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汉语述宾短语及其汉泰扩展方式对比思考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vicky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75899 论文编号:sb2021101510193138803 日期:2021-11-17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是一篇语言学论文,本文研究发现,在泰语中述宾短语的扩展结构 กา ลงั  /kāmlūŋ/ “正在”+述宾短语+อยู่  /?yù/  “着”,而对应的汉语中述宾短语的扩展结构则为“正在+述语(动词)+着+宾语”,二者之间存在差别。泰语“อย่ ู/?yù / 着”扩展时一般放在述宾短语的后面,而在汉语中“着”则是插入在述宾短语的之间。此外,汉语和泰语使用限定副词“แค่เพยีง  /keà:piē:ŋ/只”扩展时也在差别:汉语中把“只”放在述宾短语的后面,形成“只”+“述宾短语”+“时间量词”,而泰语一般把“แคเ่พยีง  /keà:piē:ŋ/只”放在述宾短语的后面构成“述宾短语”+“ แคเ่พยีง /keà:piē:ŋ/ “只”+“时间量词”。

第一章 绪论

1.1 选题意义
述宾短语是汉语最基本语法结构之一,是汉语学习者必须要掌握和理解的,同时述宾短语也是汉语语法中十分重要的组成成分,因为要想表达一项行为,就不能缺少这个部分,一旦缺少,就无法表达完整的意义。对于第二语言学习者来说,学习汉语的重难点之一就是要掌握汉语语法中的述宾短语。此外,述宾短语大多是不同时期出现的,跟年代有很大关系。这对于外国学习者来说比较难理解,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又经常使用,比如,网络用语、新闻等等。因此,对于想要提高汉语水平的外国学习者来说,述宾结构是绝对不能忽视的。
述宾短语使用频率高,运用范围广,在各种语体中都十分常见。述宾短语的语义体现为 V 对 O 的支配,语义上是直接的支配关系。汉语和泰语是 SVO 语言,述宾短语在汉语和泰语中占据相同位置,即位于主语后面,表示动作行为。尽管泰语和汉语中的述宾短语都有同样的语法功能和语法形式,但是对以泰语为母语的汉语学习者来说,理解汉语中述宾短语的语义仍然比较困难。因为有些词语的意义不能直接翻译成学习者本人的母语,通常只有在汉语学习和使用过程中,或者在网络和新闻中才能最终得到理解。此外,简单短语在扩展成为复杂短语的时候,汉泰两种语言也是有区别的。因此,为了正确了解汉语述宾短语这一基本语法结构,以便将来在课堂中给学生教授正确的汉语语法知识,本文拟深入研究汉语述宾短语的语法结构,包括语法功能及现代汉语述宾短语的语义演变与语法化过程,并对汉泰这两种语言的述宾短语的结构和意义进行对比研究,找出两者的异同。
义进行对比研究,找出两者的异同。 研究发现,泰国的汉语学习者经常混淆泰语语法和汉语语法,因为这两种语言具有同样的结构 S+V+O,但是实际上在述宾短语扩展的时候两者还是有区别的。本文认为语义是研究汉语语法最重要的方面之一,而且语义总是处在变化之中,所以现代汉语的语义变化和网络用语的出现是现代汉语两种值得关注的现象。经济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使得学习和使用汉语的人越来越多,事实上网络和生活用语也有了新的发展,形成了不少新词语。因此,第二语言学习者不能只学习和理解课堂内用语,还需要关注新的语言现象。泰国有不少汉语学习者对于基本的汉语语法、熟语和网络用语缺乏了解。为了更好地理解现代汉语中的述宾短语,掌握其特殊语义与语用功能,进而帮助留学生们灵活运用述宾短语,提高汉语水平,体会到它本身的使用价值和语义价值,本文拟全面深入地研究现代汉语中的述宾短语,并在此基础上,与泰语中的述宾短语进行对比。 
.............................

1.2 研究现状
1.2.1 汉语述宾短语研究现状
1) 现代汉语三个平面
20 世纪 80 年代以来,众多学者对汉语语法进行了深入研究,开拓了不少新的领域,形成了很多重要的汉语语法研究的理论和方法。胡裕树、张斌、范晓等语法学家对三个平面理论进行了深入思考和探索。胡裕树和范晓在 1992 年《有关语法研究三个平面的几个问题》已提出了完整的语法理论体系,并且还提出了与研究相关的几个问题。他们认为,该理论最重要的一部分是句子中存在的句法结构,可以分为:(一)句法成分;(二)语义成分;(三)语用成分。这三个平面形成了句子的语法形式和语法意义。20 世纪 80 年代,汉语语法研究思想活跃,取得了极为丰硕的成果,也正是这一时期,形成了很多汉语研究新思路,拓宽了汉语语法研究领域。
当代语言学理论对研究汉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从词语意义扩展到句子与篇章语义的研究,汉语语义研究上取得的成就,对于当代汉语语法理论,尤其是对语义结构与语法结构非常重要。语义成分(semantic constituents)的语义格、论元、体元、论旨角色、主目、补足语、参与者等等这些跟语义成分一致。在句子的语义平面研究中对句子里的动词研究也非常重要,因为动词充当句法语义的核心成分。在动词与不同的语义成分搭配的时候,动词要先跟其他的语义成分组配,然后再跟其他成分组成句子的语义结构。而动词出现跟其他语义成分的性质与数量相关。因此,动词与小类的句法意义需要参考句子的语义结构与语义成分,也就是说,句子的语义平面大多跟句法有关系。
吕叔湘(1979)认为汉语名词和动词的语义关系不只限于施事与受事关系。
名词和动词组合说明事物和动作之间的关系。不但在句子中能说明它们语义之间的相互作用,而且还可以充当动词的宾语和句子的主语。这样,名词性词语与动词性词语原有的语义关系不能消失。在名词性词语和动词性词语的语义关系中,宾语和主语都可以分为施事、受事、当事、工具等。吕叔湘(1984)认为语法结构和语义结构两者之间虽然有关系,但并不相同,所以不能放在一起谈。
表 1 动作动核结构
表 1 动作动核结构
...........................

第二章 汉语述宾短语概况

2.1 述宾短语的基本语法结构(V+O)
在述宾短语结构当中,有两个成分集合:一个是动词,也可以叫做“述语”(V),在述宾短语前部表示动作与行为;另一个是跟在后面受动作或者行为影响、支配的对象即“宾语”(O)。依据述语和宾语的组配方式可以分为两种:(一)述宾短语离合性形式;(二)述宾短语黏着性形式。
2.1.1 述宾短语中的述
(V) 朱德熙《语法讲义》(1982)、马真《简明实用汉语语法教程》(2015)、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2017)、张斌《现代汉语描写语法》(2015)经过深入研究后发现述宾短语的动词带上宾语情况是一致的,而提出在及物动词当中能带上宾语的情况,认为及物动词的后面往往能带上两种宾语:(一)是“真宾语”,即一般的实质性宾语;(二)是“准宾语”,一般是数量、虚词、后果宾语。这两者往往放在及物动词的后面搭配组成述宾短语。本文将在本章深入研究述宾短语结构中及物动词带宾语的情况。
2.1.1.1 及物动词直接带名词性宾语
及物动词往往可以直接带名词性宾语,而且及物动词的位置固定在宾语的前面。前面的部分充当述宾短语的述语(动词)成分(V)表示动作与行为,后面的名词性词语(N)集合搭配充当述宾短语的宾语(O)。比如:
(1)写:写信、写笔记、写故事、写论文 (2)讲:讲故事、讲话、讲课、讲论文 (3)送:送花、送东西、送小吃、送礼物 (4)回:回学校、回房间、回老家、回国 (5)抱:抱头、抱男友、抱书、抱孩子 (6)玩:玩游戏、玩手机、玩沙子、玩火柴 (7)逛:逛街、逛超市、逛市场、逛机场 (8)卖:卖菜、卖日用品、卖彩票、卖书 (9)吃:吃饭、吃火锅、吃甜品、吃药 (10)了解:了解情况、了解事情、了解你 (11)研究:研究文化、研究问题、研究古文 (12)帮助:帮助学生、帮助老外、帮助自己 (13)想:想爱人、想家、想朋友 (14)喜欢:喜欢玫瑰花、喜欢汉语、喜欢旅游
表 3 离合词的语义特征分类
表 3 离合词的语义特征分类
...............................

2.2 述宾短语中宾语的特点
2.2.1 述宾短语中宾语的来源
语法学家对于述宾短语的定义基本是一致的,也有些语法学家把这个结构称之为“动宾结构”。述宾短语与动宾结构两者本质上是一样的。只是各位语法学家研究的问题与角度有所不同,所以定义有点差别。 
在述语与宾语之间搭配往往使用语序而不是虚词来表示,因此在述宾短语中间不能加入别的成分。杨伯峻、何乐士在《古汉语语法及其发展》(2001)中认为述宾结构的宾语不能加入别的成分,只能直接在动词的后面,以及在句子成分当中充当述宾短语的宾语成分。因此,动词性词语跟后面的宾语成分的搭配中往往有各种语义关系。
另外还有非支配关系的述宾结构,一般这个结构不带上标记(介词),而往往直接在后面的位置与动词构成述宾结构。述宾结构大多相同,但是在述宾结构具体里的动态应用中也有很大的变化。述宾结构的基本结构就是述语即动词性词语跟一个或者两个宾语组成的,而且两者之间往往没有插入任何其他成分,述语和宾语搭配都有相互的关系。
述语往往是动词性词语,而宾语和动词性词语关系很密切,宾语是指及物动词涉及的对象。因此在述宾短语结构当中,及物动词带上宾语是述宾短语的基本结构。后来有珠尔扎雅《现代汉语动宾结构相关研究》(2017)根据孟琮《汉语动词用法词典》(2012)对汉语动词性词语带宾语的情况进行分析,认为汉语动词性词语带宾语有 14类,以及汉语中动词带宾语有几种情况,如:动词性词语由哪些类型宾语的数量最多、动词性词语最多能带几类宾语、动词性词语带宾语的能力强弱情况分析以及动词性词语带宾语多意义的项目、动词性词语哪些意义带宾语能力强—弱等等。前者研究过的问题是动词性词语带宾语的情况,在现代汉语动词性词语带宾语的情况下,基本上可以通过层次来考察动词性词语常带宾语的类型与数量。在现代汉语当中动作性强的动词性词语带宾语的类型比较多,而且带宾语能力比较强,但是现代汉语动作性弱的动词性词语带宾语能力比较弱。另外汉语常用动词一般带宾语的能力比较强,而多意义的动词性词语带宾语的情况比较复杂,因为每个动作行为的每个意义带上不同的宾语类型,意义也不同,带宾语的能力也不同。
.............................

第三章 汉语述宾离合词 .......................................... 35
3.1 汉语述宾离合词基本结构 ...................................... 35
3.2 汉语述宾离合词的离析形式 AxB/B (x) A ......................... 38
第四章  述宾短语的词汇化 ................................. 55
4.1 述宾短语“自由性”和“粘着性”的来源 ........................ 55
4.1.1“自由短语”和“粘着短语”的概念 ........................ 56
4.1.2 粘宾动词的定义 ......................................... 57
第五章  泰语述宾短语研究 ....................................... 79
5.1 泰语述宾短语概况 ............................................ 79
5.1.1 泰语述宾短语的基本结构 ................................. 82
5.1.2 泰语述宾短语的语义关系 ................................. 83

第六章 汉泰述宾短语扩展对比研究

6.1 现代汉语特殊述宾短语
汉语离合词性形式的基本结构 AB 式,A 和 B 两个成分一般可以分开使用。从而在“离”也可以结合为“合”,这个结构就可以叫做“离合词”。在这个结构当中它本身可以涉及到汉语述宾结构:前面的 A 表示述语(动词)涉及到动作与行为,而在后面的 B 是宾语一般用来说明前面动作与行为的处所、对象、重复、主体等等的意义特征,并且两个因素之间的语义关系密切,它们之间往往可以插入别的成分,比如动态动词:“了”“着”“过”等等。
由于汉语离合词的意义特征一般涉及到动作动词、性状动词、心理动词,并且语义特征其中的心理动词可以排列从高词化程度到低词化程度之间的一种状态:不能扩展 VN>能作有限扩展 VN>能作无限扩展 VN>能带宾语 VN>VN 可以带宾语或者VxN 不能带宾语>就不能带宾语及物动词的述宾式结构复合词>述宾式离合词>述宾短语。另外,动词性词语的离合词性形式往往可以重叠为其他词性的词语:形容词性词语、副词性词语、名词性词语、集合类性词语,以及本身具有的语义特点一般可以分为三种大类:动作动词、性状动词、心理动词。关于汉语的离合词性的离析形式“AxB/B(x)A”一般在口语方面出现表示低及物性与背景信息,并可以分为:固定的V-O 复合词、动词带后缀或者重叠、宾语带修饰语、述语颠倒,还有在回答问题时也有大小之分,所以 A(动词)与 B(名词)两个因素能带修饰词语当中的三个角度:“词—离合词—短语”,可以排列出来为:带宾语>前项带附加成分或者后面带修饰成分>两者同现>宾语前置>前项或者后项成分脱落。由它的语法特征来看,离合词的离析形式本身有许多述宾结构不能带上宾语,而有些不能完整表达自己本身意义的也可以扩展。 
............................

第七章 结论

7.1 汉泰述宾短语的特殊性
汉泰两种语言有密切的关系,它们两者在语法结构上有相同点,都属于汉藏语系(Sino-Tibetan family),同为孤立语(Isolating language)它们之间也有联系。汉泰两种语言的语法结构都是“S+V+O”,具有相同的语法顺序,它们的述宾短语也有相同的位置“V+O”,前者是述语(动词)+后者是宾语,两个成分集合搭配构成汉泰述宾短语。汉泰的述宾短语的语义关系也很多样,一个述语(动词)可以表达出来多种意义,并跟宾语搭配说明动作与事物之间的关系。按照不同的语义关系,宾语可以分成不同的类别,如;“受事宾语”“结果宾语”“致使宾语”“意动宾语”“对象宾语”“工具宾语”“原因宾语”“处所宾语”等等。
根据汉泰两种语言的述宾短语两个成分之间的语义关系,可以分析为两种:(一)离合类、(二)黏着类。这两种情况可以按照词汇化理论来分析与解释两者之间的区别。通常按照词汇化的程度,可以分成高、中、低级三类词汇化,但是在汉泰述宾短语都只发现两个程度即低级词汇化与中级词汇化。低级词汇化一般是述宾短语离合词性的,这些离合词性的句法功能比较弱,前者和后者两个成分可以离析分开,也可以插入别的成分,比如动态动词:“了”“着”“过”等等,如果把前者和后者离析分开以后,它还是保留本身原来的意义特征,比如看书、吃饭、卖东西等等,而中级词汇化一般涉及到汉语述宾短语的黏着性的熟语:拍马屁、抱大腿、走后门等等。中级词汇化程度的述宾短语中,述语和宾语不能离析分开使用,因为如果分开了以后,它们意义会改变,同时也不能像低级词汇化那么容易理解,一般要按照它本身的历史来源来解释它本身的意义。
参考文献(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