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组织文化对基层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的影响探讨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56999 论文编号:sb2021092615552638379 日期:2021-10-27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研究所用的量表皆是信效度经过反复验证的成熟量表,如行政组织文化采用的是张光进(2007)中文 OCQ 量表,公共服务动机采用的是包元杰(2016)短版中文量表,基层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采用的是叶超(2016)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测量量表。考虑到地区的适用性,本研究经过德尔菲法和小样本测试,在原量表的基础上进行修订,结果显示修订之后的量表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可以用来检验本地区基层公共部门的行政组织文化以及基层公务人员的公共服务动机与组织公民行为情况。

第一章 绪论

1.1 研究背景
1.1.1 理论背景
在公共管理领域中,新公共服务理论提倡政府应该发挥服务职能,舍弃原来掌舵思想,整体政府理论表示加强部门内部人员之间的交流,使工作进一步协调,它们都在强调政府在承担公共责任、发扬公共精神以及提供公共服务时要具体落实到公务人员,具体操作要创新其公共服务理念、加强其公共服务意识水平以及最终提高其提供的公共服务质量,抛弃旧有的观念,进一步发挥自身主观能动性,从而提升工作效率和公共服务水平。
然而传统的行政机关单位侧重于对公务人员的职责内行为进行管理,即本职工作,比如根据既定的编制岗位来确定公务人员的职责等,这样的管理模式会使公务人员的内在服务动机降低,并消减了其工作积极性,导致沉默行为等不利于公务员队伍素质和能力建设的行为出现,进而降低政府工作绩效。基于企业出现类似情况的背景,美国 Organ 教授及其同事于 1983 年提出“组织公民行为”这一理论,该理论指组织成员在组织中自愿表现出的,并且能从整体上促进组织效能的一种职责外行为。组织公民行为存在于各类组织中,这种有利于组织效能提升的职责外行为对于公务人员来讲,是其职业特性的要求,也是新时代服务型政府建设背景下公务人员行为的要求。提升公务人员组织公民行为可以突破组织中只注重职责内行为管理的局限性,进一步推动政府行政改革。
已有不少学者从不同角度探究提升公务人员组织公民行为的路径,其中多选取组织公平、组织认同、工作满意度、领导风格等角度进行分析,从组织文化的角度探究的文献较少。本研究基于这种情况,以行政组织文化为研究视角,探讨其如何影响公务人员组织公民行为,从而为公务员制度建设提供一些理论参考。 
2020 年西藏自治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全面加强政府自身建设,努力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但当前西藏自治区的公务员群体整体上存在素质有待提高以及服务意识淡薄等问题[3],这不利于西藏自治区服务型政府的建设。基于此现实背景,本研究探讨行政组织文化对基层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的影响,从而通过优化基层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进一步提升公务人员的工作态度和作风,保证政府体制改革顺利进行,实现服务型政府建设目标。
表 1-2 国外文化背景组织公民行为相关维度列表
表 1-2 国外文化背景组织公民行为相关维度列表
...................................

1.2 研究意义
1.2.1 理论意义
1.2.1.1 拓展行政组织文化、公共服务动机以及基层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的测量理论
组织文化、公共服务动机以及组织公民行为的测量理论都起源于西方学者的研究,且研究成果丰富,其中除公共服务动机之外,其它两个概念的研究多集中于企业领域。而本研究将三个概念应用到基层公共部门公务员领域,结合基层公务员实际情况,并在梳理相关研究成果的基础之上,修订出具有较高信效度的测量量表,从而拓展行政组织文化、公共服务动机以及基层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的测量理论。
1.2.1.2 丰富组织公民行为的研究角度
由于组织公民行为理论起源于西方,研究成果集中于企业领域,故国内外学者对公务员领域组织公民行为的研究方法和理论大多借鉴企业员工组织公民行为的研究成果。在学界中,学者普遍认同在公务员工作过程中,个体因素和情境因素会影响着组织公民行为的发生。其中对于情境因素的研究中,目前研究行政组织文化对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影响研究的学者很少,因此本研究选择将行政组织文化作为组织公民行为的前置变量,又加入公共服务动机作为中介变量,进而丰富了组织公民行为的研究角度。
1.2.2.实践意义
1.2.2.1 为基层公务员队伍建设提供可行性思路
本研究通过社会实证调查方法,对基层公共部门的行政组织文化,通过基层公务员公共服务动机作用组织公民行为的影响机制进行研究,可以了解到行政组织文化中具体哪些部分可以提升基层公务员的服务动机、激发其组织公民行为,从而针对性提出改革建议。这对提升基层公务员公共服务动机,提高其服务水平,改变基层单位服务现状有具体的实践目的和现实意义,并且为基层公务员队伍建设提供了可行性思路。
1.2.2.2 有助于推进服务型政府的建设进程
基层公务员位于第一线,同时也作为我国公务员体系中数量最庞大的群体,是党和国家意志的执行者和实施者,其工作方式和态度若出现问题,必然会影响各项政策方针的执行效果,从而不利于服务型政府的建设。基于此现实要求,建设与服务型政府形态相匹配的基层公务员队伍显得尤其重要,而组织公民行为的行为特征与服务型政府建设所要求的公务员行为所吻合,故本研究的研究成果有助于推动服务型政府的建设。
.............................

第二章 基本概念及理论基础

2.1 相关概念界定
2.1.1 基层公务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对于公务员进行了定义,公务员是指依法履行公职、纳入国家行政编制、由国家财政负担工资福利的工作人员。[1]但对于基层公务员的定义,目前没有明确的定义,但在政府文件、新闻媒体和学术文献中被广泛使用。较为经典的是中国行政管理学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高小平的界定,“基层公务员是国家公务员队伍中的主体,其主要范围主要包括县(市、区)级、乡(镇)以及各街道的公共办事人员,其主要特征是直接面对群众,与群众联系较为紧密。
学者普遍认为,基层是相对于整个组织结构的中层和高层来讲。比如,李晓霞(2010)认为基层公务员具体是指县级及以下的党政机关以及人大政协等公共部门的工作人员。[3]喻凯骐(2020)认为属于国家行政编制之下,工资福利等由国家财政支付的处级以下的工作人员。[4]黄晓颖(2020)认为基层公务员只限制于县乡级机关科级及以下,被纳入国家行政编制的公务人员。[5]本研究结合各学者定义经验,并考虑实际的可操作性,将基层公务员定义为:指县(市辖区)级及以下的公共部门中,依法履行公职,并纳入国家行政编制,由国家财政负担工资福利的工作人员。
2.1.2 行政组织文化
行政组织文化作为组织文化的派生,其是组织文化在行政领域中的应用,具有组织文化一些特征。学者对组织文化结构做了详细的划分,具体分为三部分:第一层是组织的物质文化,包括组织内外部的设施环境,具有可变性;第二层是组织的制度文化,包括组织工作时的制度流程等,具有一定的稳定性;第三层是组织的精神文化,包括员工工作精神心理等,较前两层最为稳定。对于组织文化从广义角度进行划分,主要包括上述三个层次,若从狭义角度来界定组织文化,就单独指第三层的精神文化。本研究将从狭义角度对行政组织文化展开研究。
国内学界同样着重于从狭义范围对行政组织文化进行研究,代表学者有:陈春花等(2005)认为行政组织文化是行政组织长期在实践中形成,受到组织成员普遍认可和遵循,具有组织特征的最高目标、价值观、群体意识以及思维方式的总和。[1]肖罗(2012)认为行政组织文化是公共部门在实践中产生,受组织成员普遍认可,且不是以营利为目的,而是以实现群众愿望为目的的理念价值观等思维模式的综合。[2]本文结合此次研究目的与研究方法,选取与本研究较为吻合陈春花(2005)的定义。
............................

2.2 理论基础
2.2.1 社会交换理论
乔治·霍曼斯(1958)在早期提出了社会交换理论,主要从经济交换视角进行阐述,其认为社会交换由物质和非物质两种产品交换组成。具体体现为,人们付出总希望得到受惠方的回报,同样受到对方施惠,也会面临给予对方同等汇报的压力。[1]此交换理论以“付出-回报”为交换双方行为模式,根据实际交换情况,既是否进行了对等的社会交换,可以进一步预测交换双方行为和关系。皮特·迈克尔·布劳在前者霍曼斯的基础之上,进一步拓展该理论的内涵,将社会交换纳入到组织中进行考虑,其认为社会交换是以组织成员的信任和相互支持作为交换基础,组织在这个背景下,相信自己在做出相应贡献后,组织中其他成员同样会自觉履行职责,领导同样会给予奖励作为回报。[2]相比较霍曼斯,布劳将社会交换理论具体到“组织-成员”之间的互惠关系。
根据社会交换理论,组织成员产生某种行为,其根本原因是组织成员信任组织中领导和其他成员,在该成员做出利于组织效率或为该组织提供贡献之后,组织中领导和其他成员会做出相应奖励或有利回应。放在行政组织中,基层公务员信任领导和同事,当其产生公共服务动机和组织公民行为这些有利于提升公共部门形象和办事效率的行为之后,会得到领导和同事的奖励回报。但实际情况是基层公务员产生公共服务动机和组织公民行为这类利他行为时,并不必然期望这些行为能带来多少奖励回报,而是出于内心自我认知的意愿。所以仅用社会交换理论来解释行政组织中基层公务员公共服务动机和组织公民行为的产生是远远不够的。
2.2.2 社会认知理论
社会认知理论主要认为个体认知存在社会化过程,既社会环境会塑造个体的认知,从而进一步影响该个体特定行为的产生。[1]根据这一理论可以了解,个体的行为由其认知所决定,具体来讲,个体在不断社会化进程中,认知结构得到不断的重构,其心理认知逐步成熟稳定,从而引导实际行为产生,最终形成社会行为的多元化现象。该理论提出“三位一体”模型,认为“环境-人-行为”三者相互联系,同时认为个体具有主观能动性,社会成员可以根据环境进行自我调整,使其适应该环境。
........................

第三章 研究设计 ................................. 24
3.1 相关量表选择 ................................. 24
3.1.1 行政组织文化量表 ......................................... 24
3.1.2 公共服务动机量表 ..................................... 28
第四章 行政组织文化对基层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影响的实证分析 ....................................... 52
4.1 实证样本选取和数据收集 .................................................... 52
4.2 行政组织文化、公共服务动机等变量的描述性统计 .................................................. 53
4.3 行政组织文化各维度与各变量的相关性检验 ...................................... 55
第五章 研究结论与实践建议 ......................................... 72
5.1 研究结论 ..................................................... 72
5.2 实践建议 .................................... 73

第四章 行政组织文化对基层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影响的实证分析

4.1 实证样本选取和数据收集
拉萨市是西藏自治区的首府城市,集政治、经济与文化为一体,也是西藏自治区政府相关政策实施的首选示范城市之一。城关区行政区域处于拉萨市区的核心地带,不管是在政府部门集中程度方面,还是在交通便利程度上,较其它区域都有较大的优势,并且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也更利于进行问卷调查。
本研究以拉萨市城关区政府直属部门及 12 个街道办事处的公务人员为研究对象,采用概率抽样中的随机抽样,发放网络和纸质两种问卷,共收到 253 份,剔除回答不完整、单一选项等无效问卷,有效问卷 221 份,问卷有效回收率为87.35%。样本的基本特征如表 4-1 所示。
表 4-1 样本基本特征
表 4-1 样本基本特征 
.................................

第五章 研究结论与实践建议

5.1 研究结论
本文通过发放问卷,调查了拉萨市城关区政府直属部门及 12 个街道办事处公务员在行政组织文化、公共服务动机和组织公民行为三个方面的情况,共收集到 221 个有效样本。并通过理论回顾与实证探索,通过方差分析、回归分析等统计方法检验了研究提出的假设,验证了行政组织文化通过公共服务动机对基层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的影响作用过程,本研究将所得到的主要结论归纳如下:
5.1.1 行政组织文化、公共服务动机与基层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测量量表经修订后,地区适用性提高
本研究所用的量表皆是信效度经过反复验证的成熟量表,如行政组织文化采用的是张光进(2007)中文 OCQ 量表,公共服务动机采用的是包元杰(2016)短版中文量表,基层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采用的是叶超(2016)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测量量表。考虑到地区的适用性,本研究经过德尔菲法和小样本测试,在原量表的基础上进行修订,结果显示修订之后的量表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可以用来检验本地区基层公共部门的行政组织文化以及基层公务人员的公共服务动机与组织公民行为情况。
5.1.2 人口统计学变量对行政组织文化、公共服务动机以及基层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影响有限
本研究通过方差分析及阶层回归分析分别检验了人口统计学变量对行政组织文化、公共服务动机与基层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变量及其各维度的影响,结论显示,除在基层公务人员的性别、年龄及政治面貌上,个别变量维度有差异性外,其余都不明显,且都未通过回归检验。说明在提升基层公务人员组织公民行为措施上,应更侧重于组织文化层面上的建设。
5.1.3 行政组织文化通过公共服务动机对基层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有显著影响
已有就组织公民行为研究的文献数量较多,但研究对象主要集中在企业领域,并且很少将组织文化与组织公民行为联系在一起研究。本研究根据研读相关文献理论,提出行政组织文化通过公共服务动机的中介作用,去影响基层公务员组织公民行为的假设,之后通过回归验证了该假设,同时证实了社会认知理论的正确性。具体而言,降低行政组织文化中的权力距离,提升行政组织文化中协调性、工作参与、组织学习、服务对象意识和变革创新,可以提升基层公务人员的公共服务动机从而进一步提升基层公务员的组织公民行为。
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媒体融合推动西藏社会治理探讨
下一篇:校园突发公共安全事件应急管理探讨——以云南省民办高校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