理论和自我评价理论,探讨了权力对组织成员竞争行为的影响。通过实验设计(研究 1)以及 338 份在职人员的调查数据(研究2),得出以下研究结论:
首先,权力与组织成员的竞争行为显著正相关。具体而言,在组织中,相比低权力个体,高权力个体更倾向于表现出竞争行为。
其次,自信中介了权力与组织成员竞争行为之间的正向关系。即权力促使组织成员产生积极的自我认知,提升了个体的自信水平,促使个体更在意个人利益的获得,从而做出通过对他人施加限制以使自己获利的竞争行为。
最后,权力合法性感知调节了权力和自信之间的关系,当个体感知到的权力性越高时,权力和自信之间的正向关系越强;同时,感知到的权力合法性也正向调节了自信在权力和组织成员竞争行为间的中介效应。具体来说,当个体感知到的权力合法性越高时,权力通过自信正向影响组织成员竞争行为的间接效应显著,而当个体感知到的权力合法性越低时,自信的中介作用不成立。
本文结合实验和问卷调查两种方法探索了权力对组织成员竞争行为的影响机制和边界条件,同时有助于理解权力影响组织成员竞争行为的内在作用机制及边界条件,并有助于对组织成员竞争行为进行适当的约束和管理。
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教练型领导对员工跨界行为的影响——内部人身份感知的中介作用
下一篇:职场排斥对知识共享意愿的影响:一个有调节的中介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