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域融合视角下《新闻 1+1》元话语标记思考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硕博论文网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33256 论文编号:sb2021102715171539175 日期:2021-12-04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是一篇语言学论文,笔者经过研究,认为在视域融合理论哲学语言观的视角下,电视节目《新闻 1+1》的口语话语中,指向理解的元话语标记占绝对优势,元话语标记分布存在以理解为中心、层次性和多主体性的显著特点,并存在以理解为中心“一体两翼”的差序化的分类模式。通过元话语标记反观《新闻 1+1》中的节目话语发现,该新闻节目中的话语以论说新闻事实和深度阐释为主,偏重节目中的人际关系建构,对新闻显性评价表达较少。

一、 视域融合理论和元话语标记概述

(一)视域融合理论概述
1.视域融合理论的发展
西方哲学解释学是视域融合理论的滥觞,因此视域融合理论有着深厚的学术基础,是西方哲学发展史转折时期的重要理论之一。哲学解释学最早发端于西方宗教哲学,解释的基本用途是为了使人们理解宗教教义,后来演化成哲学解释学,亦即关于理解的学问。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传统哲学向分析哲学发展,语言成为哲学家们绕不开的话题,加之 18 世纪启蒙运动对真理追求的思想铺垫,人们已经不满足宗教神权对真理的束缚,这极大地推动了哲学解释学的发展。对事物进行解释离不开语言,语言是达到理解的重要手段,于是语言哲学的地位在这个时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抬升,而伽达默尔的视域融合理论就是这个时期的重要成果之一。西方哲学解释学发展的三个代表性人物是施莱赫尔马赫、海德格尔和伽达默尔。
施莱赫尔马赫被誉为“现代解释学之父”,他建立了一般哲学解释学研究的框架,使得哲学解释学跳出了单纯对宗教典籍进行教义解释的语文学的藩篱。他说:解释学预先假设的一切都不过是语言。可见,施莱赫尔马赫认识到了语言在解释学中的中心地位,肯定了在解释和理解中语言的作用。但是施莱赫尔马赫“将历史文本的意义与作者在写作文本时他的心灵所产生的心理活动经验加以等同”,在对历史文本进行理解时需要通过语言的把握把自己放置到作者当时的历史境遇中去理解,排除一切主观因素就能得到客观的解释,这显然消解了个人主体意识。到了施莱赫尔马赫的继承人狄尔泰那里,更是将理解的“心理移情”的观点发挥到极致,将理解视为“主体”和“文本”分离的模式,形成“主——客”的理解模式。
海德格尔的贡献则是将哲学解释学的地位上升到人类生存的本体论的高度上,他说“语言是存在的家园”,也就是说我们对事物进行解释离不开语言,甚至我们自身的生存也处于语言当中,所谓的“理解”也是语言的理解。这样一来,海德格尔以语言为纽带将解释固定在对解释主体的关注中。
........................

(二)元话语标记概述
话语的层次性决定我们可以把话语分为基本话语层和元话语层两个层次。元话语,顾名思义即“关于话语的话语”,在人们的话语中或篇章中十分常见,是话语中存在的必要的指示牌。目前学界已经认识到这种元话语的存在,但是对元话语的称谓和界定却各有不同,分类也是千差万别,这种不同的界定反映了不同学者的不同的研究价值取向。所谓“元话语标记”就是对元话语具有识别作用的形式表现。李秀明(2011)认为元话语标记是话语标记的一种,元话语标记和元话语的关系可以重合也可以离散,有时元话语就是元话语标记。基于此,前贤对元话语的界定和分类仍然存在重要的借鉴意义,本文将遍观前贤的界定,对其进行分析探讨,并从中归纳总结,力图尝试在视域融合的理论视角下界定元话语标记。目前国内外学界对元话语的称谓界定不太统一,例如国外的有“Discourse Makers”、“Metadiscourse”、“Metatalk”等等不一而足,国内的例如“元话语”、“亚言语”、“话语标记”、“元话语标记”、“元交际”、“功能性言语”等等多个称谓。正是由于各学者界定的不同,所以这导致了范畴不清的现状,这给研究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我们在这里采用“元话语标记”这个术语,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该词能够反映话语的元话语和基本话语的层次性,二是能够反映出这个概念在话语中的程序作用和指示功能的同时更能够兼顾涵盖元话语的形式表现的意思。关于对元话语的界定,国内外学者各有不同的观点和看法,我们以下分别加以分析。
1.元话语标记的界定和区分
(1)元话语标记的界定 元话语理论发端于美国语言学家哈里斯对信息检索中的语言转换研究,经过多年的发展,由于研究角度丰富,因此学界对其界定也是五花八门。总体上来说,主要代表人物有 Schiffrin、Vande Kopple、Crismore 以及 Hyland。
Schiffrin(1987)认为,元话语是“Metatalk”即“元谈话”,是在交际中用来组织和评价会话的显性语言模式。显然,Schiffrin 对元话语的界定已经隐晦地指出了元话语的语篇和人际两大功能,同时她还注意到了交际中的元话语的动态性,但她的具体研究还是以元话语对篇章的组织功能为主。
Vande Kopple(1985)(2002)明确提出元话语在语篇中发挥人际功能和语篇功能,而基本话语发挥命题功能。他认为元话语是一种存在于话语交际中的一种必要机制,这种机制不仅具有组织分类的功能,同时还能评价反映话语中的隐含信息。这里,他承认元话语和命题的无关性,并将元话语视为一种程序性建构篇章的话语系统,这就说明他承认元话语的存在是篇章的内在要求。
Crismore(1993)则认为元话语是一种语言成分,这种语言成分有助于读者或者听者对话语信息进行组织、解释或评价,但它和命题信息无关。Crismore的贡献在于明确提出元话语和命题无关,并且将话语主体考虑在内,不仅认识到了元话语的存在是篇章的内在要求,还将人的因素考虑在内,真正做到了将篇章内部和篇章外部相结合。
.....................

二、 视域融合下《新闻 1+1》元话语标记的分类

(一)指向理解的元话语标记
视域融合理论认为,所谓“视域”就是“站在某个特定的视点所能看到的区域内的所有的事物[1]”,视域融合就是在理解的过程中,文本作者和读者要形成共同视域。需要注意的是,这种理解的对象不是某种客观意义上存在的东西,而是在意识中被构建起来、并被我们意识到的东西。也就是说,我们对话语意义的获取是一个动态的理解过程而非静态的接受过程,这个过程不仅涉及到说话人对所言话语的组织,还涉及到对受话人理解能力的预判。元话语标记作为话语中的指示路标,在动态的理解过程中不断搭建话语意义,最终达到会话双方的理解。这种指向理解的元话语标记有:
1.框架标记
使用框架标记是反映文本生成的脉络和思路的重要的手段。我们无论是在阅读写作还是交谈过程中,只要能够识别和使用框架标记语,我们就能把握话语框架、快速提取信息要点,得益于框架标记语的顺序性,我们甚至能够对下文做出一定程度的预测。《新闻 1+1》中的话语中就存在着一些暗示节目流程以及话语逻辑思维顺序的元话语标记。这类的元话语标记有:表示节目程序或者话语程序的“首先、其次、再次、最后、第+序数词(第一、第二…)”,一些表顺序的关联词语“一方面…另一方面…、一个是…再一个是…”等。
2.解释说明标记
解释说明标记是对上文出现的概念进行再次的阐释说明而使用的元话语标记。解释说明标记分为三种类型:一种是概言标记如(概言之、概而述之、总而言之、一句话、总体上说、简而言之…),这类标记是对上文已经出现过的概念用简短精悍的话语再次进行总结;第二种是等言标记,即标记前后所说的概念或事物完全等同,这样的元话语标记有(即、等于说、也就是说、这就是说、意思是、换言之…);第三种是具言标记,即对话语中出现的概念作更加具体进一步的阐释,例如(具体而言、具体来说、说仔细一点、从…角度来说、对…来说、从…来看、其实…)。从《新闻 1+1》的节目来看,新闻话语具有简洁概括性和明晰性,因此概言标记是和前者相对应的,而等言标记和具言标记注重向受众进行新闻阐释,因此和新闻话语的明晰性相对应,但这三类具有解释说明功能的元话语标记都体现了说话人自身的话语组织能力,也充分体现了说话人对听话人话语理解能力的潜在判断。
元话语标记纵向分布情况表(表二)
元话语标记纵向分布情况表(表二) 
......................

(二)指向创造的元话语标记
伽达默尔认为,“解释在某种特定的意义上就是再创造。”“理解也不是对事物的科学理解,而是对我们生命和可能性的实践理解。解释在某种特定的意义上就是再创造”“玩游戏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游戏的创造者。[1]”可见,伽达默尔将视域融合理论的创造观上升到人类生命本体论的高度,即人类的存在无时无刻都不能离开创造。我们追求会话双方的视域融合,并非全盘接受对方的观点,而是在双方都具有独立性的创见的基础上追求共同视域的最大化。我们言说着语言的同时也在创造着语言,表达的同时也在创新着表达方式。元话语标记既是话语中的一部分,又是存在于话语中的话语程序轨迹,正是这种自反性决定了元话语标记具有话语功能的同时还有创造话语的功能。我们认为在实际的话语中,这种“创造”既是“创造新的话语”又是“创造对话”。
1.交际主体标记
交际主体标记是指话语中具有凸显言者自我话语意识、创造对话促进视域融合的元话语标记。例如起到凸显自我话语的“我、我认为、我觉得、我看、我以为、在我看来…”;用于创造对话促进融合的元话语标记有“您、您认为、您觉得、你、你觉得、你看(瞧)…”;另外在《新闻 1+1》中还存在一种特殊的交际主体标记,用来吸引观众拉近人际距离,创造一种“拟对话”效应如“观众朋友、大家、我们、我们注意到、我们看到…”,这种创造对话的交际主体标记能够有效融合多方视域。在实际的语料中,“我们”作为指称代词有包括式和排除式的区分。王薇(2019)根据马丁介入系统理论(2008)认为,包括式的“我们”在陈述自己立场的同时也将读者带入到话语中,指向借言系统中的话语扩展;而排除式的“我们”虽然预设了听话人的角色,但是并不需要他发声,因此指向借言系统中的话语收缩,话语收缩的极端形式就是自言[2]。
由此可见,包括式的“我们”具有在场交际主体介入的作用,而排除式的“我们”一般是包括自己除了听话人以外的另外一些人,因此从会话主体双方视域融合的角度分析,我们不把排除式的“我们”划入交际主体标记的范畴。
图一
图一

............................

三、《新闻 1+1》元话语标记的分布、特点及视域融合意义...................................22
(一)《新闻 1+1》元话语标记分布情况....................................22
1.横向分布研究.......................................22
2.纵向分布研究..............................................23
四、《新闻 1+1》元话语标记的视域融合机制 ....................................32
(一)元话语标记和唤醒 ................................32
1.前见唤醒...............................................32
2.主体唤醒....................................34
五、视域融合下《新闻 1+1》元话语标记的功能探究.................................45
(一)建构主体的对话语境........................................45
(二)实现节目视域凸显 ...............................................46
(三)标识话语组织框架 .........................................48

五、视域融合下《新闻 1+1》元话语标记的功能探究

(一)建构主体的对话语境
“语境”顾名思义,是指话语所处的环境,可以说只要有对话存在,就必定有语境存在。一般认为语境为话语提供了必要的条件,同时又制约着话语的生成和言说。但话语是不断变化的,具有动态性,因此我们不能从静态的角度来看待语境,语境也是处于不断变化之中的,这就说明话语在不断言说中对语境进行构建。何兆熊(2000)认为,交际的过程就是语境建构的过程[1]。李佐文(2001)认为,元话语这种话语成分建构了语言语境,体现了情境语境和文化语境,为顺利完成交际任务发挥着重要作用[2]。
我们认为处于《新闻 1+1》中的元话语标记也具有建构主体对话语境的功能。从伽达默尔的视域融合理论下进行观照,对话语的理解就是要达到一致,视域融合理论强调对话的和谐一致,这种和谐就包括历史和共时的和谐以及共时谈话内部的和谐,因此我们认为元话语标记在节目中建构了历史语境和当下语境,历史语境的不断累加,形成了节目背景,当下语境处于对话中,相当于谈话中的即时情境语境。
【20】白岩松:好,陈校长。接下来就是我知道在今天晚上因为正好为了这个一百天,相当于说离高考,你们举行了一个特殊的这种班会,特殊在哪儿,主要谈论的内容是什么? 程文辉:是的。刚才白老师讲了那个每年高考一百天,我们都有一个百日誓师大会,但是今年意义不一样,我们通过网络来举行这个誓师大会。一是对前一段的网上教学啊有一个总结交流和分享,同时啊,我们请到我们北京大学的校友,也是专家,给我们学生作了一场精彩的报告,这效果非常好。
在上例【20】中,节目嘉宾使用了指向创造的元话语标记中的用于创造对话的交际主体标记“刚才白老师讲了”,回溯了白岩松前述的关于“百日誓师大会”的信息,这就为当前话语的言说提供了依据,旧信息得以重构成为历史语境,另一方面,对当下的交际主体白岩松进行了提及,表达了对对方的尊重和构建和谐对话的努力,为接下来具体介绍和解释“百日誓师大会”的情况、为当下的即时话语交际建构了良好的现实语境。可见,元话语标记的使用既调和了历史和当下的和谐,又调和了当下的对话和谐,正是因为这样,话语的理解和创造在语境的动态生成中得以实现,因此视域融合理论下的元话语标记具有建构历史语境和当下语境的功能。从某种意义上说,元话语标记在节目中对历史和当下的语境的构建,就是包含了视域融合理论的理解观的维度和创造观的维度,对历史语境和现实语境的建构,即是对上下文语境和情境语境的建构。
...........................

结语


通过以上的研究分析我们发现,在视域融合理论哲学语言观的视角下,电视节目《新闻 1+1》的口语话语中,指向理解的元话语标记占绝对优势,元话语标记分布存在以理解为中心、层次性和多主体性的显著特点,并存在以理解为中心“一体两翼”的差序化的分类模式。通过元话语标记反观《新闻 1+1》中的节目话语发现,该新闻节目中的话语以论说新闻事实和深度阐释为主,偏重节目中的人际关系建构,对新闻显性评价表达较少。元话语标记的存在具有节目观点主张意义、主体视角意义以及节目景深意义。而这些意义是在视域融合理论观照下,元话语标记通过人类普遍的认知及元认知能力在节目话语中作为认知参照点触发“唤醒—理解—融合”的视域融合机制实现的,这是一个内隐化的过程,最终实现的是元话语标记在电视节目《新闻 1+1》话语中外显化的功能,即建构节目话语动态语境、标识节目话语流程框架、彰显新闻节目价值观、实现主持人、嘉宾、观众的多维理解,即实现节目局部的共时的以及全局的历时的视域融合。由此可见,元话语标记是话语视域融合的重要手段,这也验证了话语动态建构主义的意义观和理解观。
参考文献(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