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字审计师自恋与审计质量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73
论文字数:33322 论文编号:sb2021042014244835225 日期:2021-05-02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从心理学的角度出发,研究审计师个体性格特征的影响,一方面,将人的自恋这一非理性行为与审计结果联系起来,补充了签字审计师个体特征对审计质量影响的文献,丰富了审计质量的研究;另一方面,本文厘清了签字审计师自恋对审计质量的影响及其机理、路径,为深入理解签字审计师自恋影响审计质量的内在机制提供了可靠解释,证实了签字审计师自恋对审计结果存在影响,说明自恋这一心理学特征对行为的影响是非常重要的,丰富了心理学方面的研究,促进了不同学科的交叉融合。

1 绪论

1.1 研究背景及意义
1.1.1 研究背景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文献开始探讨审计师个体特征和行为对审计产出,即审计质量的影响。安达信事件出现后,Defond 和 Francis(2005)指出对审计质量的研究应该从事务所层面或分所层面逐步转向审计师个人层面。个体审计师的风险偏好、经验和激励措施等个体属性可能会对审计质量产生重大影响(Nelson 和Tan,2005)。Church 等(2008)提议学者进一步研究个体特征与审计报告质量之间是否存在系统性的关系。目前而言,关于审计师个人特征对审计质量的影响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审计任期、行业专长、客户重要性(Carey 和 Simnett,2006;Kenneth 和 Dechun,2010;Chen 等,2010)。Francis(2010)研究发现,审计师熟悉和了解审计理论、审计准则对审计质量非常重要,审计师的专业胜任能力越高,审计质量越高。DeFond 和 Zhang(2014)呼吁研究人员调查审计师个体特征与审计质量之间的关联。刘启亮、郭俊秀等(2015)研究了事务所由有限责任制转为特殊普通合伙制对审计质量的影响,2010 年的事务所转制政策导致审计师面临的法律环境发生了变化,面临的审计风险也发生了变化,本质上是将审计风险从事务所层面转向了审计师个人层面。
目前而言,只有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澳大利亚等少数国家和地区要求审计师在审计报告上签字,因此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审计师个体特征的研究。Gul 等(2013)利用中国的数据,在审计质量模型中加入个体审计师的固定效应,发现个体固定效应非常显著,说明中国的审计师个体之间存在显著的审计质量差异。然后该文试图从性别、教育背景、工作经验、合伙人、政治面貌等个体特征研究对个体审计质量的影响,其结果发现审计师学历、专业、四大工作经验、合伙人、政治面貌对审计质量有显著影响,但他们的模型解释能力只有 2.7%左右,说明还有其他重要因素影响着个体审计师的审计质量,而这些重要因素尚未被发现。
.............................

1.2 研究思路与结构框架
1.2.1 研究思路
本文基于行为金融学和高阶理论,根据现有对审计质量的文献研究,从审计师个人层面的角度,探讨签字审计师性格特征对审计质量的影响。以 2009-2016年沪深 A 股上市公司的签字审计师为样本,研究了三个问题:
第一,签字审计师自恋特征对审计质量是否存在负面影响。本文采用了两种方法检验了签字审计师自恋对审计质量是否存在负面影响:第一种方法,本文采用 Gul(2013)的方法,将客户固定效应和审计师个体固定效应区分开,选取了满足以下条件的审计师:1)签字审计师审计一家客户至少两年,同时至少有两年不审计这家客户;2)签字审计师每年至少审计两家客户,也就是说,审计师必须每年至少在两家公司的审计报告上签字。检验了审计师个体固定效应的显著性,比较了客户固定效应、事务所固定效应、审计师个体固定效应的大小,然后将审计师个体固定效应提取出来作为因变量,审计师自恋特征作为自变量,研究签字审计师自恋对审计质量是否存在负面影响。第二种方法,将审计质量作为因变量,签字审计师自恋特征作为自变量,采用 OLS 回归同时控制影响审计质量的公司特征、事务所特征和其他审计师个体特征,检验签字审计师自恋对审计质量是否存在负面影响。
第二,审计师自恋通过什么因素影响审计质量?本文以审计师繁忙程度为中介变量,探讨审计师繁忙程度在其中的作用路径。采用温忠麟等(2004)总结的中介效应检验方法,检验审计师繁忙程度的中介效应,研究签字审计师自恋是如何影响审计质量的,同时检验了在审计师任期不同的情况下审计师自恋特征对审计质量的影响。
第三,审计师自恋对审计质量的影响在大小所之间是否存在差异。本文以“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为调节变量,探讨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和非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签字审计师自恋特征对审计质量的影响是否存在差异。
........................

2 文献综述

2.1 审计质量的相关文献
审计质量取决于审计师发现错报以及报告错报的联合概率,也就是说,审计质量是审计师能力和独立性的产物。国内外学者从审计环境、审计主体、审计客体三个方面探讨了影响审计质量的因素,审计环境是指被审计单位所处的环境,包括审计市场、法律环境、外部监管等;审计主体是指执行审计程序的单位,具体可分为事务所、分所、审计师三个层面;审计客体是指审计的对象,即被审计单位。
2.1.1 审计环境因素
国外学者从审计环境这一宏观层面出发,研究了审计市场集中度对审计质量的影响,有些学者认为审计市场越集中,导致审计师越不害怕失去客户,因此审计师不会为了留住客户影响其独立性,从而带来高水平的审计质量(Kallapur 等,2010;Newton 等,2013);然而有些学者却持有相反的观点,他们认为审计市场越集中,审计师越没有动力去提高服务质量,同时更有可能产生过度自信从而导致审计师提供低水平的审计质量(Boone 等,2012;Francis 等,2013)。另外,已有文献还研究了法律环境对审计质量的影响,譬如,Chio 和 Wong(2007)发现“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质量随着国家或地区法律环境的不同而不同,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法律制度越完善,审计质量越高。Francis 和 Wang(2008)研究发现,法律环境不同导致该地区受到的审计执业约束力有所差异,从而导致审计质量的差异。
除此之外,已有文献还探讨了审计师强制轮换(Lennox 等,2014;Reid 和Carcello,2017)、披露审计项目合伙人(Carcello 和 Li,2013)等监管措施对审计质量的影响。Lennox 等(2014)通过研究离职合伙人的强制轮换前的最后一年任期以及在强制轮换后的合伙人的第一年任期的样本,发现强制轮换在轮换前后的几年内会产生较高的审计质量;但是 Reid 和 Carcello(2017)发现市场对增加审计师强制轮换产生了负面效应。Carcello 和 Li(2013)研究英国的数据发现在强制审计合伙人在审计报告上签字后的第一年,被出具标准审计意见的概率降低,被审计单位的可操控性应计下降,这意味着强制审计合伙人在审计报告上签名提高了审计质量。另外,国外学者还研究了限制其他非审计服务、处罚事务所等外部监管措施与审计质量之间的关系。为了不影响审计师的独立性,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下文简称 PCAOB)对审计师的税务服务增加了限制,但是 Lennox(2016)的研究结果表明,限制税务服务等非审计服务对审计质量没有影响。还有学者对 PCAOB 的监管作用提出了疑问,研究了 2007 年 PACAOB 对德勤的处分是否提高了事务所的审计质量,结果发现 PCAOB 的处分增加了事务所的成本,但是没有证据表明,德勤的审计质量相比其他“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有所提高(Boone 和 Raman,2015)。
............................

2.2 自恋的相关文献
早期文献对自恋的研究分为三个阶段:精神分析论、客体关系论、社会学习论。Freud(1914)首次在《论自恋》一书中详细解释了自恋的起源、本质、表现形式以及自恋对人类发展的作用,他认为自恋源于力比多兴奋(libido),人将所有情感从客体撤回,撤回的情感无法找到返回的对象,于是便转向自我,这就导致个体产生了自恋的态度。随后心理学家和临床医学者对自恋展开研究,他们普遍将自恋看成一种人格障碍,自恋早期被称为“病理性的自爱”。然而,Kemberg(1976)认为自恋是父母冷漠和拒绝的产物,由于父母对孩子的冷漠和拒绝,孩子会防御性地退缩,以致孩子认为只有他或她自己才能被信任和依赖。现代精神分析家Kohut(2011)认为孩子的心理需要就是正常的自恋需要,每个人都有一定的自恋倾向,这是一种正常的心理反应,并非人格障碍。Millon(1981)提出了自恋的社会学习理论,这种观点认为,自恋的发展不是父母冷漠的结果,而是父母高估的结果,孩子被视为一个特殊的人,受到很多关注和赞誉,父母带领他们相信他或她是完美的,这种不切实际的高估会导致孩子产生一种不能在外界维持下去的自我幻想。
过去由于缺乏合适的测量方法阻碍了对自恋的实证研究,直到Raskin 和Hall(1979)开发了自恋人格量表(NPI)。Emmons(1984)用因素分析法分析了自恋的四个特性:领导/权威、优越/自大、自我沉迷/自我钦羡、剥削性/权欲。拥有自恋性格的人通常会有不好的表现,在极端的情况下,自恋可以表现为对他人的敌意增加(Rhodewalt 和 Morf,1995)、侵略性增强(Wink,1991;Bushman 和Baumeister,1998),最常见的是自负和忽视他人(Wink,1991)。自恋者也会以对自己的能力和表现的向上偏见的评价产生扭曲的自我认知(Morf 和 Rhodewalt1993;John 和 Robins,1994)。自恋领导者倾向主导决策过程,且不考虑来自其他小组成员的反馈或想法,已被证明这种自恋领导者会导致不理想的群体决策结果,但是这些团体成员却错误地误解了自恋者的这种行为,将其作为能力和强有力领导的信号(Nevicka 等,2011)。同样,Goncalo 等(2010)发现自恋者相信他们更有创造力,并且善于说服别人相信他们的卓越创造力,即使个别自恋者的工作产品实际上并不是更有创意。
图 3-1 中介效应模型
..........................

3 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17
3.1 理论分析.............................17
3.2 研究假设............................19
4 研究设计..................................22
4.1 样本选取及数据来源...............................22
4.2 变量设计.................................24
5 实证结果和分析............................31
5.1 描述性统计 .........................31
5.2 相关性分析.........................33

5 实证结果和分析

5.1 描述性统计
表 5-1-1 列示了模型 1.1 和 1.2 中各变量的描述性统计结果,可以看出,被审计单位的可操控性应计的绝对值(DA)均值为 0.055,财务报表重述(RES)的均值为 0.103,表明较少的上市公司发生了财务报表重述,审计意见(OP)的均值为 0.04,表明大多数公司被出具了标准审计意见的审计报告,SOE 均值为0.414,表明有 41.4%的客户为国有企业,Partnership 均值为 0.802,表明 80.2%的会计师事务所为合伙企业。
表 5-1-1 描述性统计 1——模型 1.1、模型 1.2
.........................

6 结论

6.1 研究结论
本文以签字审计师自恋这一性格特征为出发点,理论分析并实证检验了签字审计师自恋对审计质量的影响,其次探究了签字审计师自恋对审计质量的作用路径,即审计师繁忙程度的中介作用,以及不同任期下签字审计师自恋特征对审计质量的影响,最后验证了“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调节作用,本文的主要结论如下:
第一,签字审计师越自恋,审计质量越低,签字审计师自恋特征对审计质量的影响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是自恋者更关注自我,可能以牺牲他人利益为代价来做出有利于自己的行为,因此自恋型签字审计师更有可能漠视法律,不遵守审计准则,不执行必要的审计程序,影响审计证据的充分性和可靠性,从而有损审计质量。二是自恋者倾向于主导决策过程,不太愿意听取他人的意见,签字审计师越自恋,越有可能不愿听取前任审计师或专家的意见,导致审计失败的可能性越大。三是那些虚荣、夸张、权利意识膨胀的自恋者,往往不能维持良好的人际关系,审计过程中良好人际关系和团队协作是影响审计质量至关重要的因素。
第二,签字审计师自恋特征是通过审计师繁忙程度来影响审计质量的。自恋型审计师对自我能力过分自信,更有可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承接更多的客户,负责更多的审计项目,这样一来,自恋型审计师更繁忙,已有文献证明审计师的繁忙效应会有损审计质量,因此审计师越自恋,审计质量越低,并且审计师繁忙效应这一中介效应在审计师任期短的情况下更显著。
第三,“四大”会计事务所和非“四大”会计事务所的签字审计师,其自恋特征对审计质量的影响没有显著差异。尽管非“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内部控制质量薄弱,执业质量控制不规范,内部审计人员素质不够高,但是签字审计师个体自恋这一性格特征对审计质量的影响不受会计师事务所内部控制的约束。
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基于ES-SVM的上市公司审计意见预测模型研究
下一篇:新租赁准则对连锁零售企业融资的影响及应对研究——以永辉超市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