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词“放”的认知语言学研究

来源: www.sblunwen.com 发布时间:2020-03-21 论文字数:27784字
论文编号: sb2020031823355329987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本文是一篇语言学论文,本文的结论是宾语方面:第一,受事宾语出现的频率最高,由于“放”的原型是一个制约性较强的控制类动词,最常见的是“把”引导的受事宾语。
本文是一篇语言学论文,本文的结论是宾语方面:第一,受事宾语出现的频率最高,由于“放”的原型是一个制约性较强的控制类动词,最常见的是“把”引导的受事宾语;第二,出现频率次高的是处所宾语,由于“放”是一个有终点的动词,动作结束动作的对象会出现在终位;第三,再次是结果宾语,有些通过隐喻得到的语义,动作开始的时候对象不一定出现,宾语是通过动作产生结果;第四,最后是施事宾语,由“把”字引导的句式在“放”的句式中比较典型,“把”引导出比较受事宾语,动作的发出者不会出现在“把”字的后面。与此同时,将“放”搭配的名词进行了典型性分析,总结出搭配的名词原型的特点:第一,自主性很弱,易被 “被控制”;第二,典型名词有固定的形态,是一个 “完型”;第三, 有“易移动”的特点,可被移动,容易移动。并根据原型的特点总结出搭配名词的典型性等级:物品>食物>人>动物>人体器官>交通工具>抽象事物>动作>心理。补语方面:第一,趋向补语出现的频率最高,由于“放”是一个有终点的动词,趋向补语常常指向地点和方向;第二,结果补语,结果补语可以是形容词表示结果补语的形容词也是有空间或平面延伸的特点,也可以是动词表示对动作完成后“放”对象状态;第三,状态补语,一般由“得”引出,但当“放”表示“控制自己的行动,采取某种态度,达到某种目的”的意思时,“放”的状态补语可以直接用形容词表示;第四,数量补语,分为确定时量补语和不确定时量补语。

第一章 动词“放”的语义分析

第一节 动词“放”与原型理论
出于对经典范畴理论的质疑,Wittgenstein①指出范畴的成员间未必有共同属性,在“游戏”范畴中,不同的游戏的特征是不同的,他们没有完全相同的属性,有些游戏拥有娱乐属性,有些有竞技属性,而这些游戏的特征很少是为所有游戏共有的,但这些“游戏”范畴中有着复杂的相似点重叠交叉在成员之间,交织成一个“游戏”范畴的复杂的系统,这样复杂的相似性 Wittgenstein 称之为家族相似性。
一词多义在自然语言中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多义范畴,很多时候很难用某个共同的语义特征来概括,一个多义范畴除一个核心的子范畴外,其他子范畴是通过家族相似性联系起来的,而不是通过上下级联系的,这些通过家族相似性联系起来的语义形成了一个意义链条,链条上相邻的节点拥有共同的某些属性,从而得到这类范畴的语义扩展,这样形成的范畴有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称呼,Lakoff 称它为“辐射状范畴”,Taylor 称之为“语义链”,Langacker 起名为“网络模型”。
在“辐射状范畴”中,Lakoff 将这个散射范畴用一个散射点阵图来表示(图1)。在这个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多义范畴以原型为基础来进行范畴化的,原型性越高,义项离中心的原型越近,义项的原型性随着距离中心的距离递减。
图 1 辐射状范畴示意图
..............................

第二节 动词“放”的原型语义和引申义
一、动词“放”义项整理
对比了《现代汉语词典》、《现代汉语八百词》和《汉语动词用法词典》对于“放”的义项,并做了表格对比,表格如下:
表 1 “放”义项比对表
对于“放”,《现代汉语词典》有 18 个义项,《现代汉语八百词》有 12个义项,《汉语动词用法词典》有 11 个义项,经过比对和整理后,除去《现代汉语词典》中不含有动词词性的语义(放纵、开、姓、把钱和物资发给(需要的人)、把人驱逐到边远的地方)整理出动词“放”13 个义项:(1)解除约束,使自由;(2)在一定时间停止(工作或学习);(3)把牛羊赶到草地里,让它们活动或吃草;(4)放送,放映;(5)发出,散发;(6)点燃;(7)借钱给人,收取利息;(8)扩展,加大;(9)使处于一定位置,放置,安放;(10)放倒;(11)搁置;(12)加进去;(13)控制自己的行动,采取某种态度,达到某种分寸。
................................

第二章 动词“放”语义引申认知机制分析

第一节 语义引申的认知机制:隐喻转喻理论
一、隐喻理论
传统的观念对待隐喻认为是一种修辞方式,认为隐喻是一种特殊的修辞方式和手段,和日常的普通语言相比,是一种狭义的修辞观,后来,Lakoff(1993)等人打破了这个传统观念,提出了“隐喻的认知观”,系统具体地阐述了这一观点。
李福印(2009)①将 Lakoff 的观点进行总结,概括出八点内容:(1)隐喻是人之手段;(2)隐喻的本质是概念性的;(3)隐喻是跨概念域的系统映射;(4)隐喻映射遵循恒定原则;(5)映射的基础是人体经验;(6)概念系统的本质是隐喻的;(7)概念隐喻的系统是潜意识的;(8)概念隐喻是人类共有的。
根据 Lakoff 主要观点,张敏(1998)②提炼出隐喻认知观三个主要方面:
(1)普遍性。隐喻是语言的常态,普遍存在于我们日常的语言运用中,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会无意识地使用隐喻,隐喻是在长时间形成的规约中潜移默化形成的,是我们日常生活中语言交流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2)系统性。隐喻不是个别形成的,不是独立存在的,看似独立的隐喻其实相互之间都有密不可分的联系,隐喻与隐喻之间可形成结构化的集合。
(3)概念性。隐喻不单单是语言上的隐喻,思维本身就具有隐喻性,我们平时的思考与行动都是通过隐喻构建的,这一点最重要,也是根本性的,隐喻不仅仅体现在语言形式上,更是在语言表达上的概念隐喻。
从概念隐喻的认知机制来看,基本上分为三部分,源域,目标域和映射,源域范畴通过映射将其概念结构投放到目标域上,源域范畴为目标域范畴提供了结构模式。
..................................
 
第二节 动词“放”的语义引申路径
从语义引申的方式来看,我们可以总结出语义引申的路径:
图 8 动词“放”语义引申路径示意图
从图 8 所示,我们可以发现,动词“放”的语义引申是成辐射状引申,“解除约束,使自由”、“放送,放映”、“扩展、加大”、“放倒”、“搁置”、“加进去”和“控制自己行动,采取某种态度,达到某种分寸”都是由原型义“使处于一定位置,放置,安置”直接引申而来的。
.................................
 
第三章 动词“放”构式分析................................... 30
第一节 动词“放”构式类型分析....................................30
一、“放”的构式类型.....................................30
二、“放”的构式语义描写...............................30

第三章 动词“放”构式分析

第一节 动词“放”构式类型分析
一、“放”的构式类型
1.NP1+把/将+NP2+放+PLOC
例 25:过渡的人就会笑着,打着招呼,把钱放到里面。(靳以《渡家》)
例 26:我将一个大香炉放在一个硕大的铜盘上,镂空的铜盘精细得就像用金线编织的一般。(玛哈公主《欢痛》)
2.NP1+放+NP2+PLOC
例 27:他放一支箭在槽内,对准约三十英尺外房屋那一头墙上安着的积满灰尘的鹿头。(内尔森·德米勒《小城风云》)
3.NP1+放+PLOC+NP2
例 28:有一部分是因为他放入体内那些东西。(斯蒂芬·金《三张牌》)
4.NP1+PLOC+放+NP2
例 29:老太太常年吃素,所以在桌旁放着一小碟咸菜,咸菜是她自己腌制的。(余华《现实一种牋牋》)
如果把“放”的构式看作是一个家族,在动词“放”的不同构式中,出现最多的原型构式就是以把字句构式为代表的致使位移构式,“放”本身具有[+致使][+位移]的特征,同时“把”字句构式又是“致使位移”构式的典型构式,以此看来,将动词“放”的把字句构式是原型构式是可以的。
在“放”的构式中以“把”为代表的构式“NP1+把/将+NP2+放+PLOC”最为典型,是动词“放”的原型构式。构式的语义为由于致使动作“放”使客体移动到某种位置并占据位置。
“放”是一个自带致使移动性质的动词,而且“把”字引导的宾语具有强受事性。Dowty(1997)把语义角色确立为“原型施事”和“原型受事”两大类。原型受事的论元主要有变化性、渐成性、受动性、静态性和附庸性五个特点。而由“把”所引导的“放”宾语的语义角色在这五方面有着不同程度的体现,“把”所引导的宾语一般自主性弱,受动性强,需要外力施力进行位移,具体的物品也是宾语的原型。
..................................


结论


第一章是从原型理论角度对“放”的义项进行分析。
首先通过词典里“放”的义项的整理,总结了“放”作为动词的 13 个义项:(1)解除约束,使自由;(2)在一定时间停止(工作或学习);(3)把牛羊赶到草地里,让它们活动或吃草;(4)放送,放映;(5)发出,散发;(6)点燃;(7)借钱给人,收取利息;(8)扩展,加大;(9)使处于一定位置,放置,安放;(10)放倒;(11)搁置;(12)加进去;(13)控制自己的行动,采取某种态度,达到某种分寸。

其次,经过语料的整理与分析,根据语料中各个义项出现的频率找出 13 个义项中的原型义和边缘语义,确定原型义是“使处于一定位置,放置,安放”义,并总结出原型义的意象图式和三个语义特征 [+致使] [+移动] [+终位]。
第二章通过隐喻转喻理论分析了动词“放”13 个义项及其搭配的名词。
首先,对通过语料的统计,“放”搭配的名词进行分类,发现动词“放”搭配的名词在原型义“使处于一定位置,放置”义的表现上,多是物品类名词,其次是人或动物,总体上看,物品类名词是动词“放”搭配名词的原型类型,其次是人,这两类名词都有“可移动、易移动”的特点,“放置”这些物品或人比较轻松,容易办到,其他类别搭配动词“放”都有不同方面和程度的隐喻转喻,“心理”、“事件”类别属于边缘类别,和原型的差别较大。
其次,根据原型理论中的家族相似性理论分析了“放”13 个义项的语义引申路径,分析了引申语义的语义特征,发现“放”的语义引申不单单由一条语义链构成,而是分散式的,成辐射状引申,由此可见语义引申的复杂,语义引申的方式也说明了“放”的各个义项在我们的长时记忆中是如何储存的,相邻的两个义项有较多共同的相似之处,有共同的语义特征,而不相邻的义项的语义特征关联较差,从多义词“放”的语义引申路径角度来看,也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原型理论的家族相似性。
最后,从搭配的名词角度分析了“放”的隐喻转喻机制。在分析的过程中笔者发现在分析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发现,动词“放”语义引申的隐喻转喻方式是有迹可循的,对于“放”的隐喻转喻,一般集中于起点的容器隐喻,移动过程中路径的隐喻和“放”对象整体部分转喻来实现的。
参考文献(略)


原文地址:http://www.sblunwen.com/yyxlw/29987.html,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

您可能在寻找语言学论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语言学论文频道(http://www.sblunwen.com/yyxlw/)查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