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地质文学探讨范文——以贵州地质小说为中心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56999 论文编号:sb2021101819065038865 日期:2021-11-09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是一篇文学论文,本文对贵州地质文学的研究尚处于探索阶段,论文的理论深度还有所不足,对材料的分析也存在一定的片面性,但它是第一篇对贵州地质文学进行综合研究的论文。希望能以此文抛砖引玉,推进贵州地质文学研究的进一步深入,促进贵州地质文学的发展。

第一章 异军突起的贵州地质文学现象

第一节 贵州地质文学的阶段分期
贵州地质文学诞生至今已有四十多年,纵览贵州地质文学的发展,笔者认为大体分为四个时期较为合适:萌芽破土期(1980 年到 1990 年)、成熟收获期(1990年到 2000 年)、转型探索期(2000 年至 2010 年)及复兴繁荣期(2010 年至今)。不同时期的贵州地质文学有着不同的文学追求,但它们又有着相同的价值坚守,通过对贵州地质文学发展历史的梳理,可以更加清楚地了解贵州地质文学四十年来的坚守与超越。
一、萌芽破土期(1980-1990)
在讨论贵州地质文学之前,必然要先了解地质文学的兴起与发展。地质文学的兴起与当代地矿事业的建设有着密切的联系。新中国成立之后,为了推动发展国民经济,中央决定于 1952 年成立地质部,地矿资源的勘察与开采成为一项重要的工作,大量地质工作者积极投身到了艰苦的野外勘探工作中去,他们被刘少奇称作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开路先锋”。而另一批深入到地质行业中去的,则是一众参与新中国文化建设的文艺工作者们,他们践行着“生活是创作的源泉”这一艺术准则,深入到具体的行业工作中,以期获取真实的生活材料,表现新的时代精神,反映新的社会生活,而“地质行业与生活”正是这样一个新鲜而极具艺术魅力的题材。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地质文学应时而生。虽然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尚未出现“地质文学”的命名,但已经出现了如徐迟《茫崖》《祁连山下》,李若冰的《柴达木手记》《在勘探的道路上》等优秀的地质题材作品,地质文学就此走进了当代文坛的视野。1977 年,徐迟在《人民文学》上发表了报告文学《地质之光》,1978 年黄钢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亚洲大陆的新崛起——从李四光走的道路看新中国地质科学的跃进》①,报告文学本身携带的新闻性、文学性和政论性兼备的特点以及地质题材展现出的新鲜内容使得这两部作品成功吸引了广大读者的注意,进一步扩大了地质文学的影响力,“全国地质战线的文学作者也相继涌现并迅速成长起来”②。
..............................

第二节  贵州地质文学的构建及其意义
新时期以来,贵州地质文学以《杜鹃花》为阵地,培养了一批富有创作力的文学作家,在国内的行业文学界获得了不俗的成绩,并在数十年间保持了生生不息的发展态势,其影响范围逐渐从行业文学领域走向了广阔的社会视野中。如今,贵州地质文学作为一种现象的存在已然成为了省内学界的一个共识,这一现象有着十分丰富的内涵,无论是从内在的文化精神取向还是从社会外力作用来看,贵州地质文学都具有明显的构建意义。
一、贵州地质文学现象的发生缘由
任何文学现象都不是突然发生的,而是在一定文化语境下的精神产物,正如 学者王启凡所说:“任何一种文学现象都是那个时代的社会现象、文化现象和精神现象,它的产生和存在往往是社会和时代的晴雨表。”①贵州地质文学现象是当下时代语境中的社会、文化、精神等现象综合性的产物。
(一)“黔”与“地”的文化基因
地域文化及行业文化是贵州地质文学取之不尽的写作资源,是实现贵州地质文学现象繁荣发展的内部动力。从文化现象的角度来看,流淌在贵州地质文学血液中的正是“黔”与“地”的文化基因。
贵州独特的地域文化给贵州地质文学提供了自然及人文两方面的文化精神资源,贵州的高原、山地偏多,所谓的“八山一水一分田”也就是指贵州的地貌大致有十分之八是山,十分之一是水,十分之一是田。壮丽的自然景观往往能激起文人的创作激情,起伏的山峦,交错的河流以及神秘的喀斯特地貌成为了众多贵州作家笔下独特的背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贵州地质人由于工作的性质需要长年与群山打交道,他们对地理环境有着天然的敏感,其笔下的山川河流是他们用手掌抚摸过,用脚步丈量过的真实之物,是他们的思想故土,是他们的情感之根,因此他们往往比一般人更能深刻感知山野的底蕴。除此之外,贵州地质人还经常穿梭于各个村庄部落中,他们感受到的是原始山民的淳朴与粗犷,野外生活没有过多规则的限制,连带着贵州地质文学也沾染了一丝原始的山野之味。
.................................

第二章 贵州地质小说的叙事内涵

第一节 人文关怀下的人物形象
小说中的人物形象是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往往凝聚着作者文学理想与现实关怀。“文学形象就是用语言构建的形式化了的生活”①具有现实主义精神的贵州地质文学作家们,试图通过对不同生存背景中的人物命运的思索来挖掘复杂而丰富的人性。在贵州地质小说中,最常见的人物形象大致可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地质人,他们既是山高人为峰的高原拓荒人,也是充满野性的爬山猴;第二种是乡下人,也就是与地质有关的乡土书写中的农民形象;第三种是大院地质女人,即在地质大院生活的女性人物形象。
一、“高原拓荒人”与“爬山猴”
地质工作者通常是贵州地质小说中刻画得最出彩的一类人物形象,因为大多数写作者本身便是地质工作者,因此他们笔下的这类形象向来也是最为真实且生动的。贵州地质小说中的地质人大多被冠以了两种称号,一种是“高原拓荒人”,一种是“山野部落的爬山猴”,他们都奋斗在野外的一线地质工作上,这两种称号体现了贵州地质人的双重性格特色。
“高原拓荒人”一词本身就带有了强烈的理想主义精神气质,很容易令人联想到经典歌曲《勘探队员之歌》中所描写的那幅“男儿要远行”的画面,“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高峰,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丰富的矿藏。”②“高原拓荒人”意味着地质工作不但要适应高原艰苦的地理条件,具备坚毅的品质,还需要具有开拓的精神。如管利明的小说《洁白的茶花》中的主人公于丹,他在大学时期经历了野外实习后,便确立了终身从事地质事业的志向,不惜放弃了时髦的经管专业,坚定不移地踏上了艰苦的勘探之路。对于丹而言,地质行业不仅意味着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更是一种关于生命荣誉的信仰与事业:
“如果一个人对于他所信仰的事业发生怀疑、产生动摇,无疑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地质事业是一项艰苦的事业,和其他科学一样,一切都亟需开拓振兴。它是强者的沙场,是拼搏的阵地,同时也是创业者的乐园。”
地新世纪贵州地质小说主要作品目录
地新世纪贵州地质小说主要作品目录
...................................

第二节 单一的地质题材取向
如前所述,当前的贵州地质文学主要有两类作家,一类执着于地质题材的书写,一类则更倾向于开拓地质生活之外的世界,这两类作家的两种写作取向在地质小说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地质题材也即圈定在行业文学的内涵之下,表现地质行业与生活的这样一种写作题材,因此地质题材小说的情节通常围绕着“地质人”来进行书写,小说的价值取向也往往更加符合行业文学主流的叙事立场。
一、成长:苦乐交织的勘探之路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风行于祖国大江南北的歌曲《勘探队之歌》唱道:“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富饶的矿藏”①,这句歌词充满了鼓动性的宣传力量,由此“为祖国寻找矿藏”的口号也成为了全国地矿行业有志青年的理想信念,曾经的地质队员温家宝也曾在 1970 年的日记中写道:“我要在祖国的土地上,为祖国寻找出丰富的矿藏,为人民造福。”②足以见得这一号召影响之深远,而“找矿”无疑也成为了贵州地质题材小说中的一个重要的表现内容。
龚章河的中短篇小说集《我的故乡 601》实际上也可以看作是一部长篇小说,这部作品中的 601 地质队以现实中的贵州 106 地质队为原型,通过几十篇短小的作品,从不同的人物视角中,可以窥探到 601 地质大队的整个发展历程。作为整个小说集的开篇,中篇小说《那些年 那个队 那个寨》可以看作是一个大纲式的作品,通过交织叙述桑树寨和 601 地质队这两条线索,呈现了桑树寨的现代变迁和 601 地质大队的建队与勘探地质处女地的历史。在 601 地质队的这条叙事线索中,故事的中心人物当属羽昌,他从一个只懂得理论的刚毕业的大学生逐渐成长为拥有决断能力的地质总工程师,他的成长象征着整个 601 地质队的成长。羽昌是一个典型的“高原拓荒人”式的地质队员,他对开辟一片地质处女地的热情甚至达到了一种神圣的高度:
“这在梵灵山地区是一件前无古人的工作,羽昌为之产生庄严神圣之感,感到自己就是一位征途上的战士,随时会创造英雄的业绩。”
..................................

第三章 贵州地质小说的叙事艺术 ........................... 72
第一节 现实主义的坚守与超越 .......................... 72
第二节 营造独特的文学空间 ............................ 78
第三节 行业性与文学性的兼容 .......................... 83
结语 ......................... 92

第三章 贵州地质小说的叙事艺术


第一节 现实主义的坚守与超越
从总体上看,现实主义的文学传统始终是贵州地质小说的主流,贵州地质小说的主要成就也体现在如《水晶山谷》《小站挑夫》《春雨细无声》等现实主义的作品中。但不可忽视的是,贵州地质小说的创作是发展的,动态的,尤其是在当下的文坛,现实主义叙事已经变得更加多样化了,贵州地质小说的现实主义也已呈现出了新的面貌。
一、现实主义的叙事传统
从贵州地质小说近四十年的发展历史来看,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始终是贯穿于其中的,正如新世纪贵州地质文学丛书小说卷的卷首语中所说,贵州地质小说虽然题材不同,风格各异,“但都是作者扎根基层、深入生活、反映生活的作品。”
贵州地质小说对现实主义叙事传统的坚守,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贵州地质文学所倡导的“地质人写地质”的写作宗旨来决定的。一方面,贵州地质作家们大多都有地质队员的亲历体验,在写作以地质生活为背景的作品时,作家们可以调动自己的生活储备,落笔时会更加从容;另一方面,为了保证作品的对现实生活的真实反映,贵州地矿局还经常组织贵州地质作家们前往地质工作的一线进行创作采风活动,即使是已经离开贵州地矿局的冉正万、欧阳黔森等作家也都被邀请去参与过此类地质文学的创作采风。正因如此,贵州地质小说以写实为主要特征。除此之外,贵州地质小说作为行业文学的一种,旗帜鲜明地强调了其意识形态的属性,有着鲜明的价值导向,包含了强烈的使命感,并始终强调对人道主义精神的进一步发扬。如何健的《与父亲有关的事》主要讲述的就是地质精神在几代人之间的传承。小说中的“我”是一个典型的地质二代,童年时期在地质村和父亲的矿区度过了快乐的时光,青少年时期经历了地质队的下岗潮和二次创业潮,体会了生活的起伏与转折,毕业后逐渐成熟的“我”还是毅然选择走进地质队的大门。“我”之所以如此坚定地选择继承地质人的衣钵,正是因为受到了父亲等老一辈地质人的影响。
新世纪贵州地质小说主要作品目录
新世纪贵州地质小说主要作品目录

..................................

结语


贵州地质文学诞生于特殊的时代语境中,它既体现出了贵州文学的边陲特色,又在行业文化的熏陶下保持着独特的地质特色。“黔”与“地”的相互融合,使得贵州地质文学展现出了有异于其他行业文学的独特优势。新时期以来,贵州地质文学以《杜鹃花》为阵地,培养了一批有影响的贵州地质作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文学创作实绩,在贵州文艺理论界的助推下,贵州地质文学形成了异军突起之势,成为一种现象级的写作。
贵州地质文学作为一种行业文学,有着审美的无功利性与意识形态的功利性相结合的特点。从行业文学的角度来看,贵州地质文学始终坚持着“地质人写地质”的创作宗旨,将行业的价值导向与时代精神紧密联系在一起,在一定程度上展现了贵州地质事业的发展历史,歌颂贵州地矿事业的成就,宣扬地质精神,抒发贵州地质人的豪情壮志,将高原拓荒人的形象树立为行业精神的模范。但是,正如王蒙在 2017 年的国土资源文化建设研讨会上所说,界定一种文化类型,是否以部门来定位,要十分慎重,否则将是对文化发展的束缚①。贵州地质文学要回归文学的本位,就不能局限在行业文化的氛围之中,而应该把目光投向地质行业生活之外的更广阔的世界中去。新世纪初,欧阳黔森、冉正万的小说作品在全国的文学界获得了广泛的认可,他们的地质和非地质题材小说代表了贵州地质文学率先实现了边缘向中心的突围,激励了贵州地质文学的创作朝着更加开阔的方向发展,非地质题材的小说创作与地质题材的小说创作齐头并进,成为贵州地质文学的两大主流。另一方面,为了打破困境,《杜鹃花》杂志向广大的贵州地质文学创作者们发出了“跳出地矿看地矿”的写作倡导,也是为了打破行业题材的狭隘边界,实现贵州地质文学从边缘“走出去”的愿望。贵州地质文学对艺术的不断探索,充分体现了高原拓荒人的开拓精神,他们不仅开拓了“地无三分平”的贵州高原,也开拓了独具魅力的文学高原。
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在“太和”理想与现实“应物”之间——《应物兄》的知识分子叙事
下一篇:建构的文学神话——1980年代“纯文学”话语的历史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