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语料库的韩语汉语助词对比探讨范文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36566 论文编号:sb2021083113252537158 日期:2021-09-10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着眼于汉语与小语种韩语的口语语料,针对两种语言虚词中的助词使用及互译情况进行对比研究,旨在在真实的生活语言中探索韩语汉语的语言对比规律;深入了解两种语言所在的语系特征差异;在总结两种语言的语法共性基础上提炼韩汉互译的翻译共性原则;在两种语言助词使用与翻译情况的相同与不同之处之间反复分析研究,追根溯源,通过语言之间的对比推动对于韩语汉语单个语言从词汇到句法层面的认识与理解;希望帮助译者更加游刃有余地在两种语言之间进行语法思维切换,更好地服务于韩汉双语互译工作。

第一章 绪论

第一节 研究目的与意义
一、研究目的
对不同语言进行横向对比,通过跨语言比较来发掘人类语言共性与差异,探讨各种语言“万变不离其宗”的规律是语言学重要的课题之一①②。韩语助词可以使韩语句子结构显化,同时对其他词汇意义进行补充,在韩语翻译中起着信号灯一样的标志性作用;而汉语助词的作用也不可或缺,在表达结构、时态和语气等方面起着关键作用。韩汉语助词对于句子成分和语气等的标志性作用,决定了韩汉语助词用法在帮助表达韩汉语句子结构和语气等中的作用与意义不容忽视。本研究拟通过自建语料库,利用语料库词性标注与检索软件检索韩语和汉语助词的用法,并进行量化分类与比较,以期获得对这两种语言中助词文本占比与功能的直观对比,在量化比较的基础上进行更多质性分析,针对典型个案进行语义分析,提出相应翻译策略建议。
二、研究意义
从理论意义上讲,本研究具有两个方面的意义。首先,韩语与汉语助词的用法异同研究,对于两种语言互译的翻译策略具有积极借鉴作用,能够帮助译者快速做出相关语法及语用层面等的决策,提高翻译效率。比较这两种语言异同在挖掘语言共性方面有着积极的作用,对于韩汉互译工作也有着重要的研究价值。其次,本研究的韩语汉语助词对比研究能够丰富韩汉双语对比的研究范畴,助力韩汉双语对比更系统性的研究。目前,虽然韩语汉语助词方面研究已经出现,但数量不多,本文将在这方面做出尝试与努力。最后,并在小语种口语语料库的建设上作出一定贡献。李艳、冯华丽(2018)在《国内基于语料库的翻译研究二十年综述》(1999-2018)③一文中提到,从 1999 年语料库翻译学进入快速发展阶段至今,需要充实口语语料库的建设,而且缺乏小语种的平行语料库,目前除英、日、德、俄外,其他小语种很少涉及。虽然本研究所选取的语料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口语语料,但从语法和语用意义讲,足以满足研究需求,并能充实韩语和汉语的平行语料库建设。
.....................

第二节 研究问题
如上文研究目的中所阐述的,韩汉两种语言的对比中,助词用法的对比分析对于韩汉句法差异有非常重要的研究意义。根据相关语法专著所述,韩语中的助词根据黏着语的特性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帮助表达语法结构的结构助词,韩语中统称为格助词,有主干助词(分为主格助词表主语和宾格助词表宾语)、定语助词(分为属格助词表属性和限定助词表修饰)、副词助词(分为与格助词表对象、处格助词表处所、时间助词表时间)、呼格助词(表示对于晚辈的称呼);另一类是表示实际意义的添意助词,可表示方式方法、让步、比较、间接引用、联合并列、强调、停顿、限制、选择等①②③,本文第三章表 1 有详细介绍。汉语中助词多是单个的汉字,主要分为结构助词、时态助词、语气助词三种④⑤⑥⑦⑧。结构助词例如“的”、“地”、“得”、“似的”、“所”,时态助词例如“了”、“着”、'过',语气助词例如“吗”、“呢”、“吧”、'啊'。本文将针对两种语言的助词用法中共同之处和不同之处,对于韩汉助词异同语言现象进行一一对比,在真实语料中进行关键词焦点检索,通过大数据得出更准确的统计数据。
基于韩汉语助词基本分类,本研究拟结合定量和定性分析回答以下问题:
1、韩汉语助词在各自语言中的使用频率如何?
2、韩语中主要助词的语法和语用功能在汉语中是如何实现的?
3、反之,汉语中主要助词的语法和语用功能在韩语中是如何实现的?
本文收集韩国近十年来六部电视剧,自建韩语汉语文本平行语料约 400 万字文本,借助语料检索进行定量统计和定性分析,探讨韩语、汉语中助词的各种语法功能,并提出相应的翻译策略建议。
................................

第二章 文献综述

第一节 基于语料库的对比语言学
语料库语言学(Corpus Linguistics)是一门以语料库为数据研究基础的语言学科,相比之前的定性语言研究,语料库语言学研究出的结论更加有据可循、直观清晰,体现了大数据信息搜索的功能与优势。语料库语言学为语言研究提供了全新的方法和思路,将大量真实语言事实转换为可供定量系统分析的语言数据,通过锁定具体所要研究的角度与内容,以大数据汇聚的方式将语言现象归类并清晰呈现,从而探索与寻找语言使用中的新规律,后对现有研究成果进行验证。语料库(Corpus)是一个装有大量语言事实与现象的语言资料仓库,以有序再现的方式,供语言学者从中调取、抽选、分析语言数据,总结语言规律,这些都与对比语言学的研究方法非常契合。
语料库语言学诞生在上世纪 50 年代,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及普及,电子语料库的优势逐渐显现,语料库语言学展现出强大的生命力。BROWN 美国英语语料库之后,又相继出现 LOB、ANC、BNC 等英语语料库,词库容量高达上亿词次,其他语种的语料库及语料库搜索软件也不断被开发出来,如平行语料对齐软件 WinAlign、HunAlign 和 EditPlus 等;搜索软件 AntConc、WordSmith Tools、ParaConc 和 Olifant 等。2008 年第五届国际对比语言学大会(The Fifth International ContrastiveLinguistics Conference)共收到论文 200 多篇,其中 71 篇基于语料库进行研究,基于语料库的对比研究明显增多成为当今国际对比语言学研究的新趋势。
对于语料库语言学的认知,国际上分为两种,一种观点认为语料库语言学是理论框架,强调其理论意义。如 Halliday(1992)曾提出,语料库语言学作为一种理论架构,将语料收集和理论概括统一起来,从而使我们对语言的理解产生了一种质变,是真正意义上的科学研究领域①;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语料库语言学是一种基于语料库的研究方法。Tognini-Bonelli(2001)认为,语料库给语言学的研究提供了新的哲学思路,介于理论和方法论之间②。而语料库的发展离不开语料库的建设,Kennedy(2000)认为,语料库可以更可靠、更准确地描述语言的特征,可以作为分析与描写语言结构及各种语言应用的根据③。国内外语言学家及学者纷纷著书立说,致力于语料库的理论研究与开发建设和应用④。在我国,许家金所著《语料库语言学》详细介绍了语料库语言学的概念和软件的使用情况;许家金、王克飞、秦洪武、文秋芳等在语料库语言学、语料库的开发方面做出了显著的成效,不仅详细介绍了语料库软件的使用情况,还开发了若干语料库。
..........................

第二节 韩语、汉语助词的研究现状
目前韩国国内的韩语助词研究以本体的研究的成果最为丰硕,多集中在韩语助词分类及功能用法的研究上。崔羲秀①的《韩国语基础语法》、李敏成②的《新时代韩语系统语法》、任湖彬③,洪環构,张淑仁的《面向外国人的韩国语语法》等在韩语助词的功能使用和主要分类上进行了详细的阐述。韩语的助词分为格助词和添意助词两大类别。其中格助词指帮助韩语词汇之间格式化公式化表达结构的助词,分为主干助词(主语助词和宾语助词),帮助读者识别句子主语和宾语;定语助词(限定助词和属格助词),帮助修饰限定名词;副词助词(与格助词、处格助词、时间助词和呼格助词)三类各具特色功能各有不同的助词,分别表示对象、场所、时间、称谓。添意助词则指韩语助词当中一类在语句中可以帮助增加不同意义的助词。分为方式方法助(表借助某种方式)词、比较助词(表比较)、间接引用助词(表间接引用)、联合助词(表并列)、强调助词(表停顿或强调)、让步助词(表退让条件)、限制助词(表唯一条件)、选择助词(表选择)等。
除此以外,韩语助词研究主要成果集中在应用研究。一方面,韩语助词教育教学研究颇具成果,代表作如张美京的《韩语教育的助词教育趋势分析》④等;另一方面,中国留学生对韩语助词的习得相关研究比较集中,代表作品有李先英的《中国籍学生的韩语格助词处理研究》,金浩正的《中国籍韩国留学生的助词重叠学习现象研究》以及韩语助词习得与偏误研究(代表学者李勋浩,金向秀,宋相根等)⑤⑥⑦⑧。总体来看,韩语助词研究大多都集中于助词用法、形态及句法方面的特点,对于语义及语用层面的研究较少,并欠缺与其他语种助词的对比研究较少。
表 3-1 语料介绍
表 3-1 语料介绍
............................

第三章 研究语料及方法............................10
第一节 语料的介绍....................................10
第二节 语料库搜索软件的介绍...................... 11
第四章 韩语助词用法与汉语对应关系.....................................20
第一节 韩语间接引语引用助词功能用法与汉语对应关系.......................21
第二节 韩语定语助词功能用法与汉语对应关系...................................24
第五章 汉语助词用法与韩语对应关系.................................. 38
第一节 汉语结构助词与韩语对应关系..........................................40
第二节 汉语时态助词与韩语对应关系..........................45

第五章 汉语助词用法与韩语对应关系

第一节 汉语结构助词与韩语对应关系
现代汉语的结构助词在汉语句子语法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之所以称为结构助词,是因为这类助词的存在使得汉语句子结构,词汇之间的关系更加明晰。其中,最常用也最为重要的结构助词是“的”、“得”“地”、三类,由三个汉字分别组成。与其他词汇不同,这三个结构助词的区分并不是通过其汉字本身意义,而是可以通过其与其他词汇的搭配规范来区分,如定语+“的”+名词中心语,表示“的”为定语末尾的标志性词语,并且此定语可以用来修饰名词词性的中心语;动词或形容词+“得”+补语,表示“得”引导着右边的补充成分即补语,共同补充左边的动词或形容词的属性,状态,程度等;状语+“地”+动词或形容词,表示“地”为状态类的状语的末尾标志性词语。
一、结构助词“的”
汉语结构助词“的”作为定语词尾共同修饰名词中心语,结构为定语+“的”+名词中心语,这里的定语可以由很多词来担当。其中代词如“他的妈妈”中的“他”、名词如“当代大学生的日常”中的“当代大学生”、同位语如“我们大家的意见”中的“我们大家”、形容词如“开朗的女孩”中的“开朗”、数量词如“三分之一的市民”中的“三分之一”、动词如“吃的东西”中的“吃”、动词短语如“阔别十余年的家乡”中的“阔别十余年”、象声词如“叽叽喳喳的小鸟”中的“叽叽喳喳”、主谓短语如“头发花白的老人”中的“头发花白”、介词短语如“对自己对他人最好的选择”中的“对自己对他人最好的”、四字成语等固定短语如“醍醐灌顶的一席话”中的“醍醐灌顶的”、复句形式短语如“既熟悉又陌生的那个人”中的“既熟悉又陌生的”等来担当。由此可见,汉语助词“的”作为中心语的定语,构成可能性非常多,其在在汉语语言运用中非常常见,在汉语文章中出现的概率普遍较高。本文中结构助词“的”在语料中共出现 20008 次,占汉语助词总数 71604 的 27.94%,非常具有研究价值。以下,将就其对应韩语的对应关系进行细致分类,可分为韩语普通定语助词,韩语属格定语助词和韩语短语定语结构,如下表 5-2 所示:
表 5-2 汉语结构助词“的”与韩语对应关系表
表 5-2 汉语结构助词“的”与韩语对应关系表
..............................

第六章 总结与展望

第一节 主要发现
通过语料检索,总结韩语和汉语助词的语法和语义功能,发现以下一些语言特征与规律。
第一、助词在中韩两种语言中均起到重要杠杆作用,韩语助词在总文本中占比小,但功能更多样,汉语助词占比更大,且功能更集中。从数量上看,韩、汉语助词占比各自语料总文本的比重不大,具体来讲,韩语语料中出现助词总数 41849 个,占总文本比重 2.06%;汉语语料中出现助词总数 71604 个,占 4.35%。韩汉平行语料的助词总数量上的对比,显示汉语助词的出现次数高于韩语近 3 万次,汉语助词占比总文本比率高于韩语近 2%。 但从种类及功能上看,韩语助词的种类多于汉语。韩语助词种类繁多功能强大,主要助词有五大类,引用助词、定语助词、主宾格助词、副词助词和添意助词,细分则多于 20 种;汉语主要助词有三大类,结构助词、时态助词和语气助词,细分则多于 12 种,每一种助词的使用方法相对简单,公式化套用现象不严重,除结构助词“的”,“得”,“地”有特定组合公式外,其他助词则孤立于句子中其他成分,意义简单且重复使用率高。总之,对于韩语汉语中少量助词的关注与研究,可以对两种语言很多方面都具有十分珍贵的研究价值①②③。语言中助词的使用往往被忽略,但实际上却常常是翻译和学习的难点。掌握好助词的使用,在语言学习和翻译中可以帮助我们做到事半功倍,这方面研究目前仍比较缺乏,值得更多探索和关注。
第二,中韩助词功能的差异影响着各自句法的总体特征,表现为韩语显性汉语隐性。首先,这一特性可以增强对于韩语黏着语和汉语孤立语的特性认知。通过助词与其他相连接词语的构成方式,可以反映两种语言不同的语系特性。韩语中的助词都是以黏着方式与左边词语相连接,常常甚至需要改变左边相连接词语的形式;而汉语中的助词则相反,没有黏着迹象,是完全的孤立语,如“了”加在任何句尾,都不需要对于左边的词语附加什么偏旁或者单词。其次,韩语助词对于句子结构尤其长难句句子结构的分析作用。韩语中的副词性助词和添意助词的一部分对应汉语的连词,和汉语连词一样,可以引导状语长句;韩汉定语助词则引导定语长句;而韩语中的主语宾语助词则更加清晰地表明主语宾语的句子成分,因此两种语言的助词都有着非常显性的显示句子结构的作用,对于长难句句子理解有着信号灯般的作用。汉语的词汇及句子意义不仅仅是表面形式所表现出来的内容,而需要深入到语境之中体会和感受。从这个角度讲,在语法功能的表现上,汉语呈隐性特征④⑤⑥。正如吕叔湘显示在《现代汉语八百词》的总论中所说:“汉语语法的最大特点是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形态变化。”很多语法词汇在有的语境下必须使用,但在有的语境下不必使用,在有的语境下不能使用⑦⑧。韩汉互译中一个非常明显的语言现象,就是韩语偏公式化,其时态表达,终结词尾表达等都需要套用在固定的短语公式中,即展现了韩语的语言显性特性;而汉语中相对应的表达方式个数和种类都少很多,而且更重视汉字内涵意义的挖掘,公式化的结构语言很少,即展现了汉语的语言隐性特性。这一显一隐两个特性也在韩汉互译工作中起着指导性的作用。
参考文献(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