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对比的泰国学生汉语基本颜色词习得探讨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27784 论文编号:sb2021092915061938453 日期:2021-10-23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对汉泰基本颜色的界定、构词方式和语义内涵进行对比分析,据此设计泰国留学生汉语基本颜色词习得调查问卷,并对 55 份有效调查问卷所得数据和结果进行统计分析的基础上,我们得出泰国留学生汉语基本颜色词在词意理解和词义误用两个方面容易出现不同程度偏误,目的语知识负迁移、文化因素的负迁移、母语中颜色词的负迁移、泰汉语颜色词本身的特性和学习策略的影响是造成泰国留学生在习得汉语基本颜色词的过程中产生偏误的主要原因。

第一章 绪论

一、选题缘由
自东盟自由贸易区成立以来,中国与东盟各国之间经济、文化交流日渐频繁,逐步加深。泰国积极加入“一带一路”经济合作发展战略,中泰两国人民之间往来也日渐增加,泰国学生学习汉语热情比较高。本人在中国学习汉语期间发现,汉语语言系统中基本颜色词的含义及联想意义比较丰富,泰国留学生在实际运用中经常出现不同类型的偏误。汉泰基本颜色词语义在某些方面存在相似之处,但是二者在联想意义方面在一定差异,这已成为泰国留学生学习汉语的难点之一。
颜色词已经成为现代汉语词类的重要组成部分,颜色词已经成为现代汉语词类的重要组成部分,颜色词可以让表达内容更加准确和形象,在日常的生活交际中使用频率比较高。汉泰基本颜色词联想意义存在相似性,但是也存在差异性,泰国学生在习得和使用汉语基本颜色词时会出现不同类型偏误。基于此,本文以汉泰颜色词的对比为研究课题,充分对比汉泰语基本颜色词界定标准、构词方式、语义内涵和文化根源,客观分析泰国留学生汉语基本颜色词常见偏误,探索泰国留学生习得汉语基本颜色词出现词义理解和词义误用偏误的成因,并从教学角度提出泰国留学生习得汉语基本颜色词的策略。
.........................

二、研究意义
汉语和泰语中都有着比较丰富的颜色词,由于汉泰两国地理环境、历史文化等方面不同,汉泰基本颜色词的词汇意义及联想意义也存在一定的差异。本文通过对泰语和汉语中基本颜色词的结构、词汇意义及文化意义进行系统归纳,并对汉泰基本颜色词进行对比分析,本文研究意义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通过整理泰国学生对汉语颜色词的认知和习得特点,来帮助泰国留学生更好地习得汉语基本颜色词,扩展和丰富汉语教学理论体系,促进学生对基本颜色词内涵的理解。二是本文通过对汉泰颜色词构词方式、词汇意义等方面的比较,调查泰国学生基本颜色词习得偏误,归纳总结泰国学生产生偏误的类型与原因,并提出汉语基本颜色词教学对策,以此帮助学生更好地掌握跟颜色相关词语的特点以及构词方式,提高泰国留学生汉语使用能力,为从事对泰汉语研究的工作者提供参考。
刘钧杰(1985)对汉语颜色词的起源和演变历程进行比较系统梳理,并据此将汉语基本颜色词分“纯颜色词”“物体颜色词”“物体颜色词跟纯颜色词的组合”和“纯颜色词的生动形式”四大类。符淮青(1988)从物理学、心理学和语言学等多领域论述了“红”色词群古今演变过程,相继,其他学者对“红”色词群进一步深入和拓展。詹人凤(1997)将颜色词进行简单归类:一是基本颜色词,如“白”“黑”“红”等颜色词;二是非基本颜色词,如;“深蓝”“暗红”等表示程度颜色词,“枣红”“咖啡色”等表示实物颜色词,后者又包含“程度颜色词”“实物颜色词”与派生颜色词三种类型。除此之外,他还从汉民族色彩认知的角度将汉语颜色词分为辨色词、指色词和描色词三类。
............................

第二章 汉泰基本颜色词对比分析

一、汉泰基本颜色词界定
颜色词是指那些在语言文字中用来描写各种各样色彩的词,来源于人类对自然界形形色色物体色彩的认知,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演变成固定的表达方式。1969年,柏林和凯伊对全球九十八种语言中颜色词进行调查,发现“白”“黑”“红”“绿”“黄”“蓝”“褐”“紫”“粉”“橙”和“灰”构成了自然语言色彩语码系统中最基本的部分。在两位学者之后,又有学者提出:基本颜色词的界定需要符合单语素、独立的颜色意义和凸显心理特性等要素,并且使用相对比较稳定。本文在柏林、凯伊等学者关于基本颜色词研究成果基础上,结合汉泰语言特点和文化背景,从以下五个方面对汉泰的基本颜色词进行界定:一是全民常用性。使用范围非常广,使用频率非常高;二是稳固性。基本颜色词标志事物非常稳定,不会随意变动;三是能产性;四是单语素;五是具备独立的颜色意义。
(一)汉语基本颜色词的界定
颜色词起源于魏晋南北朝,颜色词具有其特有的语义和情感表达功能。1941年,胡朴安对汉语上古“五色之名”——白、赤(丹、朱)、黄、黑、青进行了考证并发现其产生是具有先后顺序的,依次为“白”“赤”“丹”“朱”“黄”“黑”“青”等。《简明类语词典》中列出了 6 个基本颜色词,分别为:“白”“黑”“红”“绿”“黄”“蓝”。中国学者姚小平(1988)、刘丹青(1990)等对从古至今的汉语颜色词进行客观、深入的研究,并将其发展划分为五个时期,具体如表 2-1 所示
表 2-1 汉语基本颜色词的发展划分情况
表 2-1 汉语基本颜色词的发展划分情况
.............................

二、汉泰基本颜色词的构成
(一)汉语基本颜色词的构成
前文提到过刘云泉(1990)、詹人凤(1997)、叶军(2001)、李红印(2001)等人对颜色词的构成都有论述,本文认为汉语基本颜色词的构成具体如下:
1.单纯颜色词
单纯颜色词是指由一个语素构成的颜色词,如:“白”“黑”“红”“黄”“绿”等,该颜色词在颜色词构成中占比较低,但是单纯颜色词是构成汉语颜色词的根本。此外,“丹”“朱”“翠”“绛”等非基本颜色词也属于单纯词的范畴,这些基本颜色词多用于古代,现在使用频率非常低,甚至基本不用。
2.合成颜色词
合成颜色词主要包含以下几种:
(1)复合颜色词
复合颜色词是现代汉语颜色词的主要组成部分,它分为以下两种:
1)并列式
并列式颜色词包含以下两种意义:一是构词的两个颜色语素之间没有侧重点,也就是不混色,比如“黑白”“黄绿”“蓝紫”等,它们不偏向任何一种颜色语素;二是利用引申意义用来比喻是非曲直,如:不分皂白。在分析并列式的合成颜色词语义及联想意义时,需要准确理解构成语素之间内在关联性。
2)偏正式
由两个语素构成,根据构词语素的性质、构词语素的关系,可以分为以下五种:
①表示颜色程度、性状语素+表色语素
例(1)深红、淡黄、浅绿、淡绿例(2)老绿、嫩黄、老红、嫩红、嫩绿例(3)鲜红、鲜黄、娇黄、苦黄、新绿
例(1)、例(2)和例(3)类词的词根为后面的颜色语素,前面添加构词对后面词根起到修饰作用,“深”“浅”“淡”“明”“暗”等形容词可以修饰不同的颜色语素,在与不同的颜色语素搭配后形成新的颜色词。例(2)中形容词“老”“鲜”“娇”“苦”和不同颜色语素搭配后,是其描述的颜色词更加形象、逼真。例(3)类词的词根与形容词“鲜”“娇”“苦”“新”搭配形成偏正式颜色词,进一步丰富了色彩内容。
..............................

第三章 泰国学生学习汉语基本颜色词的常见偏误和原因分析.............................20
一、泰国学生学习汉语颜色词的常见偏误调查...........................20
(一)调查对象.....................................20
(二)调查方法.............................20
第四章 泰国学生习得汉语基本颜色词的教学策略...............................33

一、引导学生利用文化对比策略学习颜色词....................................33
二、构建颜色词知识网络..................................33
结语......................................39

第四章 泰国学生习得汉语基本颜色词的教学策略

一、引导学生利用文化对比策略学习颜色词
在第二语言学习过程中,“母语迁移”是一种普遍现象。母语迁移包含正迁移和负迁移两种,在汉泰颜色词表示相同的文化语义时,泰语容易对泰国留学生产生积极的正迁移。汉泰两种语言基本颜色词在实际应用过程中也存在不同之处,此种情况下,母语容易对泰国留学生习得汉语基本颜色词容易产生负迁移。由于汉语和泰语都属于汉藏语系,泰国和中国都是汉字文化圈内,文化中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这些相似的文化也会渗透在语言中,因此汉泰颜色词的语义特征、语法功能和文化内涵等也存在很多相似之处。因此教师在教学中要充分利用这种文化的相似性,帮助学生掌握颜色词的用法,这样会降低学生的习得难度。
教师也要引导学生对汉语和泰语中基本颜色语义特征和使用规则进行对比分析,利用汉泰颜色词的不同之处,帮助学生掌握汉语颜色词独有的意义和用法,并了解其背后的文化根源,这样既有助于学生习得语言知识,也有助于学生加深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建立起一种多元文化意识,增强学生的文化认同感。如“绿”在泰语和汉语中都可以表示“健康环保”的意思,可以利用这一义项帮助学生识别生活中的环保标志,同时了解中国人环保意识的改变和提升。再如,在黑色衣服可以出现中泰两国正式场合,比如重要会议出席,黑色西装也可以出现在中国婚礼上,但是泰国人在婚礼上不会穿着黑色西装。学生通过文化对比了解到这种不同以后,那么自然会产生一种文化包容意识,减少跨文化交际中的困惑。
表 3-1 基本颜色词文化含义答题结果统计表
表 3-1 基本颜色词文化含义答题结果统计表

......................

结语


本文对汉泰基本颜色的界定、构词方式和语义内涵进行对比分析,据此设计泰国留学生汉语基本颜色词习得调查问卷,并对 55 份有效调查问卷所得数据和结果进行统计分析的基础上,我们得出泰国留学生汉语基本颜色词在词意理解和词义误用两个方面容易出现不同程度偏误,目的语知识负迁移、文化因素的负迁移、母语中颜色词的负迁移、泰汉语颜色词本身的特性和学习策略的影响是造成泰国留学生在习得汉语基本颜色词的过程中产生偏误的主要原因。
我们建议可以从汉语基本颜色词的教学策略方面进行调整:一是应尽量克服“母语翻译法”对学习效果的影响,充分利用文化对比的方式,帮助学生掌握汉语颜色词独有的意义和用法,并了解其背后的文化根源,这样既有助于学生习得语言知识,也有助于学生加深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建立起多元文化意识,增强学生的文化认同感;二是构建颜色词知识网络,积累颜色词汇量,将复杂的语义条理化,构建汉语基本颜色语义网络,进行科学有效地记忆,掌握汉语基本颜色的词汇意义和文化内涵;三是基于具体语境学习多义词,可以结合春节习俗、绘制京剧脸谱等文化体验活动,让泰国留学生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四是提高汉语教师文化素养,丰富语言本体知识的学习;五是针对初级阶段、中级阶段和高级阶段泰国留学生采取不同教学策略,主张因材施教,采用不同教学方式,使颜色词的教学呈渐进式进行。我们认为这些建议有利于泰国留学生更好地掌握汉语汉语基本颜色词的语义内容和使用规则。
作为留学生,虽然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但是由于本人的研究能力有限,在汉语知识、理论素养和教学实践等方面还存在不足,因此本文还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一是鉴于对调查问卷容量和被调查者完成时间的考虑,调查问卷中关于汉语基本颜色词语料有限;二是对针对颜色词提出的教学建议还不够完善。这些不足还需要在今后的学习和工作中继续努力。希望有更多的汉语教师能够在教学中去验证并提出更好的建议,充实基本颜色词的教学策略。
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中韩与“水”,“火”有关的惯用语对比探讨
下一篇:网络语境下新兴“X 式 Y”结构调查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