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生家庭领域体育参与现状及问题思考——基于在武汉市的抽样调查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49855 论文编号:sb2021100617274138626 日期:2021-10-14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是一篇体育论文,笔者认为当前武汉市青少年在家庭领域体育参与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①学业压力对家庭领域中体育时间的挤压;②“家校”体育参与表现差异大,缺乏参与动机和积极性;③大部分家庭缺乏规律的家庭体育计划和合适的参与项目;④家庭体育氛围不浓厚,体育器材闲置率高。虽然在疫情期间,部分家庭的体育参与行为变得频繁,但回归正常生活后,上述问题仍会存在。

1 导论

1.1 研究背景
1.1.1 教育改革背景下逐渐重视全方位体育教育模式
根据《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年)》中明确指出,要把教育贯穿到学校、家庭和社会的各个方面、渗透于教育教学各个环节中,建立家长、学校和社会密切配合的人才培养机制[1 。优秀的人才育于良好的身体,学生的体质健康更关乎国家的未来。但在现阶段,我国中小学生体质健康已出现连续 25 年下滑的现象,并且势头尚未停止,若要遏制这种局面,必须形成全方位的体育教育模式。在学校体育的带领下,家庭可以成为培养中小学生养成体育锻炼习惯的重要场所。首先,家长作为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是家庭体育的主要发起人和参与者,可以带动学生在家庭领域参与体育活动。其次,父母的体育观念、行为表率会对正处于成长关键期的孩子产生潜移默化的引导作用,帮助孩子在家庭领域参加体育锻炼,有利于学生增强体质,融洽亲子关系,促使学生身心健康发展。所以,在注重学校体育教育的同时,进一步促进学生在家庭领域参与体育活动,实现全方位体育教育模式是培养当代中小学生全面发展的重要抓手。
1.1.2 新冠疫情期间家庭领域成为中小学生体育参与的重要场所 
2020 年 1 月 23 日凌晨,因受新型冠状病毒影响,对武汉市采取“封城”措施,直到 2020 年 4 月 8 日,才逐渐解除“封锁”。在此期间,武汉市中小学生只能依靠网络维持正常的学业任务,自家居住空间成为中小学生参与体育活动的唯一场所。由于防疫需要,大多数家庭处于长期隔离的状态,从而产生焦虑、紧张情绪,家庭领域体育活动则成为缓解心理压力、舒缓心情的重要手段。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曾发布《关于大力推广居家科学健身方法的通知》,要求各地体育部门在各地党委、政府和疫情防控指挥部的领导下,积极倡导居家科学健身,推出简单易行、科学有效的健身方法,广泛利用媒体、互联网普及宣传居家锻炼的重要性和训练方法,倡导隔离期间的健康生活方式[2 。另外,教育部也曾发布《教育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下做好学校体育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要积极有序地开展学校体育工作,增强学生体质健康,提高学生免疫力,疏导青少年在疫情期间的焦虑情绪,务必落实学生每日锻炼一小时的要求[3 。在政府和学校的引领下,武汉市中小学生家庭领域体育活动的开展迎来了新变化。作为疫情期间培养体育锻炼习惯的重要场所,家庭的示范作用对成员参与体育锻炼行为、形成良好习惯有着重要影响,是培育青少年终身体育观念的核心客观环境。家庭领域中,父母和祖辈成员具有引领作用,锻炼行为能明显促进代际互动,呈现出双向社会化模式[1 。在家庭相处时间陡然增多的情况下,家庭成员自身体育意识和行为表率都会在此刻对孩子形成重要的影响,进一步强化代际间的体育交流。在此作用下,后疫情时代的孩子们可能会进一步加深对体育活动的兴趣,亲子间更加注重家庭领域体育参与的形式和手段,为全民健身运动提供更好的群众基础,促进全民健身和社会体育发展。
............................

1.2 研究目的
本研究的目的主要有:
第一,以中小学生在家庭领域体育参与为出发点和落脚点,运用文献资料法和专家访谈法对中小学生在家庭领域体育参与的概念、测量维度和影响因素进行梳理和总结,为本研究奠定坚实的理论基础。
第二,通过运用问卷调查法对家庭领域中体育参与进行概念的操作化,对武汉市中小学生在家庭领域体育参与的现状和问题进行研究。
第三,通过运用专门的统计软件分析描述家庭领域中小学生体育参与的现状。
第四,基于实证调查数据,采用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方法,探究家庭领域中学生体育参与的问题和影响因素,为促进青少年体质健康,参与家庭领域体育活动的发展提供理论和实践参考。
..................

2 文献综述

2.1 国内外中小学生家庭领域体育参与现状
家庭领域的体育参与并非我们所熟知的家庭体育,在厘清家庭体育和家庭领域体育参与的区别之前,需先梳理家庭体育的内涵和意义。倪剑超通过整理国内学者关于家庭体育的概念辨析,发现国内对家庭体育的定义具有以下共同点:首先,大部分研究人员都认可开展对象为“家庭成员”;其次,在参与人数上,有些学者认为家庭体育必须“以两人或两人以上的家庭成员”,而有些则认为无需做限制;另外对开展场所也产生较多不同意见,有的人采用“家庭居室及周围环境”、有的人采用“家中”或者“在家庭生活环境中”。学者倪剑超认为家庭体育不仅包括家庭成员的体育活动,还包括家庭对青少年所进行的体育教育投资行为,并认为开展场所只要和家庭生活相关即可[1 。本研究中家庭领域的体育参与与家庭体育相似,但与家庭体育有着一些明显区别,比如青少年可能会受到家庭体育观念、家风习俗等影响在家中独自参加体育活动。相比于家庭体育,家庭领域体育参与包含了更多的内容,参与目标也更广泛,但家庭领域的体育参与中并不包括家人给青少年投资的体育教育课程。并且,若参与场所在居住空间之外,则参与人数至少为两位家庭成员,参与方式不仅仅有身体活动,还包间接参与体育的行为,学习体育理论、了解体育法律法规、观看体育比赛等情况也在体育参与范围之内[2 。综上所述,本文所说的家庭领域的体育参与是指家庭成员根据自身的体育需求、兴趣爱好,直接参加体育运动或间接地自觉加入与体育运动相关的一系列活动,若在居住空间以外参加以身体练习为基本手段的体育活动,则参与人数至少为两名家庭成员。
在当前多数研究中,我国学者运用发放问卷、访谈和实地调研等不同方法对青少年在家庭领域中体育参与现状进行调查。尤双从总结自 80 年代至 2005 年中全国十余个大中城市(北京、上海、广州、天津、香港、深圳、成都、西安、乌鲁木齐、东莞、苏州、珠海、武汉、大连、佛山、延安等)青少年在家庭领域所参与的体育项目[3 (表 2.1-1),可以看出曾经中国大部分家庭开展的体育项目有着许多共同点,他们往往会选择资金投入不大,场地和器材需求较少的运动项目。 近几年,家庭对体育的需求不断增大,越来越多的家庭会选择与自身条件相符合的体育项目。赵秀芝[4 发现不同结构的家庭有着不同的选择:主干家庭选择羽毛球、散步、健身操、舞蹈;学龄前家庭选择室内外体育游戏、跑步;中小学家庭选择球类、户外体育项目;空巢家庭选择散步、棋牌类游戏较多。
表 2.1-1 不同地方的家庭体育活动内容
表 2.1-1 不同地方的家庭体育活动内容
...............................

2.2 家庭领域体育参与的意义
许多教育学家们认为家庭是孩子接受教育最早、内容最多的场所,无论是文化教育还是体育教育都离不开家庭的重要作用。英国著名教育学家洛克是“家庭体育教育”的提倡者,他认为健康之精神寓于健康之身体[1 。著名社会学家斯宾塞和法国教育学家卢梭也认为家庭体育是儿童的家庭保健和体质锻炼的重要场所[2 。
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曾在 2008 年颁布《美国人体育活动指导》,该文指出:建议 6 至 17 岁的儿童和青少年应该每天进行 1 小时或更多时间的体育活动,并且还分别针对家庭、学校、社区提供了相应的支持对策[3 ;根据澳大利亚锻炼与体育科学协会(ESSA)在 2021 年推出的“青少年儿童锻炼手册”的资料显示,缺乏身体活动已经成为澳大利亚青少年的严重问题之一,父母作为孩子的监护人应该在体育指导和参与方面起到重要作用,比如每天拿出 1 个小时的时间进行家庭运动,这不仅有助于帮助孩子维持健康的身体状态,满足学生在青少年时期需要获得的最低运动量,还能促进青少年心理健康提升学生的自尊和自信[4 。
日本体育协会也在 2020 年推出《少儿体育锻炼指导建议》,文中提到了 15种运动方法,这些体育活动对场地和器材的要求均不高,无论在室内还是室外都可以进行。比如旋转运动,主要是以单脚站立转动身体为主,并且可以在人数、参与方式、运动姿势上采取丰富多样的变化。包括手册中所提及的站立坐起、躺下站起、保持平衡等等活动项目都不需要太多的运动技巧和体育器材,训练内容十分丰富。除了相应的动作指导外,该手册还给出了针对少年儿童参加体育的思路、意义以及家长和指导员的指导方法[5 ,以此帮助青少年以更加多元化手段在家庭领域参加体育活动,当孩子在家庭领域参与这些身体活动的过程中,家长与子女会形成一种互动,这种形式既达到了锻炼身体的目的,也能进一步促进家庭沟通,使青少年和家长在体育中交流,促进亲子关系变得更加融洽。
...............................

3 基本概念界定 ............................................... 10
3.1 家庭领域 .................................................. 10
3.2 体育参与 ............................................. 10
4 研究对象与方法 ....................................................... 11
4.1 研究对象 ................................................ 11
4.2 问卷调查法 .................................... 11
5 研究结果与分析 ..................................................... 15
5.1 调查对象家庭基本情况 ................................................ 15
5.1.1 调查对象家庭结构情况 .......................... 15
5.1.2 调查对象家长职业情况 ..................................................... 15

5 研究结果与分析

5.1 调查对象家庭基本情况
5.1.1 调查对象家庭结构情况
图 5.1-1 家庭结构情况
图 5.1-1 家庭结构情况

根据图 5.1-1 的数据可知,以家庭成员的数量和规模为依据进行划分,其中核心家庭有 247 户,占比 50%,家庭成员主要包括父母和孩子;主干家庭共有196 户,占比 39.68%,家庭成员主要包括祖父母(或其中一方)、父母、子女和其他家属;单亲家庭有 37 户,占比 7.49%;隔代家庭 12 户,占比 2.43%,主要由祖辈和孩子组成;联合家庭有 1 户,占比 0.2%,该家庭由父母、姨妈姨夫、孩子组成;其他家庭类型有 1 户,具体情况为孩子跟随姑妈姑父居住。
.............................

6 结论


(1)目前武汉市中小学生在学习日的休闲时间比较少,周末及节假日的休息时间比较多;在家庭领域独自参与体育活动的项目主要有:跳绳、仰卧起坐、俯卧撑、跑步、平板支撑,与家人一起参加的体育项目主要为散步/跑步、乒羽网小球、跳绳、游泳、骑行,虽然在参与项目上比较丰富,但在参与形式上缺乏创新。青少年在家庭领域的直接体育参与表现出频次少、时间短、强度低的特点;日常生活中不太经常同家人讨论体育话题,大部分家庭没有观看过体育赛事,体育消费能力还有待进一步提升。总体来说,男生相对女生在参与频率、时间、强度上表现得更好;核心家庭、主干家庭比单亲家庭和隔代家庭在体育参与方面表现得更好;年级越高体育参与的频率、时间、强度越下降;不同家庭结构中,体育参与效果有着明显差异,正常结构家庭比非正常结构家庭的参与效果更好。
(2)当前武汉市青少年在家庭领域体育参与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①学业压力对家庭领域中体育时间的挤压;②“家校”体育参与表现差异大,缺乏参与动机和积极性;③大部分家庭缺乏规律的家庭体育计划和合适的参与项目;④家庭体育氛围不浓厚,体育器材闲置率高。虽然在疫情期间,部分家庭的体育参与行为变得频繁,但回归正常生活后,上述问题仍会存在。
(3)在家庭领域影响因素中,家庭体育表率和家庭体育氛围得分最低,家长体育意识和家庭体育支持得分较好,教养方式中大多数家庭采用民主型教养方式,其次为专制型、溺爱型,放任型教养方式的家庭最少。不同职业、学历的母亲,在家庭体育支持、家长体育意识上有着明显差异;不同的家庭结构对孩子的家庭体育支持有着明显差异;不同年级学生的家庭在家长体育意识、家庭体育支持、家长体育表率、家庭体育氛围、教养方式上均有差异。家庭体育支持、家长体育表率、家庭体育氛围、家长体育意识与青少年在家庭领域体育参与的频率、时间、强度、日常体育话题讨论、体育赛事观看、体育消费均存在显著正相关关。教养方式中民主型教养方式与青少年在家庭领域体育参与的各个方面存在显著正相关关系,而越专制的父母在体育话题讨论和体育消费上的表现越差。溺爱型父母在参与强度、时间、频率和话题讨论、赛事观看、体育消费上存在显著正相关关系。
(4)性别、年级、家庭结构、固定器材数量、家庭体育氛围对青少年在家庭领域体育参与频率有显著影响;性别、年级、家庭结构、移动器材数量、家庭体育氛围对青少年在家庭领域体育参与时间有显著影响;性别、家庭结构、父亲学历、家长体育意识对青少年在家庭领域体育参与强度有显著影响。 
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研究生毕业论文范文5篇「体育论文」
下一篇:器械训练对女大学生体像和自尊影响的实证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