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语言学硕士论文精品:社会语言学基础上长春市地名探索

来源: www.sblunwen.com 作者:lihonglian 发布时间:2015-05-06 15:55 论文字数:35420字
论文编号: sb201308200526127735 论文地区:长春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价格: 150
虽然长春居住的少数民族很多,但是在长春地名中,用少数民族语言命名的地名、山水名,仅有满语和蒙古语两种。通过调查,民族语地名的分布情况大致与历史上的民族发源和民族范围一致。
绪 论
 
对于长春地名的研究有着十分重要的的意义,在对长春地名资料的考察整理中,为其他学科对长春地名研究提供一定的基础资料,另外,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对长春地名构成特点等问题进行深入研究和分析,以期能够理清脉络,对地名中所体现的语言学词汇与社会文化的关系方面有所触及,从而填补长春地区语言学研究方面的空白。

第一章 长春市地名的结构
 
本文对 1796 个现行长春市行政区划地名进行了资料的统计与整理,从应用语言学角度考虑,按照它们音节的构成与词语组成特点进行了分类,通过这两个方面,我们可以看出长春地名在构成方面的特点。
 
一、长春市地名的音节构成
 
用甲骨文记录的地名中,单音节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因为古时的文字和地域划分都比较简单,即使有出现双音节地名,也是极少数情况。《诗经》中的地名仍然是以单名为主,如周原(《大雅·绵》)、丰水(《大雅·文王有声》)、淇水(《卫风·竹竿》)、泾、渭(俱见《谷风》)等,但也出现一些双音节和多音节地名,如终南(《秦风·葵南》)、徂徕(《鲁颂·闼宫》)等。到《禹贡》中所记载的地名,基本上已经可以说是单音节地名与双音节、多音节地名数量相当了。而在《放马滩地图》上,单名已经退居其次,仅有21 个,而双音节和多音节地名却增加到 29 个。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地名总体上呈现出由单音节向双音节、多音节发展的过程和趋势。对长春地名进行音节构成的分类如下:双音节地名:顺利、红旗、原野、向阳、双庙、烧锅、鲍家、隆北、齐心、靠山、创业、站北、边岗、建设、孟城、黄金、兴隆、繁荣、南岗、北山、清江三音节地名:孙家屯、高家店、三盛玉、四道岗、华半坡、双河川、西道口、小城子、前塘家、太平山、元成功、镇江口、柴岗站、古城街、十里堡、放牛沟、潘家岭四音节地名:于家围子、纪家油房、许马三家、山东窝堡、西好来宝、十八家子、劝农山镇、军需大学、铁西大街、伏龙泉镇、李树园子五音节地名:新立城水库、新立城街道五音节以上:双营子回族乡将长春地区的 1796 个村级以上行政区地名进行按音节构成进行统计,可以统计出不同区域音节构成情况的地名分布数量。
 
二、长春市地名的词汇构成
 
现代地名的命名方式一般是由专名与通名构成的,通常认为“专名定位,通名定类”。专名:是地名中用来区分各个地理实体的部分;通名:是地名中表示地名所指代的地理实体类别的部分,在同类地名中具有相同的意义。长春的地名按照专名和通名的组合形式的不同,可以分为如下几类:
 
(一)只有专名,没有通名地名
 
名称中只以“专名”形式出现,不含有通名。具体分为两种两种情况:一种是在最初命名的时候就没有通名的;另外一种是地名的通名在发展使用过程中被省略了,可以补充出来。例如:永新 勤俭 桃源 东升 新风 合隆 一间 四季青 松竹梅八一(村) 自强(街) 林家(湾) 普安(山) 蔡家(庙)红朵(沟) 常明(洼子) 庞家(烧锅) 桦树(咀子) 风和日丽

(二)“专名+通名”形式
 
“专名+通名”是比较常见的一种地名构成形式,是由一个专名后面加上一类地名通名所组成的。长春的地名中出现频率较高的通名有“街”“路”“家(子)”“屯”“堡(子)”“咀(子)”“胡同”“营子”“河”“沟”“岗(子)”“岭(子)”“洼(子)”“甸子”“窝堡”“村”等等。韩达营子 四道岗 八里营子 二道沟 史家屯 元宝沟 石岗 边岗山后村 大青堡 烧锅营子 凯旋路 天安街 辛屯 林家 许马三家长山堡 新开河村 程家窝堡 平安堡 黄花岗 五里堡子 柳条沟兴隆岭 东甸子 火石岭子 大洼子
 
第二章 长春市地名特点
 
一、汉语名占优势,满蒙名次之在研究地名的相关问题中,对于语源的考察十分必要。从我国古代的地名著作中,不仅对当时的地名有所记载,而且对于地名的读音、含义、位置、沿革和命名原因都有着分析和阐述。比如东汉班固的《汉书·地理志》和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都对所记载的部分地名进行了语源解释。不同的民族语言形成不同的民族地名,地名的民族特征正是民族语言特征的反映。因为长春地区有着很长的历史,改朝换代、政权更迭,致使不同的民族迁移至此,繁衍融合。长春至 1944 年市区面积为 80 平方公里,是北方唯一一个多民族聚居地城市,城市人口中一半都是少数民族。当时,今天的宽城区——铁北一带主要是朝鲜族的聚居区,今天的南关区一代是满族聚居区,今天的绿园区一代主要是蒙古族聚居区,二道区是回族聚居区,汉族则在全城散居。虽然长春居住的少数民族很多,但是在长春地名中,用少数民族语言命名的地名、山水名,仅有满语和蒙古语两种[1]。通过调查,民族语地名的分布情况大致与历史上的民族发源和民族范围一致。
 
(一)满语地名满族是长春土著民族。世居于松花江西岸的满族,大多是女真族乌拉部的后裔;世居于双阳河沿岸的满族,大多是女真族苏瓦延部的后裔。满语作为一种少数民族语言,是我们中国语言中的一部分,我们也在尽力去保护满语,但是因为民族融合和社会发展,现在对于满族语言的使用很少。吉林省是满洲族的重要发祥地,有着独特的关东民俗文化。满洲族人的祖先以狩猎,务农为生.所以对于山、水、动物等自然资源极为重视,并以相关满语命名这里的山川,河流,村镇。这些地名中隐藏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因年代久远,时值今日满语地名的书写方式和原有发音发生了变化,我们可以从长春的满语地名中加以探究。通过整理统计出的长春地名中今能确认的满语地名有 30 个(另有山水名 35 个)。列举如下:[1]双阳:河名、地名,位于双阳区境内。以往有“刷烟必拉(‘必拉’是满语‘河’的意思)”。刷烟河、苏万河、出万河均系转音误写。其意为“河水浊黄”。[2]饮马河:河名、镇名、村名,是双阳区与永吉县的界河,后入九台市境内。昔年称伊尔们河、伊尔们必拉、驿马河。满语的意思是“阎罗”,可能是因为汛期河水泛滥冲淹人畜,故称此名。
 
(二)蒙语地名蒙古族与中国古代北方东胡、鲜卑、契丹、室韦等族有密切的渊源关系;为唐代“室韦”的一支,《旧唐书》称“蒙兀室韦”。“蒙古”最初只是蒙古诸部落中的一个部落名称,其首领铁木统一蒙古诸部后,于 1206 年被推为蒙古大汗,号成吉思汗,建立蒙古贵族政权——蒙古汗国。据《长春市志 少数民族志 宗教志》介绍,长春用少数民族语言命名的地名、山水名除了满语,还有蒙古语。现能确定的有 17 个,集中在农安县和德惠县境内,现选取其中的一部分作简单介绍:[1]哈拉海:镇名。位于农安县境内,系一位蒙古族人名,以人名称地名。另有一说,“哈拉海”也叫“哈哩海”,指荨麻类植物。[2]架苏台:村名。位于农安县境内,全称“架格苏台”,因流传年久简化为“架苏台”。“架苏”意为“鱼”,“台”意为“有××的地方”。[3]喇嘛营子:屯名。位于农安县境内。当地清代有座喇嘛庙,故名。[4]库尔金堆:村名。位于农安县境内。清朝顺治初年在该地发现一座古城遗址,蒙古族人呼之“库尔金堆”,故名。汉语意思是“斑纹”。
 
二、移民类地名

人口移动是改变人口分布形态,形成人口分布新格局的主要动力。东北的移民垦殖直接或间接地促进了近代城市的形成、发展和演变。移民逐渐形成群落,最终发展为城市。在《吉林地志 鸡林旧闻录 吉林乡土志》中对移民类地名也有说明,比如姜家沟——“当满清时代,从关里迁来之汉族于此居住。初有二、三家,嗣后成为村落。住户多属姜姓,故名姜家沟。再比如史家屯——“于乾隆八年,有山东人史姓者,家居干勾子屯,来此采薪。视该处甚便,于是建筑茅屋两间,度日丰富,家道小康。其后来此居者日繁,原为史姓建屋居住,故名为史家屯”[2]。像这样在地名中带有姓氏特征的地名大多都为移民类地名。经过统计,长春市带有姓氏的地名有 258 个, 占长春地名总数的 14%,它们的结构多为:姓氏+家+通名,多用于移民聚居点,这一特征说明长春的地名受移民因素的影响。长春由于建立的年代久远,早期移民记载不是很详细,但大量迁入则是在蒙古王公大规模放垦以后。根据历史记载,乾隆五十六年(1791 年)郭尔罗斯扎萨克公恭格喇布坦将该目的放予流民垦种,开始大面积放垦,在这以前一定有大量关内移民进入草地。从清代起,由于几十万满族人入关,东北地区当时人口稀少,农业经济又亟待开发,这就促使了大批北方汉民出关移居东北。大约历经康熙、雍正、乾隆(前半期)三朝百余年间后,长春市区这个区域,尽管实行封闭、封禁政策、还是有许多冒着风险的人来到了这里,那就是关内的流民。据《清文献通考·户口》记述,顺治年间,东北人口大约只有 27000 多人。
经过二百多年,到了清末,即光绪十七年(1891 年),人口猛增到500 万人左右。这个移民群由封建社会的农民组成,他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经济基础,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由于历史上频繁的政治变更与军事活动以及东北地区作为中国与他国的临界处,区域与移民数量也在不断变化。尤其是清初满族入关和其后关内汉族人民的陆续迁入,更加促成东北地区民族构成改变。民国时期,东北发生了大规模的垦荒,1928 年《东方杂志》里面记载到“近年以来直隶、山东、河南各省,兵连祸结,战争频年不已。加以天灾流行,盗贼蜂起,去年直鲁灾区之大,为数十年来所未有。兵匪、旱灾与蝗虫相互为因,酿成极严重之饥馑。……灾区中之居民,有田不得耕,有房不得住,于是颠沛流离于道路,辗转而赴东三省者,不下百余万人”[1]。到民国初年,也就是 1911 年,东北地区人口飞速增长,已由 500 万人迅速增长到 1800 万人,汉人的大量移居也使得汉文化逐渐影响原来的少数民族地区,并让长春地区呈现出新的民族地理景观。据记载“国初自定中原后,复遭三逆之乱,故八旗士卒,多争先用命,效死疆场,丁口稀少”。起初,移居过来的满族人不是很善于耕种,而东北的土地又非常适宜种植农作物,当时的文化不能满足生产力的要求,所以汉族的涌入也是迟早的事。长春的民族构成与移民情况变化,在晚近的一些地方志中也有所反映。

 
第二章 长春市地名的特点..........13
一、汉语名占优势,满蒙名次之..........13
(一)满语地名..........13
(二)蒙语地名..........14
第三章 长春市地名与社会文化..........19
一、长春市地名与地物分布..........19
(一)长春地名与地形..........19
(二)长春地名与水文..........21
(三)长春地名与植被..........21
二、长春市地名与族群活动..........22
三、长春市地名与军事活动..........23
四、长春市地名与经济活动..........24
 
结论
 
长春地名不仅仅单个的地名表现出文化的韵味,很有意思的是,有些成系列的地名也是从文化角度命名并且相互关联的,比如明德路、新民大街、至善路合起来正好是《大学》开篇:“大学之道,在明德,在亲民(通新民),在止于至善”。这些取自于典故的地名,也成为了长春地区的地名来源之一,其中蕴含了长春悠久的历史与文化。
 
参考文献
 
[1]曹殿举.吉林方志大全[M] .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9.
[2]长春市地方志编撰委员会[M] .长春市志·自然地理志.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95.
[3]陈建民.中国语言与中国社会[M].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1999.
[4]陈原.社会语言学[M].上海:学林出版社,1983.
[5]陈松岑.语言变异研究[M].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1999 年版.
[6]储亚平,尹钧科,孙东虎.地名学基础教程[M].北京:中国地图出版社,1994.
[7]戴庆厦.社会语言学概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
[8]福建省语言学会.2010 年学术年会论文摘要集[C].福建:福建省语言学会,2010.
[9]郭熙.中国社会语言学[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04.
[10]顾万春,杨美华.长春市志自然地理志[M].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95.

原文地址:http://www.sblunwen.com/yyxlw/7735.html,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

您可能在寻找语言学论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语言学论文频道(http://www.sblunwen.com/yyxlw/)查找