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钢铁企业审计风险探讨——以ST抚钢为例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33263 论文编号:sb2021052323114135694 日期:2021-06-16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的结论主要包括下列三点:(1)在行业分析时,对钢铁行业的特点进行了简单概括,在对近年来钢铁企业的违规情况进行汇总后,发现钢铁企业有资本结构不合理、存货积压且难以查明、减值准备存在利润调节空间等特点,从业人员需要在审计中重点关注。(2)在案例分析部分中, ST 抚钢主要在虚增资产、虚假记载资产减值、虚假记录主营业务成本、虚增利润这四方面进行了财务舞弊。受营运资金不足及偿债压力大等特点的影响,ST 抚钢的持续经营能力存在缺陷、内部控制不完善、管理层频繁更换等风险。此外,中准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过程中也存在一定缺陷。如未对严格公司的内控有效性进行测试、未保持应有的职业怀疑、审计人员任期过长及事务所未进行良好的质量控制等。

1 引言

1.1研究背景与研究问题
1.1.1 研究背景
目前我国的钢铁行业属于衰退期,结构性产能过剩所带来的供给结构的矛盾越来越明显。同时,多数钢铁企业的营收、净利润也随之持续下跌。因此,我国相应的提出了一系列发展战略,来调节供需双方的巨大不平衡,推进供给侧改革的进行,同时通过政策、方针的落实,来促使许多产业进行结构化的升级。作为“三去一降一补”的重点对象,相应的政策首先在钢铁等行业实施。根据行研报告及中国钢铁网的行业信息可知,2013 年到 2015 年间,行业内各项经济指标不容乐观,都表现出下降的态势。此外,钢铁行业普遍没能够随着 2013 年政策的调整,快速的响应。根据中国钢铁网的统计,全国 101 家钢企,在 2014 年及 2015 年的利润总额分别是 226 及-600 多亿元。其中 2015 年行业的经营状况普遍较差,出现亏损的公司数量约占到 50%。而 2016 年到 2019 年,该行业的经济状况有所好转,营收和利润轻微上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我国在该行业的转型方针,开始产生效果。
从大的方面看,不论是投资基础设施建设,还是我国“一带一路”的决策方针,都刺激了对钢铁的需求,带来了可见的改观。尤其是国家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使得钢铁行业的潜在需求产量被提升。
......................

1.2 研究现状与不足
从已经有的审计研究来看,对于传统普通制造业企业而言,其研究成果较多,研究相对成熟。而在实务工作中,企业的风险、审计人员的工作重心及审计方法等,随着行业的不同,呈现出较大差别。已有的研究主要以传统制造业为主,但在搜索审计风险相关文献的过程中,发现对财务报表尚缺少对于钢铁企业的审计风险研究。此外,钢企研究多集中在内部审计方向,少有从钢铁行业的外部审计方面进行研究。因而其缺乏针对性,对注册会计师进行外部审计而言缺乏很强的可操作性。因此有必要针对钢铁企业自身的特点来研究一下相关的审计策略,进而给以后的审计工作提供可借鉴的价值。
从研究内容上,较少总结钢企资产难盘点、库存奇高、资产估值难、行业偿债压力大等特点对钢铁企业的审计风险进行研究,钢企审计风险的影响因素较多,政策因素行业特点及企业内部管理水平等因素均会对审计风险造成影响。
图 1-1 研究框架
图 1-1 研究框架
.........................

2 文献回顾与相关理论

2.1 文献回顾
2.1.1 审计风险和审计风险模型
国内外理论界对审计风险的概念进行了积极地探讨,但结论并不完全一致。《蒙哥马利审计学》中,Montgomery(1957)首次将“审计流程”和“风险”二者建立联系,提出审计风险的概念——一种可能性。具体是说审计师在执业过程中,未发现错报的可能。除此之外,中国的学者在此基础上更深一步的见解。胡春元(1998)认为,上述观点仅仅从狭义层面进行了解释。从更广的角度来说,还应该包含被审计的主体本身受到经营失败等因素的影响,而对审计工作带来的风险。
图 2-1 审计风险模型的演化
图 2-1 审计风险模型的演化
如图 2-1 所示,最早的审计风险模型,是在 1991 年在美国被提出的。在此基础上,1995 年 AICPA 充分划分了风险的三个层次,即传统的风险模型。随着该模型在审计实务中的应用,其缺陷逐渐暴露出来。传统模型没能从整理的角度对风险进行研究,2005 年,修正后的模型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这方面的缺陷,成为研究审计风险理论的重要基础。
..........................

2.2 理论基础
2.2.1.审计风险模型理论
检查风险和重大错报风险共同决定了审计风险高低。存在于未经审计的财务报表中的潜在重大错报的可能性,称为重大错报风险。财报审计和重大错报风险,是独立存在的。
如图 2-2 所示,报表层次和认定层次是我们基于现有理论对重大错报风险分类。一、报表层次。与所有财务报表有关,并对多项认定造成影响。这些风险通常与受控环境有关,但是,它也可能与其他因素相关联,因此很难通过某些类型的操作,会计结余和特定的表示方式来识别这些风险。会计中重大错报风险的显着增加可能不会被归类为单一决策类型。 例如,管理完整性和缺乏管理这种类型的风险可能由于经济衰退或无法有效调查业务等因素而被一个或多个决策者误解,这样的风险增加了存在重大错报的概率。二、认定层次。与具体的报表项目相关。它可以分为两个部分:固有风险和控制风险。
检查风险是对于单独或与其他错报结合使用时才能评估的风险,具体指审计执业人员,通过一系列的审计程序,却没有查出错报的风险。其高低主要取决于检查程序设计合理与否,执行检查过程有效的程度。在检查和错报风险评估结果,二者皆处于合理程度的水平下,对于检查重大错估风险的水平和认定更高层次的重大检查和错报风险评估的结果,二者呈现正反比。
图 2-2 审计风险模型
图 2-2 审计风险模型
.........................

3 钢铁企业的特点与审计风险 ........................ 14
3.1 钢铁行业的界定 ....................... 14
3.2 钢铁企业的特点 ..............14
4 ST 抚钢的案例分析 ....................... 23
4.1 案例概况及选择依据 ....................... 24
4.1.1ST 抚钢基本情况简介 ....................... 24
4.1.2 会计师事务所相关情况简介 ................... 25
5.钢铁企业审计风险防范 ............................... 43
5.1 注册会计师层面的防范措施 ......................... 43
5.1.1 了解钢铁行业状况 ............................ 43
5.1.2 了解公司内部控制 .......................... 43

5.钢铁企业审计风险防范

5.1 注册会计师层面的防范措施
5.1.1 了解钢铁行业状况
经过长期发展,行业也不再高速增长,呈现出平稳、乃至下滑的发展趋势。2010 年后,行业内各项经济指标不容乐观,都表现出下降的态势。结合行业发展特点,判断钢企面临的整个市场环境,对公司经营现状和预期做出评估,提高警惕。
钢铁企业容易受到政策的影响。举例来说,国家出台的《环境影响评价法》等一系列的法规,旨在规范行业行为,避免违规操作,这在一定程度上对钢铁企业的发展起到制约作用。审计人员通过梳理有关部门的政策规定,可以看出,相关政策法规对钢铁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巨大。还可以通过互联网搜集资料,查看证券交易是否违规。了解政策方向,利用其辅助识别审计风险,有助于提高对钢铁企业财务舞弊的识别能力。
5.1.2 了解公司内部控制
钢铁企业普遍设立了董事会、监事会、股东大会和经理层,但是其机制大多数还不完善,内控部门多隶属于财务部,缺少有效的制衡机制。此外,钢铁行业的特征是机构庞大、组织复杂,这些特征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虽然钢铁企业建立了内部控制制度,但仅仅在集团设立了相关的规章,却深入不到基层。如图 4-9所示,钢企普遍经营规模大、业务多,需要更加细致的内部控制制度来保证日常经营,集团层面广泛的制度不能有效制约,钢企的内部控制无法正常发挥作用,这对审计人员执行审计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例如案例中的ST抚钢在成立初期,设有内控部门,隶属于财务部门,配合集团的纪检监察部门办公,主要工作也是对财务信息负责,而且忽视了对各部门的管理和控制。其缺陷主要表现为:尚未建立完整的内控系统,同时无法预测未来的业务和财务风险。因此,审计师必须足够重视被审计单位的内控,不应盲目依赖公司内控而减少相应的审计程序。在了解钢铁公司内部控制的过程中,注册会计师还应重点关注公司内控对重大错报风险的影响,例如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频繁更换、钢铁类存货盘点相关内控不完善、财务信息缺失等。
.........................

6.结论

6.1 结论
本文以审计风险模型为理论基础,在结合钢铁企业的特点的基础上,从外部环境、企业内部因素及事务所审计的三个层面对审计风险的影响因素展开,并选取 ST 抚钢为案例分析,对其舞弊情况与审计风险进行分析,进而提出审计风险的应对措施。本文的结论主要包括下列三点:
(1)在行业分析时,对钢铁行业的特点进行了简单概括,在对近年来钢铁企业的违规情况进行汇总后,发现钢铁企业有资本结构不合理、存货积压且难以查明、减值准备存在利润调节空间等特点,从业人员需要在审计中重点关注。
(2)在案例分析部分中, ST 抚钢主要在虚增资产、虚假记载资产减值、虚假记录主营业务成本、虚增利润这四方面进行了财务舞弊。受营运资金不足及偿债压力大等特点的影响,ST 抚钢的持续经营能力存在缺陷、内部控制不完善、管理层频繁更换等风险。此外,中准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过程中也存在一定缺陷。如未对严格公司的内控有效性进行测试、未保持应有的职业怀疑、审计人员任期过长及事务所未进行良好的质量控制等。
(3)基于上述问题,提出以下建议。在注册会计师层面:充分了解钢铁行业背景、政策及公司的内部控制,时刻保持职业怀疑,对于钢铁行业存货、减值准备等高风险领域,恰当运用审计办法,增加其不可预见性。在事务所层面:提高审计人员的素质,缩短项目负责人的任期,加强事务所的审计质量控制,必要的时候向项目组分派专家。
本文希望以上几点能帮助钢铁企业的审计人员有效完善其审计工作,提升审计质量,降低审计风险。
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控股股东应用私募可交换债券减持的问题与策略探求——以歌尔股份为例
下一篇:中概股私有化回归路径探讨范文——基于迈瑞医疗的案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