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县方言介词探讨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27444 论文编号:sb2021083016125337155 日期:2021-09-10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的研究一定程度上改进了滑县方言介词研究的方法,充实了滑县方言介词研究的内容,得出的主要结论如下:首先,滑县方言介词种类繁多,且特色鲜明。本文共统计滑县方言的介词 76 个,整体来看具有以下特点:语音方面,滑县方言中的一些双音节介词存在合音现象,如“除咾”就可以合音读为[tʂhuo42]。词汇方面,滑县方言多功能介词丰富,包括叫、压、给、对、朝等,具有多种语法意义。语法方面,滑县方言施受介词具有“施受同辞”现象,如“叫”“给”“让”等施受介词既可以表示处置义又可以表示被动义。另外,同小类介词下表示相同或相近语法意义的介词一般可以互换使用,例如朝、往、向等在表示方向时一般可以互换使用不影响句意。

第一章 滑县方言介词的类型及特点

第一节 介词的类型
根据上文有关介词的定义及分类标准的探讨,发现以介引对象的性质为划分标准,可以将滑县方言介词分为五种类型,分别是时空介词、对象介词、施受介词、工具方式介词、原因目的介词。根据每类介词的特点又可以将滑县方言的介词分为十七个小类,接下来将对滑县方言的介词分类进行讨论。
一、时空介词
空间领域可以投射到时间领域,表示一定的时间意义,而时间意义的转变往往也会影响到空间的变化,可见时间意义与空间意义密不可分的关系。在介词研究中学者们也时常将介引时间和空间的介词放在一起讨论。本文所说的时空介词指的就是可以介引事物之间时间关系或空间关系的介词。
滑县方言中的时空介词有 23 个,可以分为起点处介词、所在处介词、终点类介词、位移介词、方向介词五类。前三类介词的介引对象可以抽象为静止的某个时间点或空间点。位移介词表示谓语发生的相关空间或时间可以抽象为线段。方向介词所介引的空间既不能抽象为点,也不能抽象为线段,而是抽象为谓语发生时与相关空间产生的方向关系。接下来将根据这些介词的具体用法分类讨论。
(一)介引起点、终点、所在点的介词
介引起点、终点、所在点的介词既可以介引时间的起点、终点、所在点,也可以介引空间的起点、终点、所在点。滑县方言中主要有 8 个介引对象可以抽象为时间点或空间点的介词,包括起点介词“压1”“打”“从1”3 个;所在点介词“逮”“搁”“给1”“该”4 个,以及 1 个终点介词“到1”。
.........................

第二节 介词的特点
本文共收集滑县方言介词 76 个,其中时空介词 21 个,施受介词 7 个,对象介词 25 个,工具方式介词 20 个,原因目的介词 3 个。通过上文对于滑县方言介词系统的整理与分析,可以发现滑县方言介词具有以下几方面特点:
一、语音特点
滑县方言部分单音节介词存在合音现象。根据上文统计,滑县方言介词以单音节语音形式为主,滑县方言 76 个介词中有 56 个单音节介词,13 个双音节介词。但是有的单音节介词是由双音节介词合音而来,如“除咾”就有两种语音形式,可以读为[tʂhu42lɑu0]也可以合音读为[tʂhuo42],“尽着”经过合音读为[tɕiɛ55]。
二、语法特点
1.滑县方言施受介词“叫、给、让”存在“施受同辞”现象。普通话中介引施事的介词是“被、叫、让”,介引受事的介词是“把、将”。而在滑县方言中,“叫、给、让”既可以介引施事也可以介引受事,关于滑县方言中“施受同辞”现象的表现及成因后文也会展开详细的论述。
2.滑县方言介词分类中表示相同或相近语法意义的同小类介词虽然可以经常互换使用,但两者搭配使用情况也存在不同。例如方向介词“往”和“朝”都是表示事物指向的方向,常用结构都是“往/朝+终点处所/方位名词+动词”,大多数情况下两者可以互换使用,但是“朝”可以与“脸”“头”“扭”组成固定短语“脸儿朝”“头朝”“扭朝”,“往”可以与“好、坏”等单音节形容词结合,表示事情的发展方向,也可以与“后”结合表示“从今以后”,在这些情况下“往、朝”两者不可以互换使用。
3.由介词加词缀组成的结构与原介词互换使用时有一定的限制条件。如方向介词“照”加上后缀“着”构成新的介词“照着”,与原介词“照”的使用情况有所不同。在仅表示动作的朝向时用“照”,如果谓语动作已经完成一般要用“照着”。
表 2-1 滑县方言介词分类
表 2-1 滑县方言介词分类
..........................

第二章 滑县方言中的多功能介词

第一节 多功能介词“压”
“[ia24]”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介词,使用范围主要是中原官话和晋语区,其他地区关于介词“[ia24]”的记载尚未见到。在中原官话和晋语方言区中对于介词“[ia24]”的记录采用了不同的字形,学界对于“[ia24]”的本字也还存在争议。贺巍将洛阳方言中的“[ia24]”记为“牙”,鲁冰将中牟方言中的“[ia24]”记为“压”和“押”,认为这是两个不同的介词,不过鲁冰并没有提出实质依据。刘冬冰、李双剑将开封方言中的“[ia24]”记为“压”。《汉语方言大词典》中认为“[ia24]”在河南永城用“压”记录,河南原阳、洛阳、获嘉、济源等地用“牙”记录①。由于滑县在方言分区上属于中原官话郑开片,在字音字形的选择以及词义语法方面都很大程度受到郑州方言、开封方言的影响,因此笔者认为滑县方言中的“[ia24]”在此也采用“压”这一字形。“压”在滑县方言中介引时空起始点、经过,也可以介引依据,构成介词短语在句中充当定语、状语、主语等。
一、“压”的语法意义
“压”在滑县方言中主要用作时空介词中的方所介词,主要有三种用法:一种是起点介词,表示事物在空间意义或时间意义上的起始点;第二种是用在处所名词前表示经过,这两种用法的“压”意义大致相当于“从、打”;“压”在滑县方言中的第三种用法是依据介词,表示“依据、根据”,宾语多为状态。“压”属于谓语前置介词,一般构成介宾短语放在句首或谓语动词前,在滑县方言中的常用结构为“压 NP”,它的语法功能和意义可以概括如下。
(一)表示起始点,相当于“从、打”
当“压”为起点介词时,表示事物发生位移或路径开始的时间或地点,意义相当于“打、从”,其宾语兼具时间意义与空间意义。当“压”的宾语表示空间意义时,一般情况下主要和三类处所名词搭配:独立使用的方位词;表示处所的名词;地名、机构等专有名词。但是,有些“压”的宾语本身并不具备空间意义,需要和处所代词组合才能构成起点义介宾结构。
(127)他压.东边儿跑过来的时候看起来很着急。(128)消防员压.火场里面给那只猫救出来了。(129)压.北京回来之后,看着他整个人都不一样了。(130)你压.超市买点肉回来。(131)压.老王那儿要个钱真是比登天还难。(132)压.桌儿那儿给我捎过来杯水。’
.........................

第二节 多功能介词“到”
介词“到”和“压”一样都属于多功能时空介词,可以介引谓语动词发生的时间点或空间点。滑县方言中的时空介词一般都位于谓语动词之前,如“压.地里回来”“往.厨房拿东西”“改.学校上课”等。但时空介词“到”在滑县方言中用法比较独特,不仅可以放在谓语动词之前,还可以放在谓语动词后,组成“V 到”结构。除此之外,“到”在普通话或滑县周边方言中比较普遍的用法是作为终点介词,介引时间或处所的终点。而“到”在滑县方言中除了用做终点介词外,还可以用做起点介词、所在点介词,甚至可以做方向介词和位移介词。接下来将全面分析介词“到”在滑县方言的语法意义、语法功能、语义来源。
一、“到”的语法意义
《说文·至部》中解释“到”是“至也”,本是动词表示“到达”。在滑县方言中,“到”也可以用做时空介词,主要有三种用法:第一种做终点介词,介引时间终点或空间终点,表示“到达某地或某个时间”;第二种是做位移介词,表示“距离”;第三种做方向介词,表示“向某处去”。
(一)终点介词,表示“到达某地或某个时间”
滑县方言中,终点介词“到”可以放在谓语动词之前,表示“到达某地或某个时间”,常用结构为“到+NP+VP”。
(144)到.你把作业写完才能出去玩。/到.明个儿才能出这次考试成绩。
(145)到.河南才能喝到正宗胡辣汤。/到.学校就得听老师的话。
其中“到”在介引时间终点时,NP 和 VP 有时间上的先后顺序。NP 指时间段,VP 指发生的谓语动作,其中的谓语动词具有持续义,往往是在 NP 这一时间段结束后持续发生。如例(144)中,先“写完作业”后“出去玩”,先到“明天”后才能“出成绩”。终点介词“到”介引空间终点时,NP 是处所名词或方位名词,如例(145)中“河南”“学校”,而这个处所是动作行为的目的处所,也是谓语“喝胡辣汤”“听老师话”发生的处所。
..............................

第三章 滑县方言施受介词与相关句式...........................36
第一节 施事介词与处置式.........................36
第二节 受事介词与被动式........................................8
第三节 介词“施受同辞”现象的成因...........................40
结语....................43

第三章 滑县方言施受介词与相关句式


第一节 施事介词与处置式
黎锦熙先生在研究“把”字句时首先发现了处置式,他认为“把”作为介词,可以用来提前宾语,同时,“把”字句在使用中含有类似于“使”的意义,这就是我们后来所说的“致使义处置式”。第一个正式提出“处置式”的学者是王力,在《中国现代语法》中提到:“凡用助动词把目的位提到叙述词前面,以表示一种处置者,叫做处置式”①。处置式在使用过程中往往会存在一个标记来标记谓语动词的受事,如常见的“把、将、拿”等,我们将这个介词标记称之为“处置标记”。因此处置式的格式可以抽象为:S施事+处置标记+NP受事+VP②。不过处置标记并不一定都是显性的,在一些典型处置式中存在处置标记,而一些非典型处置式有处置义却没有处置标记,包括代词复指式和受事前置句两种。胡伟、甘于恩(2015)根据滑县方言处置式有无介词标记将滑县方言处置式划分为五种结构类型:单标型处置式、单代型处置式、介代短语型、介代呼应型、简略型,本文将按照这一分类标准对每一类分别讨论。
一、单标型处置式
所谓单标型处置式是指有处置标记没有复指代词的处置式。例如“饭你给它吃了吧。”这句话中“它”是“饭”的复指代词,“给”是这句话的处置标记,当句中“它”去掉后句中就只有处置标记了,也就是我们说的单标型处置式。滑县方言中的处置标记有“给、叫、搁、把、拿”,其中“把、拿”的用法和普通话大致相同,“搁”和“给”都是由动词“给”演化而来,因此这里重点讨论表处置的“叫”字句和“给”字句。
表 1-1 滑县方言声母系统
表 1-1 滑县方言声母系统
........................

结语

一、本文的主要观点及创新之处
一直以来介词都是语言学界研究的热点之一,相比较普通话的介词研究,方言的介词研究空间还比较大。本文主要以河南省滑县方言介词为研究对象,对滑县方言介词进行了系统的分类描写,考察了其中用法较为特殊的多功能介词“到、压”的演变,探讨了滑县方言施受介词“叫、给、让”等承担处置式与被动式共同标记的成因。本文的研究一定程度上改进了滑县方言介词研究的方法,充实了滑县方言介词研究的内容,得出的主要结论如下:
首先,滑县方言介词种类繁多,且特色鲜明。本文共统计滑县方言的介词 76 个,整体来看具有以下特点:语音方面,滑县方言中的一些双音节介词存在合音现象,如“除咾”就可以合音读为[tʂhuo42]。词汇方面,滑县方言多功能介词丰富,包括叫、压、给、对、朝等,具有多种语法意义。语法方面,滑县方言施受介词具有“施受同辞”现象,如“叫”“给”“让”等施受介词既可以表示处置义又可以表示被动义。另外,同小类介词下表示相同或相近语法意义的介词一般可以互换使用,例如朝、往、向等在表示方向时一般可以互换使用不影响句意。
其次,多功能介词“到”“压”用法特殊,表示多种语法意义,这些语法意义都由动词词义演变而来。时空介词“到”普通话或滑县周边方言中一般用做终点介词,但在滑县方言中不仅可以做终点介词,还可以做方向介词、位移介词。其中,终点介词的用法的产生与“到于”结构中“于”的消失有关;位移介词“到”的产生受“V 到”结构的影响;方向介词“到”的用法与“到+NP+VP”这一结构有关。
“压”作为介词仅在中原官话及部分晋方言区使用,关于介词“压”的来源研究也比较少。根据其他学者对“压”意义相近的介词“打、从”的研究,通过类推的方法发现滑县方言中介词“压”来源于动词“压”。滑县方言中的“压”可以做时空介词、依据介词,依据介词的用法是由时空介词的用法发展而来的。
最后,滑县方言存在“施受同辞”现象,本文考察了滑县方言施受介词在处置式与被动式的运用,根据有无施受介词将处置式分为五种类型,根据句子结构将被动式分为三类,并考察其中施受介词的使用情况。另外。考察了滑县方言中“施受同辞”现象的成因,发现施受介词可以同时做处置式与被动式的标记这一现象一方面与动词本身表示两种相反方向的特征有关,一方面与施受介词在滑县方言中使用的句法环境有关。
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论文范文模板5篇「语言学论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