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禀赋视角下的农村互助幸福院可持续发展探讨——以陕西省Y区为例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43666 论文编号:sb2021110517292939496 日期:2021-11-12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是一篇社会学论文,笔者认为政策资源包括政策支持包括幸福院建设阶段政策支持以及幸福院运营阶段政策支持。幸福院建设阶段Y区积极响应落实国家政策,综合运用政策引领,资金推动、项目建设等多种方法,实施完成了幸福院建设。在运营阶段,Y区政府通过向省级部门申报项目、加强制度建设和资金监管,加大对幸福院的补贴力度,进一步提升了综合服务质量,丰富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农村互助幸福院运营能力得到大幅提升。

第一章 导论

1.1 问题的提出
十四五期间,我国将进入中度老龄化阶段,积极发展养老产业,应对已经发生并且逐步加深的银发社会是当前政府的重要任务之一。根据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统计数据显示,我国 60 岁以上人口所占比重已经达到了 18.7%,65 岁以上人口所占比重已经达到了 13.5%,这说明我国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并且据预测,在下一个五年规划期间进入中度老龄化社会,与世界上其他进入老龄化的国家相比,我国老年人口所占的比重大且数量多,这其中约有 60%生活在农村地区。面对庞大的人口基数及老龄化趋势的日益加快以及农村地区养老资源匮乏和养老环境恶化的现实状况,中国农村的养老形式也日益严峻起来。
从整体情况来看,全国很多地区都已经先后进入了老龄化时代(孙敏 2016)。根据 2021 年第七次人口普查提供的数据来看,陕西地区人口总量为 3958 万人,其中 60岁以上老年人的数量就已经达到了 758.95 万人,约占陕西省总人口的 19.2%。老龄化趋势在进一步加剧,如何解决养老问题成为政府和社会必须面对的问题。在农村地区由于其在经济、文化、环境等方面的特殊性,因而所面临的问题也更加严重更加复杂。与此同时,随着大量青壮年人口外出打工,社会风俗习惯潜移默化的改变,家庭养老已经不能够满足银发社会带来的养老需求。经济上能够满足基本的生活需要、精神的慰藉、日常的照料这三大养老基本需要也因为农村劳动力的外流及家庭结构的变化等原因而难以满足。基于以上情况,如何解决陕西农村养老难题,提高农村老年人晚年生活质量,已经成为了陕西省政府急需解决的问题。
自从 2014 年陕西省引入互助幸福院模式以来,其在全省 10 市 79 县已经得到全面推广,截止 2020 年互助幸福院已经覆盖了全省 80%的行政村。互助幸福院这一模式的出现,为解决农村养老难题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本文以陕西省 Y 区农村幸福院作为研究对象,从资源禀赋的视角出发,发掘和探索有利于幸福院可持续发展的资源及条件。
...................

1.2 研究目的
现阶段,我国老龄化现象已经十分严重。在传统家庭养老地位逐渐弱化的今天,我国老年人的养老问题如何解决已经成为学界讨论的热点。目前,我国农村地区老年人口占据了老年总人口的一半以上,其中大部分农村老年人都存在着养老困难的问题。如何解决农村地区的养老问题也成为了国家急需解决的一大难题(刘芳 2014)。2008年河北省肥乡县探索并且形成的农村幸福院这一种互助养老的新模式,为解决广大农村地区的养老问题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马昕 2014)。目前,农村幸福院这种新的互助养老模式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得到了推广,但各个地区甚至是同一地区的不同农村社区之间幸福院发展的水平和运行状况也参差不齐。在很多农村社区当中,幸福院虽有建成的建筑与管理办法,但很多已经流于表面,不能投入使用或者经营效率过低。本选题首先通过建立幸福院评价指标体系,继而对Y区的54所幸福院进行了整体评价,根据考量结果将其划分为运行状况优秀、运行状况良好、以及运行状况较差这三种类型。其次,根据结果选择运营状况优秀的幸福院作为研究样本,发掘影响农村互助幸福院可持续发展的资源禀赋条件。随后,根据影响幸福院可持续发展的资源禀赋,针对农村社区所缺乏的资源和条件提出一些合理性的建议,从而促进农村互助幸福院的可持续发展。
表 3-1 W 镇幸福院考量结果
表 3-1 W 镇幸福院考量结果
..............................

第二章 Y 区农村互助幸福院运行现状

2.1 Y 区基本情况简介
1979年Y区成立,1997年划归为国家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管辖。Y区地处关中平原腹地,全区总面积135平方公里,城区面积12平方公里,总人口24万人,耕地面积9.4万亩。区辖两镇,三办,70个行政村、18个社区。2020年GDP突破152亿元,人均GDP7.24万元,全省排名第三。
在产业发展方面,区、乡、村工业企业同步发展。农业发展方面,以发展地方特色农业为指导,以建设现代农业为目标,实施现代农业示范园区建设规划,培育形成了设施蔬菜、经济林果、畜牧养殖等八类主导产业。
从Y区的现实情况来看,截止2020年全区共有60岁以上老年人口的数量约为3.64万人,占全区总人口的14.34%,其中65岁以上老年人口的数量约为2.56万,占全区总人口的10.11%,其中约有60%的老年人口生活在农村地区。1982年维也纳老龄问题世界大会确定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超过10%,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进入老龄化(朱唐 2020)。由此可见,Y区已经进入老龄化,是典型的老龄化地区。根据2014年陕西省政府出台了《陕西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意见》等一系列相关文件,Y区开始大力推动养老服务产业发展,积极探索养老服务的新模式。Y区目前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快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大力支持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初步实现了“基本服务功能全覆盖、机构服务质量大提升、重点区域服务进小区”的阶段性目标,养老服务质量得到有效提升,养老服务业得到长足的发展。
.......................

2.2 Y 区农村互助幸福院基本情况简介
截止2020年,Y区共建成农村幸福院54所,除4所村子为搬迁村以外,基本实现了全覆盖。目前所建成54所幸福院均已投入运行,受益的农村老年人已达到1000人左右。其中入住幸福院的老人在15人以上的有19所,在10至15人之间的有27所,10人以下的有8所。共计床位有280余张,解决了独居老人和散居五保老人的养老问题,给老年人提供了一个相聚交流、餐饭临休、文化娱乐、精神慰藉等日间照料服务的公益性场所。从目前情况来看,互助幸福院的入住率较低,人口较多的村庄入院老人不到15人。目前Y区大多数幸福院建筑面积都达到了150平米以上,院内设有日间休息室、食堂、餐厅、娱乐室、图书阅览室、休闲棋牌桌等基本功能室。配有电视、冰箱、消毒柜、压面机、应急轮椅等基本设施。
农村互助幸福院的建筑面积是其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考核的重要衡量指标。幸福院的建筑面积和相关设施的配备直接影响着幸福院的服务质量和发展前景。关于农村互助幸福院的建筑面积,各地区各级政府也做出了不同要求。陕西省政府民政部门2017年在关于幸福院的考核标准中要求,每所幸福院必须拥有固定的场地且面积按照不低于200平方米为标准。因此,我们将幸福院建筑面积也纳入幸福院评价指标体系当中。但是由于每一所村庄实际情况的不同,例如潜在入院老人的数量等问题,因此每所幸福院的实际面积也有所不同。
根据Y区民政部门的统计报告显示,Y镇共有幸福院15所,目前符合200平米及以上要求的有4所,100至200平米之间的共有7所,100平米以下的共有4所。D镇目前共有幸福院7所,其中200平米以上共有6所,100至200平米之间的共有1所。R镇目前共有幸福院13所,200平米及以上的共有5所,100至200平米共有8所。W镇现有幸福院18所,其中 200平米及以上共3所,100至200平米的共有16所。其中符合要求的幸福院共17所,仅占总体的32%左右。
................................

第三章 影响农村互助幸福院可持续发展的资源禀赋.......................................24
3.1 经济资源...............................................24
3.1.1 政府财政投入................................................25
3.1.2 村集体经济与产业发展............................26
第四章 结论与建议.............................40
4.1 结论................................................... 40
4.2 推动农村幸福院可持续发展的建议.............................41

第三章 影响农村互助幸福院可持续发展的资源禀赋

3.1 经济资源
经济资源维度是维持农村互助幸福院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维度之一。从当前农村互助幸福院发展所面临的困境来看,资金保障不足仍是影响其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原因(刘亚丽2015)。
从幸福院发展的各个阶段来看,无论是幸福院的建设初期,还是后期的维护运营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和推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幸福院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稳定持续的资金注入(黄海波 2019)。另一方面,幸福院的供需主体已经发生了转换,供给主体已经由政府变成了村集体。这就意味着,村庄担负着推动幸福院可持续发展的角色定位(常宇航2018)。因此,在供需主体已经发生转换的幸福院运营时期,充分发掘和利用农村经济资源禀赋对于农村互助幸福院的可持续发展来说有着重要意义。
各地都在探索多元化资金筹集模式,一座幸福院,无论是建设初期还是后期运行,都需要相当一部分资金投入,为持续推进幸福院持续发展,各地党委政府推出“五个一点”多元化资金筹集发展模式,即“上级拨一点,乡上补一点,村里筹一点,个人出一点、乡贤捐一点”。本小节将从资源禀赋的经济资源维度出发,探讨和分析其对农村互助幸福院持续发展的影响。
3.1.1 政府财政投入
当前无论是农村互助幸福院的建设阶段还是运营阶段,政府的专项资金支持及补贴,始终是幸福院资金的最主要来源,为幸福院执行最低运营标准提供了资金保障。此前,财政部连续三年共安排30亿元彩票公益金支持农村互助幸福院的建设与发展,以提升农村养老服务供给水平,为了规范项目运行与相关资金使用,2013年财政部和民政部还为此印发了专门的项目管理规章制度,该办法中明确了为农村幸福院提供资金支持的额度以及该项资金可以使用的具体事务范围。从Y区自身来看,在幸福院建设初期,不同批次所建设幸福院获取的资金支持也有所不同。初期建设资金主要由中央公益彩票金、省级福利彩票公益金、Y区政府配套资金、村集体自筹资金这四个部分所构成。以2015年所建设的5所幸福院为例,中央对于每个幸福院补助5万元,省级部门补助5万元,区级配套资金5万元,村级组织自筹6万元。以上情况可以看出,幸福院在建设初期主要依靠国家和地方政府专项财政资金支持,政府部门在建设阶段的相应补助和配套资金所占比重较大。
表 3-3 D 镇幸福院考量结果
表 3-3 D 镇幸福院考量结果
......................

第四章 结论与建议

4.1 结论
农村互助幸福院的出现切实解决了农村地区许多老人的养老问题,缓解了农村的养老压力。随着农村幸福院模式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各地幸福院运营状况参差不齐,究其原因,各个幸福院所拥有的资源禀赋条件不同所造成的。因此,本文通过对Y区幸福院的基本情况、运营现状、评价体系进行分析,从资源禀赋的视角出发,对运营状况优秀的幸福院进行研究,发现影响幸福院可持续发展的资源禀赋可以归纳为经济资源、人力资源、文化资源、政策资源这四个维度。需要注意的,村庄范围内的经济资源、人力资源、文化资源并非都可以为幸福院所用,村干部的社会资本、村庄场域的行动者及其资源调用能力等都会影响这些资源的使用。从社会资本和场域理论在村庄社会的实践看,村庄的特定资源可以转化为其他类型的资源,村干部的社会资本与村庄的社会资本具有一致性和协同性,其能够为幸福院的多元发展资源筹集提供思路和帮扶。从政府资源看,普惠性的政策资源,所有幸福院都可以获得,而特殊性的政策资源仅仅是部分特殊资源禀赋或是社会资本的村庄才能获得。影响幸福院发展的经济资源主要包括政府财政投入、村集体经济与产业发展、入住老人及其子女缴纳、社会资金物质捐助这四个方面。从当前Y区的实际情况来看,政府财政投入贯穿了幸福院建设和运营这两个阶段,是当前幸福院运营最有力且稳定的资金保障,对幸福院的可持续发展有着重要意义。其次是村集体经济与产业发展,研究发现村集体经济与产业发展良好的村庄,村集体经济均参与了幸福院的建设和运营,在村集体逐渐成为幸福院供给主体的情况下,集体经济在幸福院可持续运营方面能够发挥的作用非常大。其次,通过数据比对发现,当前入住老人及其子女缴纳的费用占据幸福院运营资金来源的一半,而社会资金物质捐助具有偶然性,在幸福院运营当中起着辅助作用。
人力资源方面主要包括村党组织、幸福院管理人员、社会志愿团体。村党组织作为村务管理的核心,在农村互助幸福院可持续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村支书既是幸福院的创立者,又负责幸福院的行政性管理工作,能够调动村庄当中各种资源为幸福院服务,从而保障了幸福院的可持续运行。幸福院管理人员作为幸福院的管理主体,其通过工作能力、服务意识、公信力三个层面对幸福院可持续发展产生了影响。工作能力主要体现在能够有效降低幸福院运营的成本,为幸福院的发展需求有效的资源条件。服务意识及公信力则会对老人们的入院意向产生影响。社会志愿团体也是幸福院发展中不可缺少的人力,给幸福院的发展增添了活力。
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北京市丰台区经营性体育场地的发展特征及策略思考
下一篇: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路径——基于茅兰沟多民族“三交”分析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